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釜底抽薪跳坑中
    要是荣国府一口气拿出一百二十万两欠银,那真就叫打眼,甚至可能引起皇家的窥视和防备。

    你都能随便拿拿出一百二十万两银子了,说明你家的家底绝对数倍于此。

    那可是数百万两白银啊,如此庞大的数目就是皇帝也得心动,要知道富庶的江南地区,苏州府一交上缴国库的银子还没这个数字呢。

    再说,以荣国府明面上的田产和商铺,怎么也没法收拢这么多的银子,那银子的来源肯定只有一个,就是先后两代荣国公贪来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牵连了两位祖宗的名声不说,还带累了整个贾氏宗族的名誉,搞不好是要出大乱子的。

    其实勋贵世家心中都清楚,这些银子来得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哪家都有这样的情况,一旦被揭开了真要出乱子的,说不定还会引起朝局动荡。

    到时候,荣国府不仅得罪了整个勋贵圈子,甚至就连当今都不会念荣国府的好,到时候府里的下场一定好不了。

    要是被当今给惦记上了,那荣国府距离衰亡也就不远了。就是当今顾念旧情,不拿荣国府开刀,可那帮如狼似虎的皇子更不好大发。

    当今的儿子们很有满清康熙的一帮儿子那样的风范,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不管是成年建府了的又或者还在宫内皇子府窝着的,就没一个简单的货色。

    皇子们想要有番‘作为’,单单皇室的供养银子远远不够,那点银子就连照顾自己的生活都不顾,自然需要下面的人好好孝敬一番。

    当然,遇到那种银子特别多的主,这些缺钱缺得眼睛都红了的皇子们,也不会介意屈尊降贵主动上门拜访。

    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无论是贾赦还是贾政,都不愿意成为这样的角色,贵人们的钱袋子不好做啊。

    红楼原著中,区区一个六宫都太监,不管是他亲至荣国府,还是派手下的小太监过来要钱,都被荣国府折腾得不轻,银子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还没见什么效果。

    那些贵人们的胃口,可比太监们大多了,一个不防被他们全吞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算贾政这样的官迷,都知道还银的风险十分巨大。

    见这厮满脸迟疑,贾赦没好气道:“不是跟你说了么,咱们不一次性还清,头一次就还二十万两好了!”

    说着,他没好气道:“这么好在当今心中留下好印象的机会,你要是想要错过,我也无话可说!”

    “那那那,咱们该怎么还钱?”

    二十万两银子,也就是贾政两年的花消,这个数目虽然依旧不小,却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这厮一下子便放了心,满脸热切急不可待道:“不找个好点的借口,咱们兄弟一样会成为满朝文武的众矢之的!”

    “没想到老二你还有点脑子么!”

    贾赦嘿嘿一笑,没理会贾政变黑的脸色,缓声道:“就说父亲的遗嘱吧,反正这事也是真的!”

    “是不是太勉强了?”

    对于买官讨好当今这样的事,贾政心头火热相当积极,只是他也不傻,知道这样的借口太过牵强。

    先荣国公贾代善的孝期过去都两年了,荣国府要是真的重视的话早就还钱了,为何还会推延到现在?

    估计别人还没开口,贾母就得闹翻天,这不是打她的脸么,亡夫的遗愿都不想完成,是不是不守妇道啊。

    “你蠢啊,暗地里不会说,花银子在当今那里买个好啊?”

    贾赦白了这猪脑袋一眼,没好气道:“要是还有人唧唧歪歪,不用咱们出手,户部的大人们都不会乐意啊!”

    这话倒是一针见血,有人主动还钱,户部那帮为了银子都差点急白头发的官员,还不乐疯了?

    要是这时候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来,阻碍他人还钱的积极性,户部上下第一个不答应啊,估计就连当今都不会乐意。

    当今大方归大方,可国库空虚的情况摆在那里,他也不会嫌弃国库的银子太多,第一个吃螃蟹的家伙肯定少不了好处。

    一想到这里,贾政顿时心头一片火热,恨不得立即找到王氏,叫她拿出银子来还给国库,好叫当今皇帝记住他的好。

    “老二你急切个屁啊,这事就你一个区区六品工部主事能做得成?”

    贾赦真是无语了,贾政这家伙不会真以为他就是荣国府的主人吧?

    “大哥的意思是?”

    还真别说,贾政刚才真起了独吞功劳的想法,可是经贾赦着重一行,有日兜头被一盆冷水惊醒,这才明白自己太过想当然了。

    “哼,要是我不以一等将军的身份出面,你去还银试试?”

