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适用于傅斯年

    人们常说,男女性接触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这个规律,并不适用于傅斯年。

    季半夏已经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亢奋了,他甚至冲动得连眼睛都红了,可是,就在二人衣衫几乎已经褪尽的时候,傅斯年突然就停住了,他背对着她捡起地上的外套和衬衫,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冲出了门外。

    他逃走的样子很狼狈,只穿着长裤的样子,甚至有些可笑。

    季半夏呆呆的站在空荡荡的客厅,双手捂着**的前胸,心里百感交集。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算不算半推半就,她只知道,她是真的爱上傅斯年了。

    她爱他的微笑的样子,爱他说话的样子,爱他深不见底的眸子,爱他的冷漠疏离,也爱他的炽烈如火。

    然而,就在她几乎已经放弃抵抗的时候,他选择了转身离开。

    傅斯年一夜未归,第二天,有管家模样的人来拿傅斯年的东西,带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小纸箱,临走的时候,他递给季半夏一张卡:“季小姐,这是傅总让我给您的。傅总这段时间不回来住了。他让我转告您,让您安心住着。”

    季半夏没有接那张黑色镀金的信用卡:“不用了。您拿回去还给他吧。”

    管家没有说傅斯年去了哪里,要去多久,季半夏也没有问。

    傅斯年的意思,她明白。他不想再给自己任何擦枪走火的机会。他未来的规划里,没有她这个人。

    就在傅斯年搬走的第二天,季半夏也离开了这所公寓。

    她住在迟晚晚的宿舍,每天去图书馆看书写论文,三天和连翘视频一次。季半夏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日子充实忙碌得让她来不及想任何人。

    顾青绍基本上每天都会联系她,有时候问问学校的动态,有时候发几条笑话,有时候拍一张柳树初生嫩芽的图片发给她。联系虽频繁,但他从来没说过什么暗示的话,所以季半夏也不觉得讨厌,仍是当普通朋友那样安心的来往着。

    这天是周末,季半夏整理东西忽然想起买来准备送给顾青绍的那几个玩偶,便给顾青绍打了个电话。

    “半夏?”顾青绍的声音透着股难以置信。

    “嗯,是我呀。你今天方便吗?我过来看看你?”

    “当然方便。你什么时候过来?”顾青绍坐在轮椅上,朝旁边伺候的王妈挥挥手,示意她走远一点。

    和半夏的电话,他不想和第二个人分享。

    “我下午过来吧,大概三点钟左右。”

    约好了见面的时间,顾青绍急匆匆的推着轮椅往回走。王妈忙跟上去:“小少爷,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在外面多呆会儿?”

    “不了。”顾青绍心急火燎的往回赶。一直住医院里,他很久都没好好看过自己的样子了,万一形容枯槁,岂不是唐突了佳人。

    王妈心里直犯嘀咕,少爷平时最不耐烦呆在病房,今天这是怎么了?

    顾青绍回到病房就开始忙活了:“王妈,把镜子拿过来。”

    照完镜子,顾青绍让王妈给管家打电话,找个理发师过来。

    王妈正要答应,顾青绍又发话了:“找三个过来,我好挑一下。”

    看着顾青绍激动兴奋的样子,王妈在心里暗暗嘀咕:小少爷今天怎么像公狗发情似的?只差没昂着脖子嗷嗷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