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不好

    傅斯年陪季半夏替替迟晚晚办好了所有手续。

    季半夏要掀开那块白布时,傅斯年拦住了她:“别看了。你记住晚晚最美的样子就行了。”

    他看过迟晚晚的尸体,死的非常惨。季半夏看了会受不了的。

    季半夏推他:“不用你管!我要看晚晚!”

    “乖,听话。等葬礼的时候再看好吗?那时候,化妆师会把尸体修复好,化一个漂亮的妆。傅斯年搂着她往外走。

    “滚!你滚!”季半夏突然爆发了,她泪眼婆娑的狠狠瞪着傅斯年:“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和晚晚在一起,她就不会出车祸了!都是你害的!”

    她大声哭喊着,踢他,打他。

    傅斯年心疼的将她抱进怀里:“对不起,半夏,对不起……别难过了……”

    “你走!我不想见你!你走啊!”季半夏推他,却虚弱的哭倒在他怀里。

    晚晚,她的晚晚,在她被人嘲笑时挺身挡在她前面的晚晚,在她被劫匪侮辱时破口大骂的晚晚,跟她讲各种无下限笑话的晚晚,有一个苹果都会分她一半的晚晚。

    就这样没有了。不在了。

    她再也不能和她说话,再也看不到她的笑脸了……

    季半夏哭的撕心裂肺,眼泪鼻涕将傅斯年的前襟全湿透了。他抱住她不放手,轻轻的拍她的后背安抚她。

    季半夏还是没有看到迟晚晚的样子。傅斯年不让。季半夏整个脸都哭肿了,鼻子眼睛全都是红的,脸却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傅斯年的模样也不比她好。他头发凌乱,脸上还有季半夏发脾气抓出的两道血痕。

    这一夜,傅斯年关掉了手机,没有回家。哭得精疲力竭的季半夏,双眼呆滞如木偶,她不动,也不说话,想起什么,又一阵沉默而悲恸的流泪。

    傅斯年抱着她到酒店开了房间,抱着她洗澡换衣服。叫了清淡的粥品一勺勺喂她。

    季半夏不拒绝,却也没有任何反应。傅斯年看着她,心疼而又无奈。此刻,在她眼里,他就是空气。她所有的情绪,都被迟晚晚占据了。

    傅斯年心中担忧,拼命找些话题来跟季半夏聊天。

    “半夏,明天移动营业厅一上班,我们就去查晚晚的通话记录,好吗?一定帮你查到那个大叔的电话。”傅斯年觉得迟晚晚这个男友很不对劲,迟晚晚是在赴约的路上出事的,这个男人联系不到迟晚晚,怎么就没想到给学校或者家里,或者她的朋友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呢?

    现在,想联系那个男人,却发现任何人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迟晚晚的手机已经在车祸中压得粉碎,现在只能到营业厅通过手机号查最近通话记录了。

    季半夏的眼珠迟钝的转一下,看了傅斯年半晌,才呆呆点点头。

    傅斯年看得心里难受,抱住她,轻轻抚着她的长发:“你和晚晚的房子,不要再租了,晚晚的东西,我帮你封在一个大纸箱里,等你心情好点了,再拿出来看,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