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诡异了

    夜里下起了大雨,到了清晨,雨越发大了。

    迟晚晚被雷声惊醒,模模糊糊的拉开窗帘看看外面:“半夏,雨好大啊,我们一会儿还去学校吗?”

    季半夏也醒了,呆呆盯着窗外:“不去了吧,我们俩都在家好好养一天,等明天脸上的红肿褪了再说。”

    迟晚晚笑道:“你想的美,哪儿那么容易就褪了,至少得三五天吧!对了,你胳膊还痛吗?”

    “还好。”季半夏有点闷闷的。心情不好,怎么都提不起精神。

    “天!半夏!你快来看!”迟晚晚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手指着窗外,一脸的震惊。

    “怎么了?法海和白娘子在拜天地?”季半夏懒洋洋的,一点要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迟晚晚急得直蹬腿:“你快来看!!是傅斯年的车!傅斯年的车停在我们楼下!”

    傅斯年!

    季半夏掀开被子朝窗边跑去。

    天还没有大亮,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树下,静静停着一辆黑色的suv,那熟悉的车牌,正是季半夏见过无数次的。

    “哇!半夏!傅斯年肯定是来找你的!”迟晚晚眯起眼睛做沉醉状:“好浪漫啊!大总裁清晨守候在楼下,等睡美人醒来,为她送上清晨第一束玫瑰……”

    “去~”季半夏白她一眼,眼神却无法从那辆黑车上挪开。

    车窗贴了膜,她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人。傅斯年的车,为什么会停在这里?

    还这么早,他来找她,会是什么事呢?去傅家看老爷子,约的也是周末啊……

    季半夏想来想去想不明白。迟晚晚已经打开窗户了,见她扬起手就要喊,季半夏吓的赶紧扑过去捂住她的嘴。

    “咳咳,你干嘛!”迟晚晚不满的瞪她:“人家昨天救了我们吔!要不是傅总的面子,你以为我们那么容易取保候审?现在人家等在楼下,你连个招呼都不打,是不是太无情了?”

    季半夏被她的理论搞得哭笑不得:“晚晚,我不想再和他有什么接触,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迟晚晚很鄙视的瞟她一眼:“那是你的事。反正傅斯年帮了我的忙,我是有恩必报的。算了,你不理他,我理他!我自己下去!”

    争吵完,迟晚晚准备拉好窗帘换衣服,眼睛再一瞟,傅斯年的车竟然不见了!树下空荡荡的,哪儿有车的影子!

    迟晚晚揉着眼睛,简直难以置信:“半夏,我的眼睛是不是瞎了,你来帮我看看傅斯年的车还在不在?”

    季半夏朝窗外看去,脸上也有了惊讶:“是不在了。”

    她真的搞不懂傅斯年了。都到她家楼下了,又不上来。说是太早觉得不礼貌,打算停在楼下等等吧,他现在又走了!

    季半夏一头雾水,和迟晚晚面面相觑。

    “啊!百慕大一样神秘的男人!如果不是有了小五,我都要爱上他了!”迟晚晚捂着胸口抒情。

    季半夏叹口气:“我去做早饭吧,你想吃什么?”

    走了也好。每次见面都是煎熬,不如不见。

    季半夏和迟晚晚吃早饭的时候,门被人敲响了。

    “哇!神秘总裁回来了!”迟晚晚一蹦三尺高,扔下碗就去开门。

    门外,站着傅斯年的助理,上次给她送首饰的那个。

    三人都见过面,门一开,彼此都愣住了。看着季半夏脸上的红肿,助理了然的笑了笑。原来又是她。傅总……还真是个情种啊……

    “季小姐,这是傅总让我送给您的。”助理把塑料袋递给季半夏。

    季半夏不接,态度礼貌而警惕:“不好意思,请问这里面是?”

    傅斯年不会又送她一套首饰吧!

    “别多心,里面只是些药膏而已。”助理说着,脑中忽然闪过傅斯年把塑料袋还给他的情景。

    太诡异了,傅总命令他连夜把药膏送到办公室,他还以为他是要亲自送药。结果一大早,傅总又十万道紧急命令,让他来上门送药。

    “嗯,明白了。谢谢你了!”季半夏恍然大悟。傅斯年是怕她脸上的伤,影响到周末的见面吧?所以才一大早派了下属过来送药膏。

    助理走了以后,迟晚晚拧着眉毛道:“半夏,这不对劲,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

    季半夏耸耸肩,是有点奇怪,傅斯年早上都来过一趟了,为什么不自己把药给她?

    迟晚晚开始推理了:“傅斯年现在心里肯定很挣扎,他本来想自己亲自上门送药,但又怕见到你绝美的容颜会越陷越深,所以,他在树下斗争了很久,还是决定让助理送药给你!”

    季半夏愣住了。真的是这样吗?

    对傅斯年那种人来说,真的有越陷越深这种事吗?

    ——————————————————————————

    今日更新完毕,明天见!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