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22

    小白虽然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样的冲动,收敛了怒意,道:“那他现在是知道我们了,也知道我了,所以才如此房间放纵自己?”

    沈逸没答,小白已经明白了。

    小白的脸上,马上出现了心疼的神色,不过,不能以为她心疼沈长穹,至于心疼什么,且看她接下来如何说。

    小白道:“他不会因为是从我手里拿了那三万下品灵石,所以痛恨我,也痛恨我给的灵石,将它丢进大海里吧?或者是丢掉吧?”

    沈逸看着小白痛心的样子,只觉得有那么几分好笑,摇摇头,也没说什么。

    “我的灵石啊,”小白欲哭无泪,再是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她也不早早给出灵石了,现在好了……现在好了……

    小白决定,去抓沈长穹,一定不能让他将三万下品灵石丢了,虽然说修真界有许多大能修士,也不少灵石,可是三万下品灵石,对于修士来说,也是一笔巨款呐!

    沈逸对于小白的行为,很是无奈,不过,与此同时,他将呆在空间里的百夜放了出来。

    百夜扫了沈逸一眼,阴沉着脸道:“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

    而百夜说这话,意思是指他让沈逸与小白单独相处。

    沈逸自然知道百夜不是为了他,是为了小白,虽然百夜与他一样非常爱惜小白,可是百夜却有他没有的容人之量,就是成全小白,这一点,他如何都做不到。

    百夜转身,向城外飞去,至于去做什么,自然是做结界去,如此,就算城中有大能修士在,也不会感受到小白的存在。

    小白才离开艺馆,便展开神识大面积寻找,在湖边小坞找到了沈长穹。

    这里,并不沈长穹,还有一个男人,而两个人正是在做苟且之事。

    小白毫无顾忌的闯了进去,直接飞扑上去,一脚将压在沈长穹身上的男人踢飞,虽然动作粗鲁,不过也有节制,不至于这一脚,就被那人踢死,她痛心疾首的看着沈长穹,恨铁不成钢。

    沈长穹看到小白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能如此之快找到他的位置。

    小白对沈长穹,眼里闪过深深的失望。

    被踢飞的男子只要想到,自己努力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吃到肉,却被阻止,心里,也是一阵怒起,瞪着小白,若是这次不成功,他不知道哪时候会成功,可能到时候,沈长穹的初次,会被他以外的人夺去,那他的努力,不就白废了吗?!

    沈长穹面上闪过红云,是羞恼尴尬,不过动作却一副从容的样子,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神色也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仿佛压根没有看见小白般。

    小白看得出,沈长穹的元阳之身并没有失去,而他的唇上,也没有留有他自己以外的人的气息,知道,他其实自己也是觉得恶心的,只是他却选择了这样的自暴自弃。

    在心里叹息一声,小白伸手。

    沈长穹一下子不明白小白的意思,可马上就想起来,小白这是要干麻,当下伸手护住腰间,护住自己的乾坤袋,其实也不能说是他自己的,可他觉得,他拿小白的东西,是理所当然。

    “我不知道早上的时候,你在门口偷听,也正是如此,我知道了人的身份,我想我们不应该有关系,你把东西还给我,我们就两断,”小白眼中还是有心疼,不过她心疼的却是她交出去的灵石,若是用到点上,她不心疼的,可若是用来浪费……她心痛啊!心痛得滴血。

    “你做什么?”被抢走乾坤袋,沈长穹心急如焚。

    沈逸侧在一旁看着,眼里带着若不可查的笑意。

    “我作什么?”小白抚摸着少了几十块下品灵石的乾坤袋,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既然,你说我是你仇人,我这样大力培养你,不就是自找死路吗?我得多傻啊?”小白说话很直接。

    沈长穹面色却阴沉下来,是啊,面前这个人是仇人,而他却用她的灵石,才突破了炼气二层进入炼气三层,这简单就是奇耻大辱。

    “好了,东西我拿回来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打压你,但也不会帮你,对于你这种不孝徒,我就当没收,”小白将乾坤袋收进自己的乾坤戒中,转身即走。

    沈长穹被小白气得头顶冒烟,这什么人呐?

