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 心厌
    洛阳城,南城某处不起眼的小酒馆。

    双龙与拔锋寒坐在墙角,桌上还有另一位英姿飒爽的青年侃侃而谈:

    “当日我助家严起兵太原,他曾答应我们兄弟中谁能攻下关中,就封其为世子。当时并曾私下亲口对我说:‘此事全由你一力主张,大事若成,自然功归于你,故一定立你为世子‘。“

    “……隋帝杨广无道,致使生灵涂炭,群雄并起,孩儿只愿助爹推翻暴君,解百姓倒悬之苦,其他非孩儿所敢妄想。“

    “……我怕大哥是另一个炀帝,那我就罪大恶极了,否则纵使家严因妇人之言而背诺。但自古以来便有‘立嫡以长‘的宗法,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

    没错,这位侃侃而谈,意气风发的英气青年,正是最近风头大盛的李唐秦王李世民。

    话说,双龙和拔锋寒被征北大将军林沙强请而去,劈头盖脸遭受了一通严厉训斥。

    寇仲和拔锋寒还好,总算没犯什么大错,只是行走江湖期间所作所为让林征北和歧晖道长很不满意,觉得他们意气用事不过脑子。

    徐子陵就惨了,因为与师妃暄交好不仅被逮着一通训斥,更是遭遇了严重的信心打击。

    无论是林征北还是歧晖道长,都言之凿凿师妃暄接近徐子陵包藏祸心。

    徐子陵这厮只跟师妃暄见过一面,虽然心中大有好感,却还生出不该有的情素。被两人连番言语轰炸,尽管脸上不多少表示,可心中却是大乱。

    任哪个有血气的男人,知道美女靠近自己心怀不轨。不管如何心中总会有一番不自在的。

    别看徐子陵出身混混,跟寇仲时常口花花如何如何,其实是位不折不扣的纯情少男。

    好不容易接受了林征北和歧晖的连番语言轰炸。趁他们歇口的空挡,三人忙不迭逃出了征北大将军府邸。

    更让他们惊喜的是。征北大将军府守卫却是不严,让他们轻松‘逃出生天’。

    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逃出生天’后,林沙与歧晖满脸微笑从后堂走了出来,看着三人离开的方面满脸微笑。

    “将军,你就这么看好那三个小子?”

    歧晖哪还有之前的愤怒,满脸淡然神色平静之极。

    说起来也是,他怎么说都是楼观道主事。真要那么喜怒不形于色,只怕早就被楼观道内部排挤得立不住脚,更别提协同田谷十老之间的关系,一同坐镇洛阳清虚观对付佛门。

    “道长难道不觉得,你那两位便宜徒弟,气运着实惊人么?”

    林沙满脸悠然,轻松笑着说道。

    “确实气运惊人!”

    歧珲满意微笑,摇了摇头感叹道:“这才多长时间,他们俩的实力已经不下于贫道了!”

    “这两人确实是练武的好苗子!”

    林沙淡然轻笑:“可惜,纵观他们的成长经历。几乎都离不开各种各样的祸患,简直就是两个大扫把星!”

    “将军说得也太夸张了!”

    歧晖摇头,感叹道:“不过他俩的成长过程。确实充满了各种坎坷!”

    “夸不夸张另说,徐子陵的心性很适合修道,歧晖道长还要暗中看顾好才成,别让这小子真的被佛门勾走了,成了另一个宁道奇!”

    林沙没有过多纠缠,话锋一转轻笑道:“有些道门修炼精神的密术和手段,还是找个机会提早交给他的好!”

    如果感应没错的话,徐子陵身上已有了丝丝佛门气息。

    回想原书,林沙突然想起。好象徐子陵练了佛门的九字真言术,在他以后的成长过程中无论修行还是应敌。都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九字真言咒!

    嘿嘿,林沙冷笑不语。

    明明就是道家的修行之法。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佛门拿了过去,堂而皇之就成了佛门的秘术!

    要学真言修炼秘术,道门真传一点都不比佛门差,甚至还要更甚一筹。

    而且佛门的精神修行之术,对心性的要求之高让人无语,而道门的精神修练就比较自然了。只要心性淡然,修炼真言秘术事半功倍。

    “将军放心就是,徐子陵作为贫道的徒弟,贫道自然不会吝啬教导!”

    歧晖脸上神色淡然,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征北对徐子陵的评价,也太过了点吧?

    尽管他也很看中徐子陵的资质,毕竟天生道体不是哪个人都有的。

    又一个宁道奇!

    这样的评价实在太让他震惊,那岂不就是说徐子陵有进军大宗师的希望?

