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 恶意森森
    出手救人的家伙乃是木叉,观音菩萨徒弟,莲花三太子二兄,托塔李天王之子,实实在在的仙二代!

    孙悟空正值斗志高昂勇猛精进之时,哪里受得了这个,也不问对方来历挥棍就打,长棍呼啸带着丝丝缕缕法则之力,隐藏在气浪翻滚的棍影之中,一旦轰中来人绝对能叫他吃个大亏!

    当!

    木叉惊惧,急忙抽出浑铁棍横在身前,两棍相击他连人带棍被抽飞数百里,口中连连喷血受了重伤。

    “大师兄快住手,那是观音菩萨的弟子木叉!”

    这时,猪八戒响亮的吆喝声传来,孙悟空身子一顿没有继续追击,只收起金箍棒猴脸相当难看。

    心中却是暗笑,猪八戒这厮也是够损,明明在他动手时便可提醒,偏偏不说直到木叉吃了大亏才说,真是头坏猪!

    既然来者是友非敌,还是观音菩萨的亲传弟子,之后的事情自然好说。

    木叉相当郁闷,在玄奘友善的招待下,将来意说清楚了。

    很简单,流沙河之主也是观音点化的取经人徒弟之一,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让流沙河之主拜师跟着西去取经的。

    说实话,玄奘法师对流沙河之主有些看不上眼,被孙悟空和猪八戒打得太惨,如此实力怎么入得了玄奘已经高端起来的法眼?

    再说流沙河之主形象不佳,顶着一个爆炸头还不算什么,可他脖子上挂着一圈窟窿头,一看就知不是善茬,玄奘喜欢得起来才怪了。

    可这是观音菩萨的意思,玄奘法师无奈只好捏着鼻子认了,不过态度却是相当冷淡,给这厮取了个悟净的法号,也就是沙悟净沙僧了。

    拜师之事一完,木叉便拿出一个葫芦,表示会直接送玄奘法师一行渡过凶险的流沙河。

    孙悟空急忙跳了出来,表示不用而后一甩金箍棒,口喝一声变,只见金箍棒立刻变大变长,横跨流沙河变做一座桥梁。

    “师傅咱们直接过河吧!”

    嘿嘿冷笑,孙悟空精明得很,眼见木叉受了重伤还强忍住,非要把他们师徒送过河才走,哪会给这厮机会卖好?

    “那就不劳烦木叉使者了!”

    玄奘法师见此欢喜,婉拒了木叉的建议,在四位弟子的陪伴下过了流沙河,只把隔岸凝望的木叉气得差点吐血。

    他该得的功德,该收获的气运全都没啦!

    噗!

    心中不甘,引动身上伤势猛的一口金仙喷出,木叉脸色难看恨恨瞪了对岸一眼,心不甘情不愿腾云而起返回普陀山。

    等木叉离开,孙悟空这才回头后望一眼,对身边的猪八戒冷笑道:“区区一个使者也想占咱们的便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嘿嘿,谁叫人有个好师傅呢!”

    猪八戒猪脸上笑容不减,说出的话却是十分不善:“大师兄,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还需要你出手敲打,不然别人还真以为咱们好拿捏呢!”

    说话的同时,一双猪眼射出两道凛冽神光,威势凌然叫人不敢生出丝毫轻视,肥滚滚的身形毫无喜感可言,全是叫人心惊的惊人威势。

    “你这猪头倒是会偷懒,什么坏事都让俺老孙来做!”

    孙悟空翻了翻白眼,语气轻松没有责难的意思,显然对猪八戒的提议并不反感,他也愿意做这个恶人。

    开玩笑,让那些他们抵抗不了的家伙占了便宜就算了,要是连木叉这样的仙二代都要骑在他们头上捞好处,是个人都受不了好吧!

    “悟空,为师心中总感觉不妥,也不知为何?”

    休息的时候,玄奘法师把孙悟空叫到跟前,脸带忧色不安道:“悟空你有这个感觉没有?”

    “没有,师父你多心了,有俺老孙跟老猪在此,绝对不会叫人有可趁之机!”

    孙悟空摇了摇头一脸自信,心中生起疑惑没叫玄奘看出,随便安慰了几句便离开,暗中却是以神念传讯之法,把玄奘的担心告之林沙。

    “自然不能安心了!”

    林沙法眼烛照,看到浩荡汹涌的流沙河,笑得深沉冷淡,对佛门高层的手段和心思更加看不上眼。

    “不过就是嫌你们过河用了神通法术,心有不喜叫你师傅感应到了!”

    嘴角挂上毫不掩饰的冷笑,林沙一脸不屑冷哼出声,撇嘴道:“想要去除也简单,等我赶到流沙河时,以神通法术建一座横跨整个河面的大桥就好!”

