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不开心

    打开袋子,季半夏拿出一管药膏,撕开包装,往指头上挤了一点:“晚晚,把胳膊伸过来。”

    迟晚晚把胳膊伸给她,季半夏把浅绿的药膏小心的涂抹在迟晚晚手腕的红肿淤痕上。

    “哇!好清凉好舒服啊!”迟晚晚夸张的睁大眼:“傅大总裁送过来的东西,果然不是凡品,太好用了!”

    “狗腿!”季半夏被她逗笑了,抬手拍一下她的狗头。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互相涂了药膏,迟晚晚突然注意到袋子最下面还有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半夏,这个盒子里是什么?”

    她把小盒子翻出来递给季半夏。

    很普通的一个白色塑料盒,季半夏疑惑的打开,一下子愣住了。

    盒子里,装着一枚四叶草的发卡。小小的,浅浅的绿色,和连翘送给她的一模一样!

    迟晚晚奇怪道:“这不是连翘送你的发卡吗?怎么跑傅斯年哪里去了?”

    季半夏还没说话,她又开始开脑洞了:“哈哈,我明白了!这是某总裁第二天清晨在枕头下发现的!前一晚……啊啊!”

    季半夏无语望天:“晚晚,思维能不能不要这么发散?这个发卡是新的,根本不是我那个好吗?”

    “新的?真难为我们傅总了,这种发卡虽然普通,可想找到一模一样的,也不是件容易事啊!”迟晚晚惊叹不已。

    将那枚小小的发卡捏在手心,季半夏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甜蜜不是没有,但更多的是恼火。

    傅斯年不是不想和她有任何其他关系吗?不是处处躲着她吗?为什么又巴巴的找了同款的发卡送给她?他都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季半夏想也不想,抓起手机给傅斯年打电话。

    电话几乎是秒通。傅斯年的声音透着点惊讶:“半夏?”

    季半夏吸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冷静一点:“傅总,谢谢你送的药膏。”

    傅斯年似乎有点失望,淡淡道:“不用客气。”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只是合作伙伴,发卡这种东西太私人了,你送发卡给我,似乎不太合适。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让我觉得被冒犯的事。”季半夏一口气说完,中间毫不停顿。

    她说的含蓄,意思却很明白:傅斯年,我们就是生意伙伴,你以后离我远一点!

    电话另一端,傅斯年沉默了片刻才道:“抱歉,让你不舒服了。我本以为,送个一模一样的发卡,会让你开心。”

    季半夏的情绪有点失控了:“不好意思,我不开心!我不喜欢像猴子一样被人逗弄,心情好,就给点香蕉,心情不好,就避如蛇蝎!”

    傅斯年很克制:“你觉得我在逗弄你?”

    “对!”季半夏的眼泪夺眶而出:“我谢谢你昨天帮了我和晚晚,谢谢你的药膏,但我不希望再收到任何来自你的礼物!你的关心,应该留给你的太太!”

    话一说完,季半夏就挂断了电话。

    迟晚晚站在旁边,被突转直下的形势弄傻了眼,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她实在不明白季半夏为什么这么生气。在她看来,傅斯年的举动,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啊!不但不过分,反而还很贴心。

    可季半夏哭的实在太伤心,迟晚晚犹豫了好久,才试探的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半夏……”

    “不要理我!走开!让我一个人呆着!”季半夏烦躁的朝她挥手,哭得泪眼婆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