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眼底的宠溺

    季半夏低着头走出试衣间时,女经理已经带着助手,端着一盘盘的首饰在等着她了。

    季半夏垂着眼睛,尽量不让人们发现自己红肿的眼皮。

    “来,试试这条项链,配您这条裙子是再合适不过了!”女经理手里拎着一条造型独特的珍珠项链,对季半夏笑着说道。

    “还有这对耳环,配露肩礼服特别漂亮!”助手也不甘落后。

    听着嘈杂的声音,季半夏觉得好累。她摇摇头:“谢谢,不用了。我不喜欢戴首饰。”

    季半夏的态度很坚决。甚至带了点赌气。

    女经理和助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齐齐看向傅斯年。她们知道,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话事者。

    看着季半夏眼皮上可疑的红肿,傅斯年说不出心中的感受。

    “既然她不喜欢,那就算了。”他向店员们吩咐道。

    “还有这个,也麻烦你们拿走。”季半夏把脚从高跟鞋里拿出来。穿高跟鞋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店员们面面相觑。不戴首饰还勉强说的过去,可是不穿高跟鞋,那件裙子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啊!

    “那就拿走吧。”傅斯年朝店员点点头。

    既然不喜欢,那就不穿。他傅斯年的女人,穿什么都体面。即便是睡衣出街,也没什么不可以。

    其实,因为拍卖会置装只是借口。他只是想带她出来,想送她东西。也许是为了弥补什么,也许,只是为了多一点独处的时光。

    傅斯年不让自己想这些,每当这样的念头冒出来,他的大脑就会努力屏蔽掉。

    季半夏最终还是穿了一双平底鞋。傅斯年挑的款式,有些像芭蕾舞鞋的样子,平底的也很搭她的小礼服。

    季半夏很沉默。傅斯年也没有说话。二人之间的气氛紧张而诡异。

    拍卖会并不像季半夏想象的那么神秘,也就是一群人轮流报价,那些展示出来的奇石,动辄上百万的价格,季半夏也看不懂。

    不过,由于傅斯年赏脸过来了,承办者带着无上的荣幸,隆重向众人介绍了傅斯年和他的未婚妻季半夏。

    季半夏一时成为场中所有人的焦点。

    傅斯年本来还有点担心季半夏撑不住场子,结果看她一脸淡然,一点紧张局促的样子都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这丫头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在她的身上,有着无限的可能。

    季半夏枯坐了一一会儿,准备去洗手间一趟。她不习惯化妆,老担心睫毛膏会花了。

    傅斯年看着她的背影,窈窕纤细,背挺得直直的,穿着小礼服也大步大步的走路,没有一丝一毫的矫揉造作。

    傅斯年一直盯着季半夏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视野中。

    走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了照,季半夏安心了,睫毛膏还好好的,妆容也很服帖。

    她刚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洗手,一个阴阳怪气的女声钻入她的耳中:“哟,这不是傅总的未婚妻吗?真是好久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