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烦躁的身体

    背起包包,季半夏走出卧室,准备出门。

    快走到到门口时,正好傅斯年从卧室出来,二人在客厅碰面了。

    季半夏愣了愣,微笑着扬手跟他打招呼:“早!”

    傅斯年也愣了愣。他头发凌乱,双眼发红,脸颊上隔夜的胡茬长得茁壮茂密,看上去十分憔悴。

    他看着季半夏,没有说话。

    季半夏也不以为意,笑了笑就准备继续往前走。

    “晚上的拍卖会。别忘了。”

    身后突然传来傅斯年声音。嗓子很嘶哑。

    季半夏迟疑着没有转身:“可以不去吗?我今天要去学校。”她晚上想一鼓作气把论文的第二部分写完。

    “不可以。这是协议中合作的一部分。”傅斯年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又想起昨晚痛哭的她,那两片蝴蝶般薄薄的肩胛骨。

    “那好吧。晚上见。”

    季半夏也不拖泥带水。想通了,放下了,她大方的很。契约精神她有,商业合作精神她也不缺。再说她也没去过拍卖会,正好长长见识。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傅斯年满意的点点头,朝洗手间走去。

    季半夏也朝门厅走去。

    突然,她的眼神被地上的东西吸引住了。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个人形的玩偶。

    漂亮的波浪卷发长及腰身,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嘴唇微笑的弧度温柔迷人。这玩偶,看上去和顾浅秋几乎一模一样!

    顾浅秋的仿真玩偶。

    季半夏看看门厅边柜旁的纸袋,心中顿时了然。

    昨晚傅斯年把纸袋放在边柜上时,大概没想到纸袋会掉下来吧?如果看到“小顾浅秋”被摔到地上,他一定会心疼吧?

    季半夏把“顾浅秋”放进纸袋里,又把纸袋在边柜上放好,这才出门。

    洗手间里,正用冷水洗脸的傅斯年,听着季半夏的关门声,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正审视着另一个人。

    也许,他应该像季半夏一样,痛哭一场,让所有的郁闷都随泪水挥发掉。

    昨夜的痛哭,今晨的释然,季半夏的心路历程,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她放下了。

    这样,真的很好。

    傅斯年打开花洒,用冷水冲刷着烦躁的身体。

    季半夏没想到信息采集竟然这么麻烦。她错过了本学院的信息采集工作,现在只能跟文学院的学生一起排队。等文学院的学生采集完了,才能轮到她。

    等信息采集完,已经下午了,季半夏又累又饿,害怕又错过了,她中午一直守着,连午饭都没有吃。现在真有点头晕眼花。

    她正准备随便买个面包吃一点,包里的手机响了。

    傅斯年来电。

    “喂?有事?”季半夏有气无力的接起电话。拍卖会不是晚上吗?下午他打什么电话?

    “过来吧,我在你们学校门口。”

    傅斯年来接她?难道拍卖会的地址很远?必须下午就出发?季半夏也没推脱,既然答应了傅斯年,她也没必要那么别扭。

    她摸摸空荡荡的肚子,无奈道:“好。我马上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