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二百八十六章 大索天下
    许易睁开眼来,却见晏姿立在身前,一旁的九龙玉案上排满了各式餐点。

    “小晏,每次看你都觉得时光倒流,如何,从一百岁回到十八岁的感觉如何。”

    许易笑着打趣晏姿说道。

    眼前的晏姿,早已恢复了原来面目,不,应该说远胜往昔。

    棕色的秀发如缎子一般,扑了半肩,挺拔健美的身姿被水绿色的衣裙,裹得曲线玲珑,俊俏的脸庞掩不住的光彩,几要流淌出来。

    许易问话,晏姿只笑。

    她也确实只剩了笑,四载老残躯体,一朝恢复青春活力,那种感觉,远胜于重生再造。

    更美妙的是,她又重新回到了公子身侧,心中的欢喜,几乎快要盛不下了。

    一餐饭罢,瑞鸭轰进门来,“办妥了,办妥了,赶紧给本少跑腿费,不,是辛苦费,就凭你,也配本少跑腿……”

    瑞鸭巴拉一通,扔过来,数十个透明空瓶。

    原来,许易让瑞鸭去寻那监国的王大臣,交办之事,正是要王大臣代为搜罗生死蛊。

    他如今在大越的地位,比皇帝还皇帝,瑞鸭才传达了旨意,王大臣便火速办好了。

    收揽了生死蛊,瑞鸭又动用预留在王大臣处的传音球,挨个儿给青冥子,莲花大士等人传讯。

    召集了众人,瑞鸭便将生死蛊瓶排在了诸人面前,说道,“那位的意思,和我无关,我也不瞒你们,那人也没兴趣要你们的性命,他如今的修为,你们想必也有猜测。不错,非是在此界修成。所以说,那位根本不会在此界多待,你们早早满足了他的需求,他便早一日离开。这些生死蛊,留在你们身体,也就是个约束。行了,好话坏话,我也就说这么多,何去何从,你们看着办。”

    青冥子,莲花大士等人能怎么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从即死。

    众感魂老祖毫无扭捏,干净利落地服下了生死蛊,瑞鸭便代为发布了成令,依旧是要宝药,再要三万枚。

    条件看似极高,却在众感魂老祖接受范围内。

    他们联合,便是此界不可匹敌的力量,往日,他们互相制衡,资源无法集中。

    如今他们被迫联合,还有何物不可得。

    此间世界,立国有八,城池无数。

    三万宝药,各城池分担,根本不是大数。

    众感魂老祖却没想到,这是第二批,往后的近两月光阴,瑞鸭竟一口气要了近五十万枚宝药。

    无数城池,几乎被搜刮一空,宝药成了比神元丹还稀缺的存在。

    瑞鸭满以为狐假虎威,可以生发一把,却未料到,在吞了上万宝药后,直接陷入了沉睡。

    晏姿也是在恢复了青春后,吞服了近千枚宝药,气血再不受抑制,无法再服用。

    唯独许易,近两月时光,一口气消耗了,三十余万枚宝药,灵台之中的真魂小人头顶,隐隐现出一道淡淡的太极光圈。

    这两月时光,他也渐渐摸索到了借助宝药灵力,修行的法门,大量的宝药汇入,除了气血奔腾以外,让他的血肉好似处在一个巨大的聚灵盆中。

    血肉受到灵力的滋养,进而反馈到灵台,许易便不住地催动魂念,挪移金殿中的物什,不断的分散魂念,尽可能地折磨真魂。

    这种笨办法,持续的进行,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修行效果。

    只是当真魂头顶现出淡淡的太极光圈后,宝药似乎完全失去了效力,他猜测,可能是短期内,身体储存的灵力已满,生命源力丰沛得爆棚,再堆积下去,也是徒劳无功。

    索性,许易取了数枚须弥戒,将那十余万宝药,尽数收贮、封存。

    这日清晨,许易自打坐中醒来,却不见了晏姿,扫了眼,仍旧在昏睡的瑞鸭,许易起身朝殿外行去,清冽的晨风吹透了毛孔,他扩了扩胸,精神大好。

    “上师,上师,大好消息……”

    却见一位蟒袍大臣,步履匆匆奔行而来,正是奉命监国的王大臣。

    “什么好消息,铁精找到了……”

    年过六旬的王大臣眉开眼笑,如献宝一般掏出一枚鸽卵大小的铁精,论个头和许易那枚金色的铁精相差无几。

    此枚铁精,也是许易托付诸位感魂老祖寻觅的,此念头也是他顺着瑞鸭的思路,陡然开窍的。

    此间的功法,丹药,乃至神兵,他都看不入眼,唯有铁精,颇有用处,至少可以助他掌中的那枚铁精吸纳融合。

    当即,他从王大臣掌中接过铁精,勉励王大臣两句,王大臣欢天喜地去了。

    许易自锦囊中取出铁精,两枚铁精,合在一处,诡异的是,毫无反应。

    他握着金色铁精,催动掌力,铁精化薄,将那枚银色铁精包裹,撤去掌力,两枚铁精依旧还原。

    许易对着两枚铁精,沉思良久,心道,“莫非是这枚金色铁精因为种种机缘巧合,融合各种怪力,成了怪胎,不再和寻常铁精等同?”

    稍稍盘算,他心头舒畅不少。

    融合不了,反倒证明他掌中的金色铁精,更为高端。

    他正怔怔立着,晏姿不知从何处寻来,身后跟着一大一小两人。

    “东主!”

    许易抬头看去,却是袁青花跟了过来。

    “你小子倒是会找。”

    许易含笑说道。

    袁青花道,“您如今是何等存在,普天之下,谁不知道您现在的下落。我来回好几次了,小晏说你在闭关,我才没来相扰,这不,又来看您,这才撞上。”

    许易置身于大越金殿的消息,并未刻意保密,以他如今的身份,轰传天下也是正常。

    这数月,来访之日极多,除却袁青花,赵八两,以及来自广安的数位故人,无一能上到金殿。

    只不过许易离去在即,无意牵绕太多,放任诸人行到金殿,已亮明了态度,并未见面。

    如今和袁青花见面,自非偶然,以他的感知能力,也出现不了这种偶然。

    许易笑着问袁青花道,“老袁,这回你家里应该不会再有断炊之忧了吧。”

    袁青花大笑,“东主啊,不瞒您说,自打您亮出金身后,我老袁是百忧齐至。老袁我现在忧愁的不是断炊,却是忧愁怎么将我家的院子给封起来才好。只要一睁眼睛,我家的院子准是满的,各式各样的值钱物件,填满了我家院落。我每日旁的事儿没法干,就顾着打扫庭院了,这两个月下来,我的老腰都要断了,没奈何,连夜拖着老婆孩子搬了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