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甩掉男神的99种姿势 > 第83章 他是星际暴君08
    卿卿独自一人坐在套间里,捧着一杯冷掉的茶发呆。

    狗崽子站在她的身边,瞪着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仰头望着她。它的那张毛茸茸的脸上,带着几分可能它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落寞与无奈。

    “卿卿,一切都不会改变。这就是z星系的命运,也是阿卡德王国的命运。同时,还是这个世界的命运,是龙的命运。”

    这就是5366在这一世给卿卿的预言以及暗示。

    从始至终,它都希望卿卿可以获得幸福,得到一个好的结局。

    哪怕有一世都可以。可惜,它始终都未能如愿。

    卿卿太不容易了。这一世,本来有个好几会。

    二狗的突然出现,没有让卿卿受一点委屈。他给了卿卿一个很完美很幸福的童年。让卿卿这一世有了爱。让她的未来充满了可能性。

    这一世,卿卿却再次面临了选择。选择是否跟世界主角在一起。她可以选择改变主角,从而得到一切。

    然而,几乎每一世,卿卿的选择都跟大意识背道而驰。

    她始终都不要跟主角在一起。所以,每一世,她都得不到善终。

    这大概就是卿卿的命运。

    也是二狗为什么那么执着,始终都不死心的原因。

    就算卿卿失去了记忆,二狗还是一次又一次找到她。和她再次相遇,再续前缘。

    只是,相遇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注定一个分离的结局。

    这一世,二狗为了他和卿卿赢得了十三年的时光。

    这十三年里,他待她像父亲,像兄长,像老师,像亲人,像前辈,却独独不能当她的情人。

    这就是世界对二狗的限制,他始终都得到不到他想要的。

    他甚至连那个念头都不能有。

    二狗终究是要死去的。就算再怎么反抗,还是逃不出大意识的束缚。

    狗崽子也不知道二狗是否曾经后悔过?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何必要生出反抗的念头?

    “到底什么是命运?什么又是我们的命运?公爵大人做过什么坏事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伤害他?”卿卿看着狗崽子。她感到非常愤怒。

    她为公爵大人的命运感到不平。如果真的有命运,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一棵树看上去再怎么粗壮,长得再怎么茂盛。他的根已经被虫蛀得千疮八孔。或许有一支树叶长得异常美丽,甚至开出了美丽的花朵。可是,根已经烂了。总有一天,这支开过花的树枝也会跟着整棵树一起枯死。然后,又会有新生的嫩芽,在老树的残骸上生长起来。时代需要变迁,龙就是那个推动时代的人。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的脚步。就算是公爵大人也只不过他前进道路上的一块儿石头。”

    “所以,龙要踩着公爵上位了?”卿卿面无表情地看着它。

    “命运,5366你总是说命中注定。难道没有人能从命运中逃离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么?难道没有人能够反抗么?”

    “有啊。”狗崽子突然低下头,不在看着她。

    不止一个,而且有两个呢。

    其中一个入了魔,每一世都在拼命挣扎,可惜连最基本的完整都不能抱有。另一个被消除了记忆,陷入无尽的轮回里。不断地选择,不断地被测试。始终都不得善终。

    “从始至终,想要反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还不如从一开始就顺应天意,听天由命。”狗崽子小声地警告着。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

    “莉莲小姐,你不能进去。龙哥交代过,所有的人都不能打扰里面的小姐。”守在门外的两个门卫挡住了莉莲。

    “你走开,我进去看看怎么了?她还不是一条贵族养得狗?”莉莲生气地说着。

    守卫一听她这么骂卿卿,不禁也有些生气了。他是平民出身的战士。他的家就在乌拉尔。没有比他更了解这位莉莲小姐的那点破事了。他不允许莉莲这种女人,侮辱“乌拉尔的月亮”。

    “莉莲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那位小姐?从两年前,她接管乌拉尔医院开始,就开始推动了乌拉尔地区的免费医疗。是她先提出了免费为平民治病。然后,得到了安德鲁公爵的支持。这两年,她的医院救了多少命在旦夕的平民?那位小姐虽然也穿着华服美衣,可是她跟别的冷血贵族根本就不一样。她甚至愿意抱起染上血污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要高贵。莉莲小姐,请你不要侮辱她。”

    “何况,她很可能是龙哥未来的夫人。请莉莲小姐一切以我们的大事业为重。”另一位侍卫拉下了愤怒的同伴,警告似的看向莉莲。

    在他们这些平民出身的士兵看来。莉莲才是那个背叛了自己信仰的走狗。嘴上说是为了伟大的光明事业。可是,实际上莉莲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爬上龙哥的床?

