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月光

    地毯吞噬了傅斯年的脚步声,悲痛的抽泣让他骤然停住脚步。

    月色亮如白昼,巨大的落地窗边,单薄的女孩双臂蜷缩在胸前,头抵着玻璃,哭得力竭声嘶。

    睡衣下,她薄薄的肩胛骨轻轻颤抖着,显得那么绝望,那么无助。

    傅斯年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那个背影。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季半夏。季半夏,是坚强的,微笑的,绝不服输的。

    这个深夜里痛哭得几乎晕厥的女孩,如此陌生,陌生得让傅斯年的心狠狠的抽痛起来。

    心脏的某一处,有一种瞬间割裂的错觉。

    傅斯忘记了呼吸,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紧手中的纸袋,纸袋里,装着顾浅秋送给他的礼物——一个按照她的模样定制的仿真玩偶。

    他和季半夏,只隔着一个客厅,八十呯的距离,只需要几十秒钟,他就可以走过去,将她拥入怀中。

    走过去!走过去!这种冲动强烈得让傅斯年浑身颤抖,所有的血液都冲到大脑。

    仿佛过了一秒钟,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傅斯年看着季半夏擦干泪水,看着她抱着手臂梦游似的走回自己的房间,他甚至看清了她红肿的眼,苍白的脸。

    可她,却根本没注意到门厅暗影里的傅斯年。

    季半夏的房门,终于喀嗒一声关上了。

    傅斯年虚脱般的扶住墙壁。当他闭上眼,长长呼出一口气时,他发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水。额角的汗水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冰凉得让他心悸。

    傅斯年不知道自己手中被叫做“小秋”的玩偶已掉落在地。他缓缓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脚步很慢,却显出几分踉跄。

    大哭一场,季半夏的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她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月光发呆。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季半夏脑海里,忽然浮出这首老歌的旋律。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时,她还是个不知忧愁为何物的小女孩,可那悲伤的旋律,却让她一听倾心,莫名的伤感。

    世事就是如此。有些感情,即便生根发芽,也注定不能长成参天大树。有些人,即便会擦肩而过,会驻足回眸,也注定是要错过的。

    正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季半夏,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她惊得倏然坐起身来。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为什么会有烟草的气味!

    是傅斯年回来了吗?可傅斯年不抽烟啊,她好像从来没见过他抽烟。

    季半夏惊出一身冷汗,房间里没有任何可用的家伙,她在手机键盘上按下110,手指压在拨出状态,在衣橱里找了只结实的实木衣架,走到门边屏息听着。

    门外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季半夏的心跳却越来越快。

    她的门锁着,这公寓的房间密封性也很好,但她却闻到了越来越浓的烟味!

    季半夏紧张得直冒汗,她极轻极轻的打开门锁,把门打开一条缝。

    浓烈的烟草味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她慌忙捂住嘴,生怕自己咳嗽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