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抹痛楚

    屋子收拾好了,迟晚晚见厨房也很大很干净,动了自己做饭的心思:“半夏,我们去买点锅碗菜刀之类的吧!以后可以自己做饭吃,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多方便呀!”

    在家吃干净又便宜,季半夏点点头:“好哇!那我们去超市先买个锅,买把菜刀吧!”

    临出门,迟晚晚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她脸上满是甜蜜的笑意:“干嘛?想我啦?”

    季半夏听见了,笑着做了个“好肉麻,好恶心”的表情,迟晚晚推她:“到前面等我!不许偷听!”

    季半夏笑嘻嘻的走到前面树下等迟晚晚。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挂断电话走了过来。

    “是不是大叔的电话?我今天是不是有大餐吃了?”季半夏笑着打趣她。

    迟晚晚撅嘴:“他出差啦!不过周日会赶回来的。到时候我让他请你吃大餐,好不好?”

    季半夏叹口气:“唉,我跟大叔真是太没缘分了,我周日要去傅家。”

    “好哇!你还说跟傅斯年没关系,都发展到要见家长了!”

    “见什么家长啊……是他爷爷想见我。你忘了,我是他的合同女友……”季半夏真的不想提傅斯年,提到了,心口就会痛。

    迟晚晚也不说话了。二人默默往前走。

    到超市买了东西出来,迟晚晚看旁边有家冰品店,又闹着要吃冰淇淋。

    “晚晚,天气又不热,吃这个你不怕痛经啊?”季半夏不吃,也不让迟晚晚吃。

    迟晚晚很嘚瑟的挑挑眉:“当然不怕!我有大叔为我暖床!”

    迟晚晚蹦蹦跳跳的去买冰淇淋了,季半夏拎着一大袋东西在路边等她。

    马路上,一辆匀速行驶的车突然减速。

    车里,顾浅秋不解的看向傅斯年:“斯年,怎么了?”

    傅斯年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似的,眼睛盯着路边,一眨不眨。嘴角抿得紧紧的。

    顾浅秋顺着他的目光朝路边看去。

    只见超市门口,季半夏正拎着一大袋东西站着,袋子很大,东西很多,越发衬得她单薄纤瘦。风吹起她的长发,侧面美得像一幅画。

    酸意弥漫,顾浅秋努力的微笑:“斯年,那不是季小姐吗?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傅斯年还是恍若未闻。他的目光,被季半夏牢牢占据了。

    那么大一袋东西,他看着都觉得吃力,她却安之若素,脸上还带着微笑。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重负。

    拿两瓶以上的饮料,顾浅秋都会喊重。在傅斯年的认知里,女人和强体力劳动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而季半夏,却拎着这么重的东西。

    顾浅秋看着傅斯年的脸,手指死死的捏紧安全带。

    此刻,傅斯年的眼中只有季半夏,已经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她的微笑,她的声音,他统统看不见,也听不见!

    无论她怎样努力,即便她的手指已经戴上了傅斯年的婚戒,在傅斯年的心里,季半夏永远是超越她的存在。

    “斯年!”顾浅秋伸手挽住他的胳膊,用力晃动:“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呢?”

    顾浅秋绝望的动作终于让傅斯年回过神来,他有些恍惚的调转目光看向顾浅秋,眼中有一抹痛楚:“没什么。走吧!”

    车子加速,很快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