    贾赦满脸戏谑,不屑道:“看看那帮朝堂官员,会不会把你给吞了!”

    贾政生生打了个冷战,顿时像是霜到的茄子一样没了精神。

    “还有,我警告你千万不要把事情跟弟妹王氏说得太清,不然的话说不定这个好机会,就会叫王家的王子腾得了去!”

    见这家伙明白过来,贾赦又不忘提醒道:“别跟我说什么屁话,在王氏心中王家的分量,比你这个废物可要强上不少!”

    “大哥你太过分了!”

    贾政一张脸涨得通红,满脸气愤恨不得给贾厦那张可恶的脸来一记老拳,同时心中也是警醒不已,他刚才真的想回去跟王氏说道说道。要是消息泄露或者被王子腾抢了功劳,那他非得气死不可。

    “去吧去吧,先找弟妹拿二十万两出来,就是你要上下打点买官之用,反正这都是公中财产你们夫妇花着不心疼!”

    事情说完了,贾赦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将满心热切的贾政赶走。

    至于说这厮会不会想独吞功劳,贾赦却是不怎么担心的。贾政这家伙别看眼高手低无能之极,但在推御责任让人顶缸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不然为何每次都是贾母位提撑腰出头?

    等贾政这厮屁颠屁颠离开后,贾赦脸上露出满满的冷笑。

    你们夫妇竟然不把公中银前当回事,那老子干脆来个釜底抽薪,把公中银钱全部抽干,谁也别得什么便宜。

    至于在当今那挂号的事情,确实是镇不带渗假的,只是以贾政那蠢货的无能,就算给了他最好的机会,他能抓得住抓得好么?

    根本不可能!

    皇帝的好感也是有期限的,等到当今对这厮的耐心一失,最多给个四五品的清闲官位将他养起来,至于别的好处别指望了。

    至贾赦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他都有把握出头,甚至都不用暴露自身拳术宗师的身份。

    别的不说,就他现在这种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凡是跟安堵工作有关的事务,都难不住他好吧?、

    没了贾政这根搅屎棍在中间参合,贾母又忌惮于当日贾赦的决绝,之后数日贾赦难得的在东院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而贾瑚,也在这几天时间里彻底熟悉了国子监的生活,还初初交了几个看起来不错的朋友,算是在国子监立稳了脚跟。

    同时,郊外庄子那里的消息,也源源不断汇总而来,有贾赦和贾瑚父子的前例刺激,学堂里的小子们一个个学习劲头高涨得很。

    张氏还在信中特别指出,贾赦送去的京畿府考卷作为学生们的考试题目,在前不久的摸底考试中考了一遍,竟然惊奇的发现有两个学生具备了过试的能力,只是一干老师评价还缺了点火候,考不到很好的位次。

    就是如此,当老师们将这是考试题目乃京畿府秀才试试题的消息公布后,还是引发了庄子学堂学生以及一干家长的强烈反应。

    按照学生们考出的成绩,起码有近十人只要稍稍努力,都能勉强通过秀才试,这样的结果实在太过震撼,也太过振奋人心。

    贾赦对此,却没有太多的惊喜或者其它感想,认为这是利索应当之事,秀才试虽然加入了一些主观题,但还是以记忆填写为主,只要狠得下心,庄子学生正是一生中记忆力最好的光景,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基本都能过关。

    当然这是他的一家之言,京畿府的科举考试其实没那么简单,里头也是各种潜规则和猫腻,只是因着童生秀才试的影响力有限,这才没出现大的乱子,不然只怕早就成为科举的又一重灾区了。

    他的指示只有四个字:继续努力!

    相信有荣国府作为靠山,只要这些学生的水平不是太烂,或者临场发挥不佳,成功通过童生秀才试都不成问题。

    眼下的庄子学堂还不甚出名,等到童生秀才一茬茬出现后,自然就会扬名整个京都,到时候才是麻烦不断呢。

    别的不说,鉴于贾赦和贾瑚父子的‘惊人’表现,在第三次提宁府贾代化调理身体后,贾敬很不客气将自家唯一的儿子,刚刚处于叛逆期的贾珍交给了贾赦,要他好好教导不听话直接狠抽就是。

    贾赦真把这话听进去了,并且一再向贾代化和贾敬父子两确定,并立下了文书契约这才放心收人,却是把贾代化和贾敬父子俩惊得不轻。

    也就在这时,贾政满脸兴奋找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