    “难道你当年对于抢走我父亲,没有一点愧疚吗?!”质问一的话,脱口而出。

    “啊,我抢走你父亲了吗?”小白狐疑的看向沈逸,当初,沈逸可是与元依依清清白白,男未婚女未嫁的,是元依依非要缠着沈逸不可,非要她还沈逸,而且沈逸是个人,她哪里来的抢?

    沈逸面色也沉了下来,道:“你不是我的儿子。”

    “你……我自然不是!”沈长穹倔强的转移头,他好不容易修炼内息三十层进入修真界,为的,就是报仇!若仇人是他承认的父亲,还如何报仇?

    “我与你母亲并没有圆房,”沈逸面上有红晕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常态。

    沈长穹却震住了。

    不止他震住了,就连小白也震住了,不敢置信错误的看着沈逸:“那天夜里我去听墙角……”说到这个,她脸上也浮现红云,只是她没有沈逸的能力,一下子将红云抹下去。

    沈长穹却摇头:“不是这样,”一点点从死灰的冷寂,变成了抓狂:“若你没有与母亲圆房,哪里来的我?”

    小白转头看着沈逸,她也好奇。

    “那天夜里她主动配合演戏,我什么也没做,”沈逸从最初的有些狼狈尴尬,到现在的从容不迫。

    “!!!”沈长穹无法接受,他来修真界是为了复仇的,可是他的两个仇人之一,也就是应该是他生父的人,却说,他不是他的儿子,那她这仇?

    “是你母亲自己使用手段进入沈家,我没同意,于是她就利用沈老太太,这才成功进门,她在我面前表现得温婉,在得不到我的垂青,就与元家表哥苟且,”沈逸不敢小白努力平静的说话:“而我是知晓的,在她怀疑时,反正她也有沈家的血脉,生下的孩子继承沈家,也正常,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绝口不提,是因为小白不让他碰她以外的女人,所以才没有给沈家留有真正沈家血脉的子嗣。

    沈长穹在听完这段话后,更加疯狂了,大笑起来。

    至于今天听到这段对话的男人,小白给了一颗忘忧丹,把这件事情全部忘了,只记得出门前的事情。

    至于沈长穹要疯……小白也不打算理,可是沈逸却从她身上摸出一颗清心丹,丢进快要着魔的沈长穹的嘴里,让他平复心境,别成魔。

    小白看着已经坐下来打座的沈长穹,有些闹不明白沈逸了,这可是绿帽子的罪证啊,他竟然如此宽和放过。

    沈逸看着小白,在心里默默的说:他能替你未来挡去一灾。

    小白犹豫了下,替沈长穹布了个阵,还是将乾坤袋放到他面前,然后与沈逸两个人离开,这段温馨的生活,也就在这里结束了。

    小白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即将离开的小城,在离开前,她再次提出在城中逛了逛,买了一堆没有用的垃圾,余下还有几个钱,于是她将那些买来没用的东西分给那些之前被她偷过的凡人,也将钱留了下去。

    这里,管理百姓的是门派家族,有城主,城主的修为也不弱,不过比起她之前在消灵河遇到的,弱太多了,接下来,她应该跳入郁河炼就肉身。

    小白回到了门派,再次遭遇到了围堵,然后她再次自封修为,被带进了执事堂,其实得罪不得罪长留仙门,也她没什么关系,可是……

    小白被追问龙血,她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之一,顿时,大囧,原因很简单,她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还有,有龙血吗?有吗?

    木子辛突然出现,围着身边就是一通乱嗅,道:“龙丹是不是被你吃了?”

    “……”小白沉默,确实如此。

    “我不知道你是使用什么办法吸收了龙丹,不过你的血,虽然不能算是精纯的天龙血,不过拿来提炼一下即可。”木子辛道。

    “……”小白警觉的后退,她可没忘了她血的特殊性。

    木子辛看小白警觉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有问题,不过此时,他不好当着执事掌所有长老与掌门的面上发话,要先将她带离去她房间,问清楚。

    沈逸原本是在小白空间里呆着,不过小白要回房间,她便出来了,在房间里等着她与木子辛的到来,至于木子辛会不会害小白,他不担心,因为百夜在,那空间,其实也捆不住百夜,只是他没有温和的离开法,怕伤到小白罢了。

    一进入房间,小白眼里闪过惊讶,不过想到沈逸的无所不能,也就释然了。

    木子辛见沈逸也在房间里,眼神闪了闪,令人难以捕捉的快速恢复平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