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甩掉男神的99种姿势 > 第94章 Epilogue09
    卿卿一直在睡梦里,重复着那些梦境的碎片。醒来时,她越来越清醒,却也越来越茫然。

    小少爷是龙,正待一飞冲天;她是深水里的鱼,注定永远都无法浮出水面。

    卿卿的那些梦里,几乎每一世他都守在她的身边,以各种形态,各种方式。

    然而,这一世,似乎没有必要了吧?

    她成了一个累赘。

    她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丫鬟,到现在她连他的侍从都当不上了。

    她也不是非要跟在他的身边,等待着什么。说不定她离开了反而会更好。

    他就可以放开手脚做他一直以来想做的事了。然后,她也可以找一些适合自己的事做。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离开?该不会真的等到我老了吧?如果那样的话,我还哪有力气去旅行呀?”卿卿有气无力地跟狗崽子抱怨着。她已经二十多岁了。小少爷还是十几岁的青葱少年的样子。山中无岁月,很快她就快成他的阿姨了。

    “啊,卿卿,这个神自然会有安排吧!反正到时候,我们就该走了。现在还没到时候。”狗崽子一脸忧愁地看着卿卿。卿卿的心情它是懂得,有个对照物对比着,卿卿长大变老,小少爷永远青春年少。是个妹子都忍不了这种事。

    到现在,小少爷还是喜欢来找卿卿聊天,还是喜欢送她东西。

    与此同时,到了筑基期之后,小少爷热衷于各种探险,喜欢寻找各种秘境,试炼。

    他遇到过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机缘。只是,他始终没找到那株最想要的灵草。

    倒是他的境界在一次又一次的机缘中不断地提升。

    小少爷已经是金丹真人了。卿卿还是练气期。时间在他身上是冻结的,在卿卿身上却是加速的。

    等到了卿卿快要三十岁的时候,小少爷突然发现,他已经没什么跟卿卿说的了。他的保证,似乎永远都无法实现。许下的再多誓言也是空洞的。

    最后,他只是深深地看了卿卿一眼,然后沉声问道。“卿卿,你可愿意嫁给我么?”

    彼时,他已经成为名震修真界的一代剑修。是多少修真界美貌女修的理想对象。可他却一心想娶自己曾经的丫鬟。这就是他心底最大的秘密。虽然略带迟疑,他却终于说出口。

    突然一阵风吹过,风吹乱了她的头发,他没听清她说什么。只是,看见她转身离开的那么身影。

    第二天,他到底没有再去找她问清楚,就跟着同门一起去太虚幻境冒险了。

    他和同门失散了,独自进入了仙人的洞府,九死一生才出来。

    这时,他已经达到金丹后期。

    他在洞府里带了10年,终于找到了那株灵草。这下,她总算能继续修炼了。

    可是,当他回到天水门时,卿卿却已经不在那里了。

    有人说,她采灵草的时候,从悬崖掉了下去。

    也有人说,那段时间,关于她的流言很多,是她自己想不开。

    总之,卿卿不见了。据说是已经死了。

    他就算找到了灵草,却找不到她了。

    他突然很怀念,他们在现世,一起当乞丐蹲在街边的日子。

    那时候,他们的地位是一样的。买三个肉包子,他和卿卿还有狗崽子每人一个。一个肉包子就能安慰他,让他们觉得很幸福。

    现在,终究还是只剩下他一个。

    再后来,天水门里,一直爱慕着龙傲天的金丹真人万红衣在某次试炼中陨落了。与她一起陨落的还有康长老的孙女康舒瑜。

    近十年来,她们突然变得好起来的,似乎有着什么共同的秘密。然后,又共同死去。

    小少爷,现在已经没有人叫他小少爷了。

    他少爷这个身份正在慢慢地消失。他是龙傲天,他是冰剑真人。他在大悲大喜之后,突破了元婴期。

    有人说,冰剑真人定能进入化神期。

    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专心修炼。过了很多年他都没有娶妻,也没收过徒弟。甚至没有侍从,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时间也像在他身上终止了似的。

    很多年之后,他依然是少年模样,身着一件深蓝色的法衣,手持冰剑,他的坐骑是一只凶猛无比的金睛白虎兽。

    他偶尔外出修行,也不知道到底在寻找着什么?

    ###

    卿卿拔掉头上的树叶,一脸纠结地看着狗崽子。“难道这就是你说的神给我们安排的离开方式?被别人从后山推下悬崖?我该感谢神,没让我摔死,把大树兜住了么?”

    狗崽子眼泪汪汪地看着卿卿。“嫉妒的女人太可怕了。那个万红衣居然连条狗都不放过,简直太凶残了。居然把我也一起扔下来了?果然这个世界对毛茸茸一点都不有爱。”

    “不过,这样的话,我们总算可以离开天水门了吧?”

    “这就是说好的公费旅游?”

    “对。”

    不管怎么说,正在发愁着如何离开的卿卿和狗崽子,总算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卿卿的记性仍是不太好,不断地被清除掉。只是走过的地方一多,她的心胸也变得越来越开阔起来。

    她和狗崽子一起爬过高山峭壁,一起越过了峡谷,一起漫步冰原,一起横穿沙漠,一起来到海边,看着日出日落,潮起潮落。

    某一天,卿卿突然发现她已经不在心怀郁闷,不再自卑,也不再痛苦了。

    从一开始的想要却不敢要,害怕要,不敢说出来。

    到后来,想要死死地握着一丝温暖,无论如何不想放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把自己死死地缠住了?

