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心跳如擂鼓

    “喂……”季半夏意外的看着傅斯年。她刚才没惹他吧?他抢她的伞干嘛?

    傅斯年看着她,长发微微有点凌乱,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弧度漂亮的嘴唇,是浅粉的一抹。她穿他的外套,真是迷人。

    傅斯年匆匆转开眼神:“你那把伞,风一吹就断了,挡不了雨。”

    “哦。”季半夏嘟哝一声下了车,钻到傅斯年的伞下。

    傅斯年的伞确实很大,不过两个人公用,还是有点局促。季半夏小心翼翼的和他保持着身体距离。

    雨大还好说,关键是风大,刚走了几百米,季半夏就开始感到吃力了。

    她穿的是高跟单鞋,走起来累不说,里面已经灌满了水。雨打在脸上生疼,她连眼睛都有点睁不开。尽管傅斯年几乎将伞全倾斜到她这边,她的长裤还是全湿了。

    “还能走吗?”傅斯年察觉到她不对劲,大声问她。

    他的声音被风雨声吞噬了一大半,季半夏也提高嗓门:“没事!”

    话还没落音,一阵狂风猛刮,她一个趔趄,往前踉跄了一步。傅斯年赶紧一把搂住她的腰:“小心!”

    季半夏站稳身子后赶紧道谢:“谢谢。”她小幅度的用力,想脱离傅斯年的手臂。

    傅斯年却对她含蓄的挣扎恍若不见,搂着她的手臂,圈得更紧了。

    季半夏知道自己又脸红了,她的声音小如蚊蚋:“傅斯年,你这样我不好走路……”

    她不知道傅斯年听见没有,他搂着她,将她紧紧锁在自己臂弯里,承担着她的大部分体重,贴着她一起往前走。

    他身上的热气透过几层衣服传到她的皮肤上,让季半夏冰冷的身体一点点变热,她的心跳得越来越快。

    她突然不那么讨厌这骤变的恶劣天气了。狂风暴雨里,她的心悄悄开出了一朵花。

    尽管甜蜜,季半夏还是有些扛不住了。她本来就很少穿高跟鞋,尤其这么大的风雨,还走这么远的路。现在,她的脚疼的要命,估计是磨破皮了。

    “走不了就别逞强了。”傅斯年突然开口了,他侧头看着她的眼睛,语气有点奇怪。不像是责备,倒像是看到一次中奖机会。

    “我哪里逞强了……”季半夏无力的为自己辩解。

    傅斯年也不揭穿她,只把伞塞进她手里,突然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啊!”季半夏惊叫一声,本能的挣扎:“我还能走……不用……”

    “嘘,别说话。”傅斯年压根不搭理她的抗议,自顾自的把她的手臂绕在自己脖子上,继续前行。

    在脚疼得钻心的情况下,被人抱起来走路,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季半夏不想矫情,但抱着她的人是傅斯年啊!

    如果抱着她的人是顾青绍或任何其他男人,她反而没这么紧张窘迫,只不过一次友好的扶危济难嘛!

    但傅斯年就不一样了。他的身体,他的气味,他下颌上微青的胡茬,都让她害羞不安,心跳如擂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