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从凡间来 > 七十五章 霸老
    “你便是钟家的家主钟会?”

    高鼻深目老者盯着须眉皆白的道人,冷声喝问。

    须眉皆白道人微微一笑,“正是区区,不知仙兄大号,仙乡何处。”

    他正是钟家家主,怎么也没想到,自家折腾的动静,会招来阳尊大能。

    阳尊大能,满淮西府恐怕也不超过一掌之数,眼前就立着一位,简直荒诞。

    且这到来的这位,明显带着火气,让钟会心中烦乱。

    当然,还不至于慌乱。

    他堂堂钟家,也不似泥胎塑成的。

    不说他本身一只脚已经跨入了阳尊的门槛,但是钟家在淮东府的势力,绝非一个阳尊能扫平的。

    何况,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下,他不信高鼻深目老者,敢下杀手。

    “我的名号,你就不必打听了。”

    高鼻深目老者根本不理会钟会,阔步朝晏姿行去。

    行至近前,躬身对晏姿行礼道,“见过副掌门大人。”

    随他同来的六人,皆躬身行礼,“见过副掌门大人。”

    高鼻深目老者七人这一行礼,场面全乱了。

    一名阳尊大能,六名顶尖阴尊强者,竟冲一个感魂小辈行礼,这感魂小辈还是什么副掌门,这是要逆乱阴阳,倒转乾坤么?

    满场围观的一众阴尊修士,各自瞪圆了眼睛,只觉热血上涌,几要沸腾。

    钟少主和荆南则口中发苦,他二人招的灾,不管结果如何,事了之后,必定无好果子吃。

    晏姿道,“霸老无须多礼,此间之事,便由霸老做主吧,须不得坠了我天下第一门的威风。”

    “遵令。”

    高鼻深目老者朗声道,话罢,一转头,盯着钟会道,“你们真是狗胆包天,也算你们运道好,没撞上我家掌门,和原来的老子,否则你钟家自今日起,就该从淮东消失!”

    他行礼的档口,赵无量便已传音,告知了前因后果。

    高鼻深目老者直听得头皮抽紧,怒火如海。

    “大哥,和这帮混蛋废什么话,就将钟家连根拔起,又能怎的,不然掌门若知晓钟家如此相辱副掌门,怪罪于我等,这可如何是好。”

    高鼻深目老者身后的虎目青年疾声道。

    “是啊,大哥,此事万万不可冒险……”

    “钟家算什么,我等性命要紧,掌门那脾气……”

    “…………”

    随同高鼻深目老者到此的诸人接连开口,皆是催促高鼻老者向钟家下手,消弭后患。

    钟会等人直听得后脊梁骨发寒,这到底是一群怎样的家伙,那位没出场的掌门大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怎的连这阳尊大能也畏之如蛇蝎。

    “不能等了。”

    钟会当机立断,不见他动作,便听啪啪两声,才恢复点元气的钟少主和荆南,被抽飞了天,瞬息,跪倒在晏姿身前。

    “副掌门大人见谅,家门不幸,出了这两个孽障,要杀要剐,任由副掌门大人处置。”

    钟会郑重冲晏姿抱拳说道。

    钟少主和荆南完全吓疯了,在两人眼中,威风如天的家主大人竟然罩不住自己,若是那女人心下一狠,自己的小命立时就完了。

    一念至此,钟少主和荆南死命哭嚎起来,不住冲晏姿求饶。

    晏姿道,“钟家主客气了,我说了,此事我不插手,一切交由霸老处置。”

    台下的某人听得暗暗点头。

    聪明人就该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

    钟会心中一凉,他最希望晏姿出面交接,晏姿这一退,局势就失去掌控了。

    “小辈,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某已退一步,你还是舍命不舍财,欺人太甚,找死!”

    霸老冷喝一声,念头一动,直接将荆南化作一捧血雾。

    堂堂天下第一门副掌门受辱,若是不见血,传出去,今后如何见那魔头。

    “南儿,啊……老子跟你拼了!”

    荆父瞬间狂暴,狂暴的真煞还未放出,便见红光一闪,大蓬血雾飚射,荆父消失无踪。

    静,一派死静。

    霸老的滔天煞气,压得满场几要凝固。

    钟会心中的自信,在这两蓬血雾下,荡然无存。

    此前,他始终认为自己已经半只脚,跨入了阳尊之境。

    可此刻见识了霸老这等阳尊中的强者,心头的傲气彻底消弭无踪。

    霸老的强大,他已经无法言说,完全就是高等生命对低等生命的碾压。

    “小辈,某许久不曾杀人,只怕这杀意一放,就收不住了。”

    霸老冷道。

    若按的脾气,自然是将钟家一帮人屠戮干净,才勉强解气。

    可他如今身在天下第一门,很多事都不得不心存忌讳。

    自己是痛快了,若给天下第一门带来了源源不绝的麻烦,那自己的麻烦恐怕就不远了。

    他可不想引起那魔头丝毫的不快。

    噗通一声,钟会跪倒在地,正待开言,两道人影凭空踏入场中。

    左首的白袍青年微微抬手,钟会的身子便自站直。

    右首的光头大汉含笑盯着霸老,朗声道,“淮西府没听过你的字号,你敢在淮西大开杀戒,本尊该说你太自信,还是说你猖狂到愚蠢呢。”

    白袍青年和光头大汉才一现身,满场的气氛,陡然松弛。

    霸老的滔天煞气,似乎伴随着二人的出现,而土崩瓦解。

    与此同时,场中的气氛喧腾到了极点。

    不消谁解说,谁都意识到突至的白袍青年和光头大汉,皆是阳尊大能。

    天降奇缘,一日见得三位阳尊大能,满场不知多少人热血沸腾,认定今日便是生平的最高光时刻,这一日所见,恐怕足够这一生的吹嘘了。

    “陈府主,耿长老,你们终于老了,为钟某做主。”

    钟会终于再度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泪纵横。

    钟家夫妇和已经吓成鹌鹑的钟少主,同时跪倒,不住叩头。

    钟会才喝出口,场中喧嚣再起。

    “淮西府第一副府主,长老院掌院长老!”

    “今日能得见二位大人天颜,真是死而无憾。”

    “这下好了,我淮西最顶尖的大人到了,看这魔头还敢猖狂。”

    “………………”

    一时间,场下私语声,传音,交织一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