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交换
    不知是纠缠许久,最后两名竞逐者,也到了自己最后的底线,还是被许易这生猛的竞价方式吓住了,以为来了过江猛龙。

    总之,许易四十一万的竞价开出后,足足三息,晶幕上再没了动静,叮咚一声,如同仙乐在许易耳边响起,成交了。

    甬道才一打开,许易几乎是抢一般的,将那块大地之心,夺入手中,摩挲片刻,便立即收入须弥戒中。

    兑换完成,许易再无他求,立时用剩余的积分,兑换了三千灵石,插在卡槽的晶牌,陡然冒一道蓝光,彻底烟消。

    此刻,整个晶幕之上,依旧还有数百拍品。

    左右无法离开,许易心念一动,便决意在此间归理铁精。

    这一番归理,竟又足足耗去一个多时辰,忽的,包裹着铁精的玄黄二色散尽,半黑半金的铁精,彻底消失了黑色,变成了个鸽蛋大小的淡金色圆球,隐隐有浅浅雷纹附着于表面。

    许易一把握住铁精,心头大喜过望,掌力催动,铁精立时随心意化形,婉转如意,宛若从前。

    可许易却分明又察觉到一丝不同以往的味道,想要细查,却怎么也无法形容。

    就在他沉思之际,晶幕猛地暴亮,继而暴暗,斗室豁然洞开,许易赶忙收了铁精,罩上沉沉斗篷,朝外行去。

    裹挟在无数斗篷人,许易轻松出了已放开禁制的坊市,径直朝彼时和黑袍人初见的酒楼行去。

    才行到楼下,许易便瞧见了左手食指带着银戒的刘应鳞,才对了暗号,刘应鳞急急道,“许兄怎生来这么晚,那人可足足等了近两个时辰,许兄速去,还是那间雅室。”

    十余息后,许易推开了硬梨雕花的大门,黑袍人如一尊苍岩般,立在水汽飒飒的窗前。

    听得门处的动静,也不回头,苍风下沙一般的声音再度响起,“估摸着拍会也该结束了,如何,可得手了。”

    “幸不辱命!”许易平静说道。

    黑袍人猛地一个跃身,朝许易蹿来,许易身形如电,转瞬消失无踪,再定睛时,已遁至十丈开外。

    两人虽达成了口头约定,可到底没完成交易,许易深知,越是重大时刻,越到最后,越是容易出乱子,警惕性始终高高吊着。

    黑袍人急道,“阁下勿忧,我没有恶意,只是未想到今生今世,竟真能再见大地之心,可以死而无憾了。”

    许易道,“阁下言重了,不知交易如何进行。”

    这才是关键,双方连容貌都是虚拟的,根本没有一个可供交易的信用平台,所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此处根本行不通,若都心存疑虑,交易根本无法达成。

    黑袍人道,“我先授阁下传承,阁下再与我大地之心。”

    许易未想到黑袍人竟是如此干脆,心头危机之感陡然迸发。

    不过,他却没办法拒绝黑袍人的提议,为表诚意,他将土黄暖玉一般的铁精唤在掌中,算是亮出存货。

    黑袍人乍见大地之心,竟激动得抽泣起来,忽的伏地重重叩拜起来。

    与此同时,许易开张的感知范围之内,陡然发现有多达数十人在此刻,同时做着同样的动作。

    至此,许易才知道黑袍人的自信源自何处。

    黑袍人行罢大礼,站起身道,“以阁下的大能,定然知晓某的布置,实不相瞒,大地之心于我族珍贵非常,此次前来,我族几乎全体出动,非但如此,还备下了数枚元爆珠,阁下若心存邪僻,只需某一个念头,便是玉石俱焚。”

    这下,许易彻底知晓对方到底备下了何等样的万全之策。

    然则,他行事向来规整,却未想过要行诡计,笑道,“如此最好,便请阁下唤来族人赐我传承。”

    他也彻底放下心来,对方越是郑重其事,说明对方对这大地之心越是在乎,既如此在乎,自然不敢在交易过程中弄鬼,惹翻了许易,做番黑袍人全族,显然难度极高,但要粉碎了大地之心,却是反掌之事。

    互有制衡,交易的信任平台,就此搭建。

    “不用了,某正是火系符纸的传承者。”

    黑袍人沧桑的声音孤寂而飘渺。

    许易怔了怔,思绪飞转,立时想起当日他对黑袍人道出需要火系符纸时,对方先是欢喜,继而叹息,彼时他不明其意,现在却是知了。

    原来这黑袍人早就存了以身殉族之念,此人明知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还能如此行事,许易心中顿时涌起敬意。

    “没想到竟是阁下,某真是万分抱歉。”

    许易恭敬一抱拳。

    黑袍人摆摆手,“生死有命,况且为我族人而死,我死而无憾,阁下又何必致歉。”

    许易点点头,“阁下既然会制作火系符纸,还请阁下指点某一二,在制作火系符纸的过程中,到底有哪些关窍需要注意。”

    黑袍人道,“抱歉,某却是不会制作火系符纸。”

    许易惊得险些没跌倒,“此话何解,尊驾既得了火系符纸的制作之法,怎么不会制作火系符纸。”

    黑袍人道,“我知鸟儿为什么能飞,火焰为什么灼热,可我能化作鸟儿飞翔?能化作火焰发热么?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许易豁然开朗,“敢问尊驾,到底是何缘由,以至于尊驾无法制作火系符纸。”

    黑袍人道,“此事你无须问我,传承之中,自有分解,尊驾还是速速接受传承吧。”

    许易点头,随即,黑袍人传授他一篇法诀,等他背熟。

    半柱香后,许易已弄清这血禁传承的全部关窍,黑袍人挥手熄灭了灯火,两人盘膝在雅室内坐定,黑袍人口中念念有词,胸口陡然放出一道绿芒,忽的,一滴绿油油的血液,自黑袍人胸口破开,直朝许易胸口投去。

    绿色血液擦着皮肤,转瞬浸入,好似穿透空气,许易胸口一热,赶忙按照黑袍传授的口诀,导引着那道绿色血液化作的热流在筋络中游走。

    一时三刻后,这股热流游走全身,终于停止,下一刻,他脑海深处陡然浮现出一段段文字,叫他挥之难忘,正是火系符纸制作之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