    听了林沙的解释,孙悟空气得差点倒仰,见过无耻的,真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行径。

    合着木叉过来渡师徒四人过河,用的不是神通手段是好?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双重标准玩得真真顺溜,也不知道佛门高层哪那么厚的脸皮?

    他不是个能藏得住心事之辈,所幸因着练功一事,猪八戒和他成了一条线上的战友,趁着休息空挡把事情跟猪八戒一说,结果这厮的反应很叫孙悟空疑惑,不知道其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只见猪八戒的那张丑陋猪脸先是怒色一闪,而后变成恍然了悟之色,最后竟然陷入了沉默,一点过激反应都无。

    “你这呆子想什么呢,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孙悟空不满了,合着就他心中气愤是好?

    “怎么可能不生气,只是老猪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没心思理会这些破事罢了!”

    猪八戒急忙解释,眼珠一转笑道:“大师兄,要不要听听老猪想清楚了什么事情?”

    “不用了,肯定又是跟佛门有关的龌龊事!”

    孙悟空断然拒绝,没好气道:“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俺老孙对这些破事没兴趣,免得听了心中不爽白白糟践了心情!”

    跟佛门接触得越多,了解得越多,心中的不喜也就越甚!

    他的性子暴躁看不得不爽之事,要么直接举棒就打要么强行憋在心里难受,佛门的龌龊事肯定少不了,他听了只会生闷气无可奈何,既然如此何必知道太多,给自己找不痛快?

    “还是大师兄想得清楚!”

    猪八戒心悦诚服赞道:“老猪我就做不到这点,想得太多可又没办法解决,不过是给自己寻烦恼罢了!”

    ……

    林沙可不知道孙猴子和猪八戒心中的想法,几天之后他带着手下寥寥几位武者,来到了流沙河边。

    亲自试了试流沙河的厉害,二话不说施展神通,化石为泥和化泥为石法术不断使出,同时还使出钢筋铁骨之术还有千年不朽之术,直接在宽阔的流沙河上,建起一座直通对岸的巨大拱桥!

    拱桥虽有石柱支撑,却并不全然依靠石柱之力,就算被他施展了加固之法的石柱全被流沙河的河水腐蚀,高于河面微微弯曲的拱桥,依旧能够正常使用坚固异常千年不朽!

    他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君子,他想要在此附近建立武馆,名声自然越响亮越好,尤其这样修桥善举,更是得大夸特夸一通才行!

    林沙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在巨桥两边立下石碑,将自己修桥的功绩全部铭刻上去,然后又花了点银钱将巨桥两端的土地卖下一片,准备建上两家武馆。

    有巨桥在此,相信用不了多久,巨桥两端就会自动形成热闹市集,有了人气自然就是建立武馆的好地方。

    这些俗务自然用不着林沙亲自出面处理,跟随而来的几位武者将接手巨桥两端的武馆,至于如何经营,经营得好不好就看他们自己的能耐了。

    到此,跟随林沙从唐境的心腹武者,全部安排出去,身边再无人跟随。

    他没有继续前进,留在流沙河对岸暂时驻留,等候从唐境赶来的后援抵达,然后再继续跟在玄奘师徒身后西行。

    林沙记得比较清楚,玄奘法师一行后面两难没啥危险,一个是四圣试禅心,黎山老母,观音菩萨,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同时出手,化作美女试探玄奘师徒几人的禅心!

    说起所谓四圣的此番举动,林沙感觉相当好笑,这四圣的行为,很有点青楼老鸨和姑娘们的意思,一个劲推销自家楼里的漂亮姑娘,也不知道这几位天地大能想干什么,脑子进水了么?

    林沙怎么感觉,这一次玩笑隐藏黎山老母森森的恶意呢?

    再说了,这位截教四大弟子之一的存在所化仙神,与禅教三大核心叛徒混在一起,真的合适么,里面就没有什么猫腻?

    感觉,好象黎山老母落观音,普贤和文殊三位菩萨的面子啊!

    他不信三大菩萨看不出这点,可最后还是叫黎山老母自由发挥了一回,其中原由叫人深思。

    至于第二难,则是西游故事中相当精彩的三打白骨精这一曲目,区区一位白骨精自然算不得什么,林沙估计这厮最多也就真仙修为罢了。

    可这位白骨妖对人心的把握相当厉害,只是略施手段便叫玄奘法师与孙悟空师徒离心,最后更是闹得分道扬镳,要不是西游乃是注定要继续下去的戏码,只怕孙悟空巴不得就此直接抽身离开!

    这一难也没啥危险,眼下孙悟空和猪八戒一门心思转换体内法力,不知道遇到了白骨精是个什么打算,会不会给这位足够时间慢慢操控人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