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八章 雪仙
    临去之际,许易和胡春友等人交换了玺印上的发纹印记。

    这些发纹印记,正是玺印之间沟通消息的关键。

    离开散社的盟殿后,许易租了一处炼房,便入内闭关去了。

    散社虽是联盟,但并非权力组织,内部人员的联系颇为松散。

    一言蔽之,散社就是给你一张护身符,但具体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还得看个人努力。

    譬如,胡春友等人,乃是文化界的明星,他们靠交游,出入各等高端场所,充当各种华丽背景,便足以维系高质量的生活了。

    许易加入散社,求得正是人脉和护身符。

    他未来的主要精力,当然放在火系天元种子的培育上,也就是寻觅真正的火灵之地。

    此刻他闭关,不过是等体内的紫海腾尽,丹田恢复,除此外,也在静静等待心头浮现的文字,现出全貌。

    ……………………

    一方木屋悬在崖上,屋前青草茂密,屋后翠竹葱茏。

    敞开的轩窗,正将满目的翠竹放入,风摇枝动,哗哗有声。

    一位白衣丽人静静地坐在窗前,手中抚弄着一把寻常材质的银刀,清丽如雪的容颜映在刀身,眼神悠远,似乎透出了这方世界。

    咚咚两声,木门轻响,白衣丽人神念一动,木门自动打开,一位青袍男子跨入屋来。

    这人二十出头的样貌,容颜俊美,气度雍容,举手投足,给人的感觉极为玄妙,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和谐。

    似乎这一天一地,天然就该和此人交相融合,毫无差池。

    青袍男子温柔地注视着白衣丽人,微笑道,“不错,很是不错,超乎我的想象,雪儿你竟这般快接点元成功了,哈哈……”

    青袍男子笑得极为畅快。

    白衣丽人郑重一礼,“我能有今日,皆耐龙兄之助,大恩不敢言谢,容后必报。”

    青袍男子面上一暗,温声道,“我的心意,你真一点也不明了么?”

    青袍男子摆摆手道,“不提这个,听雍奴说,你除了闭关,便是在此静坐,如今既已点元,何不走出去看看,也许会有别样发现也说不定。”

    静立门外的两队随侍,静皆屏气凝神。

    领队的女侍正是长候此处的雍奴,她干脆就收敛了全部的气息,死死咬紧了牙关。

    她怎么也没想到主上这如神只一般的人物,竟也会这般面目。

    在她的印象中,主上几乎终年也难得开口,便是开口也是法音神意,出口成宪,怎会用如此商量的口吻。

    其实,自打数年前,主上将这昏睡的女郎带回,雍奴就觉得莫名诡异。

    毕竟,这女郎乃是人族,且是修为低微的人族,主上何等身份,无论如何不该和这卑微的人族扯上关系。

    雍奴亲见自家主上花费偌大力气,将这白衣女郎就活,又不惜代价地助这白衣女郎修行。

    到得后来,这女郎竟在七星峰上开辟了这座木屋,培植了无数凡草,杂竹。

    七星峰是整个仙宫的最高峰,向来是仙宫有数的禁地之一。

    整个东海妖域的顶尖大人物,能入得仙宫的,两只手数的过来,而能进入七星峰的一个没有。

    神圣的仙宫世界,灵气浩荡,灵种遍地,主上喜洁,整个仙宫一片素白如雪。

    七星峰上的木屋,和屋前屋后的怪异植被,就生生卡进了这充满仙灵之气的纯白宫殿,要多刺目,便多刺目。

    自此,这白衣女郎的生活,便被切作了两部分。

    一部分便是修炼不辍,一部分便是修炼结束后,藏身于这木屋中,待上一日或两日,便又转入修炼。

    白衣女郎的天赋实在不差,又有主上的供应的珍惜修炼资源,数载下来,白衣女郎的修为竟突飞猛进,成功点元。

    如此大恩,也不见这白衣女郎对自家主上,如何假以辞色。

    反观自家主上,却是越发地爱重。

    雍奴暗想,整件事简直诡谲到了极点,若是传开,整个东海妖域非爆炸不可。

    就在雍奴心念万千之际,不出意料,白衣女郎拒绝了青袍男子的提议。

    青袍男子心中沉沉一叹,竟生出一种进退失据之感。

    “如果无事,我想闭门静坐,就不留龙兄了。”

    白衣女郎竟下了逐客令。

    青袍男子微微一笑,便待告辞,雍奴那边忽有了动静,便见她跪拜于地,掌中托着令玺道,“启禀主上,又有数篇佳作,流传了出来。”

    青袍男子神色稍展,“传来。”

    雍奴麻利地取出纸张,录下诗作,青袍男子大手一招,诗作如瞬移一般,落入他掌中。

    他才扫了一眼,便忍不住叫好道,“好一个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好一个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秋水向东流……我东海妖域何其多才士,雪仙,你来看看。”

    雍奴知晓,自己今番又做对了。

    和这白衣女郎相处数载,虽不曾说上十句话,但雍奴却知晓这白衣女郎,娴静之际,喜爱品读诗作。

    故而,闲暇,她也会暗暗收集诗词集作,悄悄放上木屋中倚窗的书桌,白衣女郎果然常常翻阅。

    此刻,见主上要被驱离,雍奴赶忙用玺印,传讯而出,索要近期佳作。

    她在这仙宫中,身份低微,可放到整个东海妖域,却是无数大人物都要小心对待的上差。

    顿时,便收集了十数处传来的佳作,巧而又巧的是,这十数处传来的作品,却有七八首,完全重合。

    细细一品读,才发现那重合的作品,果然篇篇上佳。

    她立时知晓,有这些佳作在,主上便能在这白衣女郎处,多待片刻了。

    青袍男子的反应,也印证了她的猜测。

    白衣女郎接过青袍男子递来的纸张,凝目瞧去,立时浸入到了诗作充盈起的优美意境中。

    忽的,两行文字映入眼帘:“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白衣女郎如遭雷击,玉面顿时化作霜雪,灿灿星眸瞬息盈出雾气。

    青袍男子心中一颤,宽慰道,“雪仙,真是性情中人,不瞒雪仙,这八篇作品,首首奇绝,各擅胜场,但龙某也最喜爱这首‘问情篇’,立意之高,扫尽无数虚假缠绵,甚合我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