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劈手夺走

    傅家祖宅在郊区凤凰山,下了高速还得走一段山路。

    出市区后,雨越下越大,雨刷器都有些忙不过来了。傅斯年皱皱眉,打开了交通台。

    主持人的声音飘了出来:预计中的中雨已转为大到暴雨,风力五到六级,山区有可能会有泥石流发生,进出市区的司机……

    季半夏已经无暇关注主持人后面说什么了,她只听清了“山区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如果真发生泥石流,道路中断,今天就去不了了。

    季半夏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见家长这种事,她实在有点害怕。虽然傅斯年说他爷爷很和蔼,但他的父母呢?人好相处吗?会当场给她难堪吗?让她郁闷的是,傅斯年对他父母完全避而不谈,她想问都觉得不好开口。

    正在胡思乱想,傅斯年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今天去不成了,我们回去吧。”

    季半夏大喜,赶紧小鸡啄米般拼命点头:“嗯嗯,天气不好,进山太危险了!”

    傅斯年扭头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的:“那么不想去?”

    季半夏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赶快把眼睛垂下来。傅斯年的眼神,让她心慌。

    “我……只是担心演砸了。”她低声解释。

    “你不用演,做自己就好。”傅斯年看着窗外的路况。

    他没有看她,但这句话却说得那么笃定。仿佛在说,别怕,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有我在背后给你撑腰!

    季半夏默默低下头。甜蜜?惶恐?心酸?满足?她分不清心里的感觉,究竟属于哪一种。

    车内密闭的空间,因窗外的暴雨显得格外安全温暖,二个人都不再说话,傅斯年一路辨认着高速上的指示牌。他们必须找个出口先拐出去。

    雨越来越大,路上开始有暴风雨刮断的细小枝条。季半夏心里开始惴惴不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终于找到出口往前开了一段时间之后,前面出现了一个下陷式立交桥,桥洞里,已经被雨水灌得满满的了。

    傅斯年郁闷得拍了一下方向盘:“**!”

    季半夏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这可怎么办?不上不下的堵在这里,谁知道雨什么时候停呢?

    “这附近有个度假山庄,我们先过去避一阵子吧。不能在这里等,太危险了。”傅斯年打开手机查地图,庆幸刚才在高速上看到这个度假山庄的广告牌时,顺便记住了名字。

    看完路线,准备下车了,傅斯年脱下身上的外套递给季半夏:“穿上。”

    形势险恶,傅斯年脸色冷峻,季半夏不敢再推辞,乖乖的穿上外套。大大的外套,将她衬得格外娇小,她的长发窝在了衣领里,傅斯年没忍住,伸手将她把头发拨了出来。

    “谢谢。”季半夏轻声道谢。她低着头,傅斯年只看到她两排睫毛又长又密,将她的眼神遮得严严实实。

    “把外套裹紧。”傅斯年的声音也很轻。

    说着,他就打开车门先下去了。季半夏看见他撑伞,也从包里把自己的折叠伞拿了出来。

    这么大的雨,两个人自然要两把伞。

    傅斯年撑伞走到副驾的门边,帮季半夏打开车门,见到她手里一柄小小的雨伞时,傅斯年愣了一下。

    季半夏刚要下车,手里的伞却被傅斯年劈手夺走,一下子扔到后座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