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九十五章 真意之战
    “神魔手段,神魔手段,啊,不干我事,不干我事……”

    已有崩溃的强者,开始夺路而逃。

    许易杀心已炙,掌中清光如龙绽放,任一众强者祭出何等防御,都是一鼓而破,瞬息毙命。

    半天里的三千甲士,亦惊呆了,领头的三大首领,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百余历劫强者围攻,竟被打的落荒而逃,他们这三千甲士就算合力,也万万敌不过那百余历劫强者的。

    许易眼中根本无视了眼前的慌乱,他只杀人,杀围剿他的人。

    掌中清光,似乎根本不属于此界的本领,那些强者的灵力,无论激发出何等神妙的防御,在这高冷的清光面前,都恍若不存在,轻易地被突破,头颅轻松地被斩下。

    几乎顷刻间,十二神将,七大派,三十六正门那些为利而动的强者,如滚汤泼雪般,被许易杀了个干净,有蚩毋虫在,无一道神婴能遁走,尽数被绞杀当场。

    “杀了他,给朕杀了他!”

    龙源首声嘶力竭地吼叫,满目充血。

    立于半空的三千甲士的三大首领,却宛若泥胎木塑的雕像,没有丝毫动静,不发一言。

    许易缓缓向龙源首逼近,龙源首终于慌乱了,急声狂喝着“护驾!”

    不管他怎么呼喝,身前无一人拦阻不说,身边之人也急急散开。

    他得国不正,身边之人本就因利而结,哪里有忠心。

    何况,眼前的许易恍若神魔,那么多绝世强者,都瞬间化作齑粉,怎能让人还生的出抵抗之心。

    眼见许易和龙源首相距不过百丈,一道身影腾来,横在了中央,正是东海翡冷剑异步新。

    “你很强,真的很强,强到连我对上你,也没有丝毫必胜之心,可我还是来了。”

    异步新终于睁开了始终惺忪的眼睛,眼中的浑浊已然不见,只有爆闪的精光。

    许易盯着异步新,他能体味到这个人的与众不同,淡然道,“你也是为伪帝张目的?”

    “救我,先生救我,乌风国我愿与先生共享!”

    龙源首宛若抓住了救命稻草,急急行到异步新身后,情真意切地呼唤。

    异步新看也不看他,盯着许易道,“某跨越山海赶来,只为见你一面,区区帝主,与我何干?你既如是说,我便送你个人情。”

    说着,他掌中锈剑一转,龙源首的头颅掉了下来。

    蚩毋虫长鼻一吸,许易掌中击出一道清光,将蚩毋虫喷出的鼻息斩断,大手一挥,便将龙源首的神婴擒入掌来。

    瞬息,他掌中生出一道炼魂禁笼,龙首源的神婴被锁入禁笼中,顿时,禁笼生出一道道的光鞭,祭炼起龙首源的神婴来。

    足足祭炼了百息,龙首源撕心裂肺的神婴终于被祭炼成了一段飞烟。网

    “你的人情,我受了,你拔剑吧。”

    许易看出异步新是哪一类修士了,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交战的欲望。

    异步新道,“你练就了真意神通,我却还缺临门一脚,和你对战,我是以身殉剑,也许便没机会再和你说话了,敢问你的真意神通唤作何名?”

    “三心二意剑!”

    许易道,“你出剑吧,我赶时间。”

    异步新似在深思,缓缓点头,掌中锈剑打个倒旋,凌空一跃,便已刺到许易眉心。

    那柄锈剑方跃起,全场众人顿时感觉一座汪洋大海,陡然被移到了自己眼前,铺天盖地朝自己压来。

    霎时间,跌倒在地,口喷鲜血者,不计其数。

    许易掌中旋出一道清光,直朝锈剑卷来。

    清光方动,那锈剑倒飞而回,跃回异步新掌中,横在了他的眉心处,一道清光正击在锈剑上。

    “好!”

    许易大喝一声,由衷地叫出好来。

    看起来极为简单的对攻,他却深深体味出了异步新的剑道高妙,正是:来如雷霆施暴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异步新虽未掌握真意,却击出了汪洋的意境,却能立时转攻为守,防住他的一击,这是他修成真意神通以来,从未有过的。

    清光击在绣剑上,铁锈顿时寸寸剥尽,露出一把通体放光的宝剑来。

    宝剑环绕异步新周身急速旋转,越转越快,易步新整个人被一团高速凝聚的光圈环绕,剑光所及,方圆百丈内,寸草不生,退得稍慢的十余人,直接被那狂暴的剑光绞杀成了齑粉。

    下一瞬,异步新也消失了,疯狂的剑光猛地浓缩成一道闪亮惊人的光斑,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直直朝许易射来。

    许易眼中迸出灼目的亮光,心如沸海,意如赤子,双掌一合,一开,一柄清辉在掌中凝聚成一把寸许长的宝剑,宝剑方生,方圆十里内,历劫以下强者,无不口喷鲜血,纵使强如陶景圣亦是七孔溢血。

    清辉宝剑凭空一跃,才要迎着那道光斑撞去,攸地一下,光斑消失了,一人一剑落在了地上。

    人是异步新,整个人完全干枯了,缩小成了婴孩大小。

    剑是锈剑,光华不再,恢复了锈迹斑斑的模样。

    非只如此,整把锈剑寸寸龟裂,似乎只要再拿起来,必定会段成无数截。

    许易心中并未生出丝毫胜利的喜悦,反而如临大敌,连背脊上的汗毛也一并绽开了。

    他死死盯住异步新的尸身,忽的,一道光芒闪出,正是异步新的神婴。

    蚩毋虫才要扑上,却被许易凝聚的清辉剑一逼,远远退开。

    异步新的神婴没有恐惧,更没有对肉身死亡的哀痛,整个神婴宛若初升的太阳,生机勃勃。

    异步新的神婴冲许易一抱拳,“多谢许兄,许兄接剑!”

    神婴喝声方落,小手一张,许易宛若置身于无边汪洋,滔天水汽汇聚,整个王庭顿时化作一片泽国。

    神婴小手一张,无边汪洋铺满了天际,万重水浪开始汇聚,一柄贯穿天地的巨剑,瞬息凝聚。

    无边东海,终成真意,异步新解体成道。

    巨剑汇聚,恐怖的剑意油然而生,来不及退走的上万生灵,瞬息被庞大的剑威压成了齑粉。

    “开!”

    异步新的神婴怒喝一声,贯穿天地的巨剑,猛地下压,整座王庭都在这巨大的剑意攻击下,寸寸消融。

    许易闭上了眼睛,才凝聚的清辉剑跃回他的掌中,他全是的气血闭紧,灵力收缩,整个人一片空灵,霎时,天边出现了一抹血红,血红涓滴下落,地上出现了绿痕,汩汩而生。

    无边的哀伤,从天而降,伴地而生,绿痕越涨越高,血红越落越深。

    那绿痕和血红,完全无视了异步新神婴击出的滔天剑意,自由地在天地间生长。

    异步新的神婴仰天遥问,喟然道,“好一个至哀之意,天与地的情绪,竟有人能将天与地的情绪炼入神通,化作真意,异某死而无憾。”

    霎时,贯穿天地的巨剑消失,异步新的神婴冲许易一抱拳,乘风而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