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要彩虹颜色的

    呼吸急促,血液上涌,季半夏的全身都因愤怒而颤抖起来。她怒目看向顾浅秋:“顾小姐,傅斯年也许冷血,自私,势利,但他绝对不会说出这么不堪的话!你这样背后诋毁你的丈夫,心里不会不安吗?”

    顾浅秋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是吗?你这么了解我的丈夫?那‘冷血’‘自私’‘势利’这些词,算不算诋毁呢?”

    二人正唇枪舌剑,傅斯年和司机走了过来。二人都隐隐约约听见后面半句话。

    司机笑眯眯的搭腔:“大小姐,您说谁冷血自私势利呢?”

    顾浅秋朝傅斯年做了个委屈的表情:“斯年,我正在帮你辩护呢,季小姐看来对你有误解。”

    季半夏对他有误解?傅斯年看着季半夏,刚才的‘冷血’‘自私’‘势利’,就是她对他的评价?

    察觉到傅斯年的眼神,季半夏抬头与他对视。

    她心中忽然涌起一股类似悲壮的情绪。现在这是要三堂会审了吗?他们一家子,要联合起来定她的罪,判她的刑吗?

    她冷冷的看着傅斯年,眼神锐利而冰冷。

    压住心中的失望,傅斯年收回目光:“走吧,赶在天黑前回城。”

    上车之后,司机从另一条路绕回城。车里的气氛太压抑,虽然顾浅秋一直在软语娇笑着跟傅斯年聊天,但司机还是觉得后背发凉。

    傅斯年脸上看不出有任何不悦,副驾上的季小姐更是沉默不语,可他就是感到一股浓浓的寒意。

    进了城区主干道之后,路灯已经亮了,天彻底黑透了。

    司机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颈椎,笑着对后座上的傅斯年和顾浅秋道:“幸好赶在天黑前回来了,不然这狂风暴雨的,走夜路还真是够呛。”

    “司机师傅,麻烦您在路边把我放下来吧。”一直安静的坐在副驾上的季半夏,突然开口了。

    司机有点诧异:“在这里下车?这才刚进城区,离您住的地方还远呢!”

    “嗯。没事,麻烦您停一下车。”季半夏很坚持。

    “季小姐,我们送你回去吧!也不在乎这点路了。对吧,斯年?”顾浅秋斜睨着傅斯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傅斯年忍不住皱眉:“李叔,开车,把季小姐送到她家楼下。”

    她厌恶他也好,鄙视他也罢,无论如何,都不该在这种事情上闹脾气,这么大的风雨,打车都打不到,她一个人怎么回去?

    傅斯年心里堵的很。

    听见傅斯年冷淡疏远的声音,季半夏狠狠捏紧了手里的手机。在别人面前,在顾家的司机和顾浅秋面前,他也丝毫不给她任何面子。

    她不用回头,就能知道顾浅秋脸上的笑容有多么得意。

    她欠她的人情,在她说出那句“就该被人强暴分尸”时,已经还清了。

    窗外的雨丝还在不知疲倦的飘舞,季半夏的心,也被雨淋透了。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竟然是顾青绍的电话!

    “喂!”季半夏打起精神,尽量用轻快的声音说话。

    “半夏,在做什么呢?方便接电话吗?”

    “嗯。”

    “你的声音怎么有点嘶哑,是感冒了吗?今天暴雨,你不会是淋雨了吧?”顾青绍关切的问她。

    “是淋了点雨,不算感冒吧。”

    她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还说没感冒,声音都哑了。怎么样,要不要我施展魔法,在你窗台上放一盒感冒药呀?”电话另一端,顾青绍开玩笑般问道,手却把手机捏的死紧。

    季半夏终于被他逗笑了:“好呀!欢迎魔法先生的魔法感冒药。对了,我要彩虹颜色的。”

    傅斯年听着她的电话,眸子晦暗如深潭。

    魔法先生,魔法感冒药,彩虹颜色……这些年轻俏皮的话,跟她的小男友说起来多么甜蜜。

    甜蜜得让他妒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