    他本不想相信,田谷十老都是道家名士,不谈武功之论精神修为,最强的也不过宗师修为而已,离大宗师还差得远呢。

    可是,歧晖却不敢忽视林沙的任何言语。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近距离接触,还有林沙的一系列表现,田谷十老和他都做出一个惊人猜测:林征北已踏入大宗师之境!

    一位大宗师的评价,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那寇仲这小子呢,将军看他以后的前程如何?”

    歧晖强压心头震惊,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半真半假问道:“不会又是一位天纵之才吧?”

    “自然!”

    没有理会歧晖的小心思,林沙淡然轻笑:“寇仲的天赋一点都不下于徐子陵,只是这小子的心性太过跳脱,起码没经历红尘打磨,看穿世事之前不适合深藏深山修行!”

    歧晖无言,心道林征北你倒是看得起那两小子。

    “拔锋寒呢?”

    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着继续问道。

    “大草原下一个武尊!”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冷然道:“想要晋升大宗师之境,必须踏着毕玄的尸体才成!”

    歧晖无语,心道林征北说得也太过了吧。

    他也承认,拔锋寒这厮确实实力惊人,年纪轻轻一身武功,比他这个修道多年的中年道士都要强上一丝。

    包括寇仲和徐子陵,加上一个拔锋寒,以及宋阀年轻一辈第一好手宋师道,还有花间派传人侯希白,是最近江湖上最出名的年轻俊杰。

    可那又如何,哪年江湖上不出几位年轻俊杰的?

    不过林征北的话,却让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心中默默记下日后慢慢观效那两小子的成长。

    道门真要是出了两位大宗师,那声势立刻便能强压佛门一头!

    他虽然心中疑惑,却十分期待。

    “将军是怕那两小子给你添麻烦么?”

    歧晖话锋一转,似笑非笑问道:“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了!”

    “我会怕麻烦么?”

    林沙淡然反问,不等有些尴尬的歧晖说什么,便自顾自说道:“我倒是不介意这三个家伙,将洛阳这潭水,搅得越浑越好!”

    ……

    无论是双龙还是拔锋寒,都不知道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

    他们正庆幸能从征北大将军府安全脱身,就连一向高傲的拔锋寒,都脸露笑意心中松了口气。

    征北大将军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

    虽然从始至终,林沙都没有对他们三人动手的意思。

    可是单单那份厚重如高山的凝重气势,便足以压得三人连喘气都难。

    就连拔锋寒,都不得不赞叹中原绝顶高手果然厉害,同时也难免反思武尊毕玄的武功,是不是也达到了这一境界?

    越想心头越是沉重,拔锋寒虽然心中依旧动力十足,脸上那份傲然之态却是收敛了不少。

    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

    至于双龙,那纯粹就是庆幸了,庆幸不用跟着师傅跑去深山修道。

    以寇仲的性子,自然是受不得这种清修之苦。

    而徐子陵,则是很想证实林沙和歧晖的话语真实性,尽管他已被说服,但没亲眼见到亲身感应到,他心中自有丝丝不甘。

    只是没想到,随便找了家不起眼的小酒馆坐下,李世民这厮不知怎么的突然出现,很是热情的跟三人打了招呼而后自动凑了上来。

    说实话,突然遇见李世民,双龙心中很有些不自在。拔锋寒倒是无所谓,反正他整天就是以棺材脸示,就是眼底深处满是不屑,李世民也看不出来。

    有林沙之前的洗脑,双龙对李世民的看法自然很有些复杂。

    不管怎么说,李世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都表现得落落大方让人心生好感。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有关这位的传言,又让人感觉十分不堪。

    刚才从林征北口中,又得知这位就是慈航静斋选定的‘明君’。

    寇仲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换作是林征北这样的猛人,他没二话却还是要争上一争,至于李世民嘛,谁怕谁啊?

    徐子陵想到的就是,林征北所言,师妃暄跟李世民关系菲浅!

    每每想到这儿,他心中都忍不住泛酸,就是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却又控制不住这种古怪的情绪。

    双龙都极不想面对眼前这厮,只是他们此时已是一流颠峰高手,对自身情绪和表情的控制十分高端,以李世民的武功根本就没有丝毫察觉。

    这厮不知道是不是自来熟,又或者有其它什么缘故,竟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三人跟前大吐苦水,言说李阀内部的不堪和他的艰难处境。

    如果没有林沙的提前招呼,三人说不定会被忽悠了去,可是现在么心中只有满满的厌恶和不耐……(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推荐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