    所以,莉莲再怎么付出,还是没有得到大家的尊重。

    莉莲一看自己犯了众怒了,不禁放软了语气。

    “我想去见她,也是为了龙哥。现在,龙哥跑去见安德鲁公爵了。如果我可以说服她,想必龙哥要做的事情会更加顺利。我没有任何要伤害她的意思。连武器都没有拿。我是真的为了龙哥好。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搜身。”莉莲豪不矜持地说着。

    让她想不到的是,那两个门卫直接通知了梅。

    梅抱着手臂走过来,深深地看了莉莲一眼,才对侍卫吩咐道。

    “让她进去吧。反正,她应该明白一切都是为了光明事业。不论是什么阻碍了我们的事业,龙都能把她解决掉。哪怕是一些不值钱的旧情。”梅冷漠无情地说着。

    听了梅的话,莉莲从心底发冷。到了这种时候,龙有了那么多的支持者。甚至包括阿卡德国王的小情人——那位在王都名声显赫的莱娜夫人。当然,已经不再需要她这个小小的贵族的支持。

    所以,她只有更加努力,让他们发现她的优势。才不会像枚废弃的旗子那样被随意丢弃。失去了反抗军的庇护,一旦贵族圈子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很可能在第二天早晨,莉莲就横尸街头。

    她已经完全没有退路。

    莉莲做了最后的心理准备,才缓缓地走进软禁着卿卿的套房。

    一路上,她一直在对自己说,别生气,别轻易发脾气。这不是可以任性的时候。

    如果,帮助龙说服卿卿,让他得偿所愿。他一定会感谢她的。

    只有莉莲才知道,龙对这位乌拉尔的月亮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想当初在学校里,莉莲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加以利用,才成了龙的情人。

    只是,当莉莲走到卿卿面前,看着她那张冷静的,骄傲的,目中无人的脸孔的时候,仍是忍不住火冒三丈。

    莉莲极力压抑着,却还是忍不住问。

    “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你觉得我丢了贵族之女应有的矜持是不是?我十五岁那年,受到公爵大人的邀请,参加你的舞会。那时候,我看见你穿着最华丽最精致的礼服。带着被称为‘月光’的月之石项链。”

    莉莲说着看向卿卿手腕上那支看似朴素,实际上,却是请专人制作,独一无二的名贵手镯。

    “就算母亲待我一直很好,对我一向很大方,我却连月之石的戒指都没有一枚。那是我的十五岁生日愿望。然而,你却轻易拥有一整条最贵重的月之石项链。很随意地带出来,一点都不觉得珍惜。甚至,等到你第二次舞会就把那条‘月光’扔在一边了。

    你有着更多的‘月光’,你拥有着数不清的珠宝。你被称为‘乌拉尔的月亮’。可是,你凭什么能够得到这一切?你只是一个血统低贱,连族谱都没有的平民。只是因为公爵大人喜欢你。你就是她饲养的一条杂种狗。你又凭什么看不起我?”

    卿卿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并不介意莉莲辱骂了她。

    “我没有看不起你。公爵大人说,高贵的从来都不是血脉,而是人格。”

    “是呀。我站在最外围,你甚至看不到我。我的人格没有那么高贵。”莉莲看着卿卿,试图做着最后的努力。她希望能够克制自己的情绪,却发现完全做不到。只要坐在卿卿面前,她的情绪就会失去控制。

    “你总是能轻易得到我求之不得珍宝。你轻易就可以把他们玩弄于五掌之中。把玩过再丢弃。然后,就对他视而不见。不管是宝贝还是人。可是,你凭什么这么对待龙。凭什么这么玩弄他?”

    卿卿微皱着眉看着早已失去理智的莉莲。

    “我从来不会玩弄别人的感情。如果,你说龙的话,我们在上学期间,偶尔遇见,偶尔聊两句天。他过得那么精彩,让我心生向往。仅此而已。这也算玩弄他?”

    “你……分明再狡辩。我曾经看见过你在校园小路上等着他。”

    “那你一定误会了。我不愿意在学校里耽误一分钟。回到家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难道你从来没有喜欢过龙?”莉莲一脸讽刺地问。她一向把卿卿当成自己的潜在情敌。

    她却没想到,卿卿很直白就承认了。

    “你也可以这样说。”

    莉莲看着卿卿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睛,这个公爵家的养女不屑于说谎。她说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

    莉莲把卿卿当假想敌当了很多年。没想到,到头来,事情竟是这样。龙竟然也跟她是一样的。

    莉莲就像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狂笑不止,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真是可笑。我为那个男人动心,为他付出一切,倾尽所有。他却始终都弃我而不顾。他一直想着你。可笑的是,你从来没有看过他。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下贱。”莉莲看着她眼睛都红了。她的人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可是,卿卿却没有任何看不起她的意思。

    “爱并没有错。爱情应该是件很美好的事。如果,一定要说你错的话。那么你唯一错的是,不该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不断地退让,甚至放弃自我。如果,他爱的不是你。就不要苦苦地哀求他来爱你。自尊自信地努力生活,总有遇到真心与你相爱的人。”

    卿卿说着抚摸着莉莲冰冷的手。莉莲的眼泪不断地滴落在桌子上。她却忍不住安慰她。

    就在卿卿想要收回自己的手的时候,莉莲却用力地拉了她一把。

    莉莲凝视着卿卿的眼睛,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

    “那么你呢?你什么时候才能直白地面对自己?承认你爱的人是安德鲁公爵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