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卷,天道为公 第一百零九章,寒夜(3)
    佘元走入房子里,这幢房子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如今他也已经七八十岁了,这里依然如此。墙壁上挂着的台历换了几十本,每一本上都必须标注清楚节日和节气,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

    右侧墙壁上挂着一把宝剑,那是在他入行五年的时候从一个妖族的宝藏库里偷出来的,送给了柳相如当做寿辰礼物,还记得那一天,柳相如却很严肃地问他有没有杀了那个妖族?佘元说没有,结果柳相如罚他在外面站了一夜的岗,因为他不该只是去偷,妖族必须杀死。

    自己这一生都在眼前这个老人的影响下走过,直到今天,自己也变成了老人,称为了年纪最长的五星猎妖人。

    房子里,他关上门,很暗,因为妖族进攻的缘故造成电线都断了,所以电灯亮不起来。只有外面挂着的火把和灯笼还能照明。

    “师傅,外面有妖族打进来了。”

    他抱拳弯腰行礼后说道,显得非常恭敬,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个恭敬的人。在柳相如诸多弟子之中,他是最懂得礼仪的人。

    “我听见了。”

    柳相如点点头回答。

    之后两个人之间是长长的沉默,柳相如没有说话,而本该说些什么的佘元也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后柳相如问道:“佘元,你跟了我多久?”

    “整整60个年头了,过完年的话,我也要80岁了,师傅。”

    他低声回答,头发垂了下来,散落在他的眼前,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向柳相如行礼的时候,散落下的还是黑发,而如今已经全部变成银丝了。

    “我记得你是50岁的时候获封为五星猎妖人,这么算来,你已经做了三十年的五星猎妖人了。有没有想过成为天王?”

    柳相如又问道。

    佘元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对着地面的脸上有惊异的表情,却急忙说道:“弟子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成为猎妖天王,弟子深知自己没有这个天赋,只愿一直陪伴在您身边,辅佐您。”

    柳相如看着眼前低着头的佘元,沉声道:“找把椅子坐下来吧。”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柳相如从未用这样的口气对他说过话,不似师徒而更像是朋友,佘元坐在了一边的木椅上,柳相如笑着说道:“其实我早该退位,身体也一年比一年差了,前几天妖脉的万大宗师见我的时候就说过我身上有死兆。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可我迟迟没有选出接任我大权者,我知道村子里联盟中大家都觉得我应该将位子传给你,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就该让你成为新的天王。王大锤子的弟子并不出彩,幻天王最好的弟子荀彻成了妖,黑宗老哥从不收徒弟。因此,新的天王一定是出自我们这里,而你是呼声最高的人。”

    佘元一直低着头,却没有露出半分喜悦之色,这种反常的表情全都落在了柳相如的眼中。

    “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将位子传给你吗?”

    他问道。

    佘元摇了摇头后听见柳相如说道:“因为,你不适合担此重任……”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佘元闭上了眼睛,似乎有一种终于听见这句话的感觉,嘴角微微拉扯,终究还是问了一句:“师傅,为什么?”

    “还记得当年你从陕北妖王的妖库中偷了一把宝剑,带回来献给我,这宝剑我一直挂着,是个好物件,那日是我的寿辰,来参加酒席的是各路豪杰,众人的夸奖让你也沾沾自喜,而最终我却让你在外面站岗一夜,连一杯酒都没让你喝。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柳相如问道。

    “因为您怪我没有杀了那妖王,怪我对妖族太仁慈。”

    佘元低着头说道。

    “错!”如同惊雷一般在耳朵里响起,佘元吃惊地仰起头看向柳相如。

    “我罚你不是因为你没有杀了那妖王,而是因为你去偷!这便是你性格中最不好的一面,也是为什么我不能将天王之位传给你的原因。四大天王,即便是背叛我们联盟的王大锤子,即便有正有邪,但是身为天王便是铁骨铮铮的好汉!王大锤子虽然耍尽手段,可是却是为了霸业而争,而你仅仅只是为了这样一把剑就去偷。身为猎妖人,却去偷妖族的宝贝,身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居然为了一把剑而放下身段。这样的你,如何能担当大任!我将宝剑悬于房间的墙壁上,你日日见它,我希望你能够从中有所领悟,然而,如今看来你还是不明白。一个贼,如何能够成为猎妖天王!”

    佘元望着那把宝剑,当日的自己如是真去上门叫板,索要宝剑,估计也不是妖王的对手。因此才会出此下策混进妖库偷出宝剑,他没想到过这和自己的性格有什么关系,更没想到仅仅因为这件事情就断送了他成为猎妖天王的机会。

    “不,不!这是你的借口!”

    佘元突然状若疯癫地喊道。

    “你当年就是想将自己的位子传给你的儿子,而当年你儿子死去后,你一直耿耿于怀。直到你收了阿蒙为徒,阿蒙的性格和当年你的儿子如此相像,你一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将天王之位传给他。我在您面前侍奉多年,以我的本事,当日王大锤子找我,说让我成为他手下的天王我都没有答应。只是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获得你的认可,如今我已白发苍苍,修为若不突破便也要死去,你却还是不认可我!看来,我这几十年真是白活了,哈哈……”

    他忽然大笑了起来,隐约间可以看见其藏在腰间的猎妖弩。

    “因此,你才将妖族引入了村子,是吗?”

    柳相如声音冰冷地问道。

    佘元收住笑容,表情严肃而凝重地说道:“我总要为自己打算。”

    说完,他拿出了藏在背后的猎妖弩,对准了柳相如,可与此同时柳相如也拿出了炕上的猎妖枪对准了佘元,这对相依相伴几十载的师徒,在此刻居然刀剑相向,命运似乎在他们中间开了一个大玩笑。

    雪地中,追踪终于有了成果,我们在雪地上发现了一件旧的黑色大衣,上面带着一些血迹,看起来像是因为受伤不便而遗落的。

    “是人类的血液。”

    猫仔闻了闻后说道。

    “不过从血液冻结的程度上来看,应该距离此地不远,要不然再过一会儿这衣服就该被大雪盖住了。”

    “他们带着几个孩子,还想跑很远是不可能的,即便将活人撞在了法术袋中,可是还是需要休息和调息。在附近找找,有房子有人烟的地方可能就会有所发现。”

    我回头喊道。

    “前面好像有黑烟。”

    眼尖的猎妖人指着前方的天空说道。

    “显然对方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烹煮的时候生活都是挨着树,黑烟顺着树木飘上天空,虽然掩饰的很好,不过对我们没什么效果。先过去看看,应该会有所发现。”

    后面的五星猎妖人高声喊道,众人朝着黑烟的方向走了过去,放慢了脚步,渐渐靠近后发现,果然是一间民房,应该是老林子里护林员或者是猎人打猎时候居住的房子,被遗弃一段时间的那种,现在却正好被利用了起来。

    门口有两个人在放风,屋子里没有火光不过应该是有人住着的,四周的树上贴着一些灵符,看来是警戒用的。

    “终于找到了,大家准备好家伙。”

    身后的猎妖人低声说道。

    我和猫仔观望了一会儿,想了想后却说:“你们稍等一下,我先来探探虚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