    是什么时候,她把自己变得那么可怜又可悲?

    她已经不在是从前的她了!

    从前的她无所谓畏惧,不会害怕,也不会为了别人而停留。她活得就是那么没心没肺,那么自我。

    现在她苦苦地挣扎着想要等待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结局。却反而把自己越缠越紧。她几乎快要窒息了。

    这一世,她已经四十岁。在人间界已经是抱孙子的年龄。她又何必在继续苦苦纠缠于梦境与现实之中?

    或许,梦境太温暖,太温柔,所以她死死地抓住不想放手。

    到头来,她却突然发现不如把那些淡淡的幸福就留在梦里,留在记忆里,作为自己埋在心底的最美好的礼物。

    她还是她。用不着为了任何人觉得自己不好。也用不着委屈求全,用不着心怀哀怨。

    与其自怨自艾,倒不如另辟蹊径,找到一条让自己快乐幸福的路。

    能够踏上旅途实在是一种幸福。

    一路上,他们遇见了很多人,很多事,卿卿会在不影响世界发展的情况下,帮助一下需要帮助的人。

    大概正式因为卿卿的心境变了,慢慢地她很轻松就突破了练气五层。

    她没有灵药,修真之路却奇迹似的有了新进展。

    在途径杏花村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断腿的牧童。那孩子的伤势很危险,拖太久以后就瘸了。卿卿干脆就帮他接上了腿,找止血药草止了血。

    卿卿把曾经学过的药草中医知识融合了起来。这似乎就是她的天赋技能。很多,她原本都不会的东西,现在也会了。

    她不止认得各种药草,甚至还能做一些中医外科的手术。

    卿卿到底做不到像真正的修真者那样,对俗世的人命视若无睹。就好像他们是蝼蚁。嘴里却说着,他们的生死有命,因果报应。

    有了第一次帮忙,就会有第二次,慢慢地世间开始流传着很多关于她的传说。

    人们把她称作“神医”,有的地方还有人为她立了祠堂。很多人间界的贵族当权者总要找她治病。却因为她一直在旅行,很少有人能找到她的行踪。

    她是不知不觉中突破了筑基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她筑基那天,仍是风平浪静,她打算晚上到海边捞贝克煮了跟狗崽子分享。

    她已经许久不曾注意过自己的容貌。

    她也没有再问过狗崽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世界。就像它说过的,等到时候到了,他们就走了。

    她带着狗崽子,一直相依相伴,走上了一条似乎没有终点的旅程。

    偶然间,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当初的样貌,甚至比当初还显得年轻些。

    青春正在她身上复苏,只是她的头发却如同白雪。

    狗崽子笑眯眯地看着她。“卿卿,你的愿望达到了。你现在筑基了,仍是貌美如花。”

    这也算是达成愿望么?

    他们在海边多住了几天,就准备继续启程。

    在他们离开的前一天夜里,一柄飞剑横空飞过,他踏月而来。

    再次见面时,她一头银丝白发,仍是那张年轻的脸孔。他黑发上覆盖着一层冰霜,如同刀削般的脸孔,他已经长大了。

    他深深地看着她。昔日里,那些压抑着他本性的东西,全部已经除去。他再次变回了他,这一世,他终于赢得了一个契机,等到了一个改变一切的机会。

    他深深地看着她。然后,轻轻地问:

    “卿卿,你的心愿达成了么?”

    “嗯。”她轻轻应道。

    “你还想继续这样走下去么?”

    “大概吧!”这是她这一世的选择。她想继续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她凝视着他,都是些美好的记忆。她的心突然变得很柔软。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曾经听过的一句话,在女孩的一生中,总有一个男人会让她成长。

    卿卿经历了这些历练,终于成长了。她不再懦弱,不再哀怨,不再悲伤,不再恐惧,停滞不前,而是选择勇敢的往前走下去。一路上,她会有一只胖乎乎的狗崽子相伴。

    “从今而后,没有人再影响你,左右你了!”他如同发誓一般对她说道。

    说完,他咧嘴一笑。刹那间,他浑身那股刺骨的冷意迅速褪去,如同冬雪融化一般。

    他露出了一口雪白而又整齐的牙齿。就像他们十几岁时,笑得那样快乐又自在。

    似乎只要看着她过得很好,他就会发自内心的开心起来。

    只要她过得很好,就足够了。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会有遗憾。

    “能叫我一声二狗哥么?”他挑着眉笑着看着她。

    “二狗哥。”卿卿看着他,也笑了起来。

    “去玩吧,有空,我会再来看你的。”他说完,就踏着剑,离开了。

    卿卿忍不住回头看向狗崽子问:

    “他,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他都修成神了,不死不灭。还能有什么问题?卿卿,你看不出来么?他从一开始修得就是魔。”

    “修魔?”

    “嗯,到了现在,他都成魔神了。谁都奈何不了他,他也自由了。”

    狗崽子说着就看向二狗走的那个方向。

    不知,这一世,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