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九十三章 门规
    许易根本不理会满场的热烈,盯着苗晴空道,“苗长老,现在该不会说我没资格理会东华之事了吧。东华门规第一则第一条,颠覆宗门,为大逆之极,当受万箭穿心而死。苗长老,请上路。”

    话音方落,一道恐怖的剑气瞬息显现,直击苗长老。

    早有准备的苗长老周身瞬间披就金甲,冷喝道,“王千秋大逆,诛之,当为副宗主。”

    喝声未落,剑气已然加身。

    苗祖平静的双眸闪过一缕阴霾,大掌挥出,那柄巨剑,瞬间溃散,他在心道,“不过如此。”

    下一瞬,无数剑气横空阵列,苗长老的身子猛地被恐怖的剑阵定住。

    无数道剑气,如扎花一般,齐齐射在他胸口处。

    苗长老自紫域中费了无数辛苦锻造的护体宝甲,根本不能防御那诡异的剑气分毫。

    当场被万箭穿心,整个身子被可怖的剑气彻底撕裂,元魂也一并被搅碎。

    满场气氛,瞬间冰封。

    这可是苗祖亲自出手干预,苗晴空依旧被当场斩杀。

    何仙君面色惨白如纸,心神大乱。

    他不愿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也不敢相信。

    若是相信,本就狂暴的心魔,必定深植,自此再难拔除。

    可若不信,腥红的血液,洒在眼前,又怎么欺骗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

    “东华门规第七则第十三条,杀伤同门,判入幽狱。门规第二则第四条,兼理掌教等同掌教,以下犯上,罪不容诛。老何,请上路。”

    许易口诵着门规,心中却想着秋露,掌中剑气爆射而出。

    忽的,何仙君掌中多出一柄宛若融在空气中的长剑,明明灭灭,剑光一闪,许易激发的剑气,立时被荡开。

    何仙君身形暴涨,凌空死死盯着许易,“王千秋,何某等今日,已有二十年,你若不死,东华不静!”

    掌中长剑瞬息卷起风暴,满座众长老无不退散。

    有那识货之辈,口中连连惊呼,“神灵之宝,何长老竟炼成了神灵之宝!”

    风暴袭来,整座天宇殿都在摇晃。

    许易不退反进,如电光一般,直射何仙君。

    剧烈的风暴撕裂了他的衣衫,许易蜷曲了戴着草环的指头,轻松贯穿了风暴,大手探出,咔嚓一声,秋水长剑出现裂纹。

    咔!

    秋水长剑竟被许易的手掌隔空拗断,半截长剑轻松切下了何仙君的头颅。

    何仙君瞪圆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许易,忽的,面上的神色转为平静,似乎彻底释然,再不受心魔之扰。

    何仙君虚弱的元魂才要溢出,许易弹出一记指风,何仙君虚弱的元魂瞬间破碎,如烟消散。

    “裂空手,世上竟能复见裂空手,你和东海龙景天到底有什么瓜葛。”

    苗祖平静问道。

    似乎死去的许光明,苗晴空,何仙君,都未让他的心境,产生丝毫的波动。

    许易根本不理会他,转视夏神尊道,“昔年,朱掌教曾替我与夏道友订下七年之约,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却是许某爽约了。为表歉意,许某愿意让夏道友先击三招,不知夏道友意下如何?”

    夏神尊冷声道,“夏某还未入真丹后期,虽说只有一步之遥,却始终不曾跨越,三位真丹前期,在你手中,丝毫无反击之力。即便你让夏某三十招,夏某与你对战,也不过是自寻死路。七载之约,你既延约十三载,夏某也延十三载吧。”

    夏神尊竟直接避战,而且还找了个冠冕堂皇、让许易都没办法拒绝的理由。

    “夏道友如此说,许某若硬要逼战,却是许某的不是了,便依夏道友之言。”

    话罢,许易陡然想起一人,道,“不知夏道友可知封冰其人,也是你圣族子弟,当年和许某有过一段缘法,曾并肩作战,共抗妖族,听闻他回归了圣族,却不知如今何在。”

    许易所说的“封冰”,正是当初三圣子派去追杀许易之人,封冰真名孔藏,乃是夏道友的亲生兄弟。

    临去之前,封冰曾寻夏神尊借宝物,一番冲突后,夏神尊将一具丹尸给了封冰。

    未料,许易和封冰同被已成妖仆的焦大先生,骗去了妖宫,和当时的四阶大妖胡景辉,一场大战,许易引爆了极水珠,终结大战,自此,封冰也没了下落。

    事后,许易询问元天司,元天司只说去仔细寻找过,没有封冰的下落,还道,连他都活了下来,有丹尸护佑的封冰,多半无事。

    对封冰,许易的感觉很复杂,虽明知是敌人,却有同心同德共战胡景辉之旧谊,算一种另类的朋友。

    夏神尊凝眸道,“许道友何必明知故问。”

    许易何等聪明,朗声道,“夏道友以为是我杀了封冰?若真是我下的杀手,于今还有必要对你隐瞒?你以为许某会畏惧圣族?今日,便当着你的面杀一圣族子弟。”

    他话音方落,孔璋亡魂大冒,掉头就逃,口中惊呼,“苗祖,我若死,一切皆休,夏道坤,你还不出手!”

    夏神尊无动于衷,似乎还深深沉浸在许易的那番话透出的信息中。

    苗祖却终于有了动作,大手一切,掌中切出一道光墙。

    那道光墙,宛若开启的光门,不断翻转,每一次翻转,便会衍生出一道光墙,如一本从三百六十度每一个角度都分出一页的特大号光书。

    光书打开,烈芒普照,直击许易。

    “剑来!”

    许易冷喝一声,无数剑气,如一根根丝线,围绕他周身,瞬间编织出一套剑衣。

    那套光书衍生的恐怖杀意和禁制之力,立时被阵列在许易周身的剑阵抵消。

    “意如浑天,万化象形,怎么可能!”

    始终平静的苗祖终于变了脸色,怔怔盯着许易,如看妖魔。

    剑意加身,无数道剑气又自剑意中衍出,如一条飞来的电光锁链,瞬息追上已遁出千余丈的孔璋。

    剑气锁链轻而易举地便缠上了孔璋的脖颈,轻轻一搅,便将孔璋的头颅切了下来。

    至此,孔璋也未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