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卷,天道为公 第一百二十章,弩与枪(2)
    “哪里来的这么多火?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火!”

    佘元回头看去,大量的火焰在他四周燃烧,恐怖如同吞吐烈焰的怒龙。

    “师兄,终将结束了。”

    阿蒙开口说道,一抖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断裂的箭头,全部都是爆炸箭头,只是已经被取空了,中间的部位什么都没装。

    “怎么会?这些箭头为什么都是空的?”

    佘元吃惊地问。

    “我记得过去你曾经这样对我说,猎妖人是和妖族战斗的专家,我们要用尽一切手段打败眼前的妖族。这句话我记忆犹新。”说话间,从土里钻出来几只火红色的老鼠,全身都是火焰,皮毛好像火焰一般燃烧很是怪异。

    “火毛鼠!”

    在场的人都认识这种老鼠,是东北老林子里比较常见的一种妖兽,习性和普通老鼠差不多,但是身上的皮毛拥有高温,一旦碰到油就会燃烧起来,一些在老林子里迷路的猎妖人如果没有火石无法生火的话也可以利用火毛鼠生火。

    “你刚刚倒在地上的油是为了让火毛鼠燃烧起来。但是箭头为什么会埋在地下……”

    佘元说话但是会后,看见一只火毛鼠顺着阿蒙的裤子向上爬,很快就钻入了阿蒙的口袋中,然后叼出了一个完整的箭头,用牙齿将关口撬开,从里面叼出了爆炸装置,随后钻入了地下。

    “是你训练这些火毛鼠的?你用这些不起眼的精怪来对付我?”

    佘元站在火焰的包围中大声质问。

    “为了打败强敌,我们要用尽一切手段,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阿蒙高声说道。

    “差不多该爆炸!”

    这边话音才落,佘元脚下的地面瞬间炸开,巨大的烈焰冲上半空中,疯狂燃烧着的火焰瞬间吞噬了佘元的身影。

    “啊!”

    佘元惨叫一声,火焰持续燃烧着,脚下的雪化作了水,过了大约一分多钟火焰才熄灭,一个全身已经变成焦黑色的佘元出现在了众人眼中。手上的猎妖弩已经损坏,他看起来受到了重创,似乎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果然,终究还是有一天会超越我,这个时间来的正好,不早也不晚。”

    佘元仰起头,那张黑红色的脸上露出笑容,散乱的银色头发在大风中飘荡,落魄的样子好像久不回家的流浪汉。

    “大师兄,束手就擒,也许还能留下这条命。”

    阿蒙望了过来,沉声道。

    “活下去?我没有这么简单的妄想,我也不愿意就这么苟且地活着,如果真要活下去的话,我宁愿成为天王而死。师傅说我难成大事,我却守了他和妖脉几十年。他想要将位子传给你,我心中不平。只是,如今想来对不起师傅,却更不想对不起自己。我是他收的第一个弟子,你知道吗?当年他收我的时候是这样对我说的。他说,我成为他的弟子,将来我也能成为天王。我做了一辈子的天王梦,从年少的时候我就想,有一天我也可以拥有我自己的村子,我也想拥有属于我自己的弟子。只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欢喜。今日我不愿活,只愿带着我的坚持,一死!”

    他捡起地上的一支弩箭,紧握在手中,运起最后一口气狂冲了出去,身子冲过了浓烈的火焰,黑色的浓烟在眼前弥漫,他就这么发疯一般地冲着,嘴里带着含糊地吼叫。

    阿蒙没有后退,右手握住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剑柄,闭上眼睛,垂着头,却在佘元冲来的一刻,他猛地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向着前方狠狠劈下。

    剑尖传来沉重的压力,他收回了长剑,慢慢地睁开眼睛,见到雪地上,佘元跪着,半边身子已经被砍穿,他嘴里吐出血沫,头发凌乱,手上的弩箭插在地上。

    白色的雪已经被染成了血色,阿蒙走过去抱住佘元,听见怀里的老人低声说道:“师傅一定很喜欢我送给他的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锋利,真好……”

    阿蒙慢慢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见过去的影子。

    “阿蒙,你这个动作不对,我教过你三遍了,怎么总是记不住。再做一千遍,不然不许睡觉!”

    “阿蒙,不学文化怎么行?练功也要看书才会练,你以为我们猎妖人都是文盲吗?把这篇古文背出来,要不然不许吃饭。”

    “阿蒙,师傅今天问你情况来着,猜猜我怎么说?哼,我说你不用功,说你不上进。怎么了?还委屈你了啊,前天偷偷跑出去玩,被几个师兄弟发现了吧。”

    这个师兄,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也许如果不是因为师傅的雪藏,不是自己的拖累,怀里的佘元,早就成为名闻天下的大人物。

    “其实,是我们欠了你……”

    阿蒙低声说着,寒风下的血液已经凝结,冰冷的身体僵硬了。

    柳相如的房子前,曾经阳光明媚的下午,佘元恭敬地站在门外,穿着干净的白色外套,柳相如喝了口茶,问道:“阿蒙的功课如何?”

    “回禀师傅,他是个努力认真的孩子,我的训练村子里没有几个人能坚持,却没想到他一个少年却坚持到了现在。实属不易,将来必然会成为我们村子的顶梁柱。”

    从不曾有过怨恨,也从不曾想过会有几天的结果,他以为会这样背着猎妖弩走一辈子,以为回到村子里就能看见安祥的众人,师傅永远坐在昏暗的屋子里抽烟,严肃地听他们汇报。有时候黑宗天王会来,那时候就是他们一群人讨教的时候,总能学会一招半式。

    会在夜里和兄弟们喝喝酒,听听兄弟们聊聊八卦,和兄弟们开怀大笑的声音。那种时刻总是开心的。

    仿佛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然而,时光却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告诉他一件事,一件必须要承认的事情——这是江湖!

    “收拾一下,统计损失和死难者,还有带几个人将师傅的遗体从废墟中挖出来。”

    阿蒙开口喊道。

    “那佘元呢……”

    有人问道。

    “也将他的遗体保护好,按照天王级别厚葬。”

    阿蒙沉声道。

    “可是他是杀了老天王的罪魁祸首啊!要不是他和妖族里应外合,我们也不会遭此大难,怎么能让他也享受厚葬!”

    几个猎妖人不解地喊道,更多人看了过来。似乎都开始不满意阿蒙的决定,又似乎忘记了他们刚刚还在怀疑眼前这个男人的忠诚。

    “师傅和大师兄都死了,现在我做主,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离开这个村子!听见了吗?”

    难得的,阿蒙强势而霸道地咆哮起来,这一声大吼像是要宣泄其心中所有的愤怒和不满,眼里带着泪花,语气内有着雄狮一般的愤怒。

    没有人再说话,默默地退后,阿蒙抱起了佘元的尸体走到了一边,轻声说道:“师兄,你真傻,你以为师傅对你不好。可是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杀你,你以为师傅老了吗?以师傅在猎妖枪上的功夫,要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可是你仅仅只是被打伤了手臂,你以为是师傅无能?其实是他对你的慈悲。”

    荀彻和火悍并肩站在一起,两个人都没说话,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先加强防御工事的修建,我害怕会有妖族再来入侵。”

    火悍走过去低声说道。

    阿蒙点了点头,忽然回头看着荀彻,那一刻眼里有泪,却勉强微笑地问道:“荀彻大哥,你的村子被灭的时候,是不是也伤心欲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