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该多好

    东西收拾完了,季半夏想起刚才快递的包裹还没拆,她在网上给连翘买了条裙子,想必是裙子到了吧。

    包裹一层层包的很严实,季半夏有点惊讶了,这种包法,让人感觉里面的东西很值钱似的。

    包裹打开了,季半夏结结实实愣住了。盒子里,装着一枚漂亮的戒指。flowergirl,迟晚晚说过要送她的戒指,今天送到了。

    季半夏看着中间的向日葵花朵,心如刀绞,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傅斯年见她惨白着脸盯着那枚戒指,心中好奇,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谁送的?”

    不会是顾青绍吧?

    “晚晚送的。”季半夏的声音全哑了。这种痛到极点却又流不出眼泪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傅斯年想给她一个安慰的拥抱,手臂在她背后迟疑的悬空了几秒钟,还是收了回来。

    他不知道,如果昨晚他没有缠住季半夏,迟晚晚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车祸,但他知道,季半夏恨他。在季半夏看来,她的爽约和迟晚晚的车祸有着必然的联系。

    二人沉默不言,傅斯年开车载季半夏去他家。

    快经过那个超市时,季半夏看见了路边的甜品店。

    “停一下车。”她有些急切的喊道。

    傅斯年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见了路边的甜品店。一对情侣都过来,季半夏盯着别人手里的冰淇淋。

    他无声的笑笑:“想吃冰淇淋?我去给你买。”

    “不。我自己去买。”季半夏拒绝了他。

    无数次,晚晚拉她陪她吃冰淇淋,无数次,她拒绝了晚晚。除了夏天,她很少吃凉的东西。可是今天,她想尝一尝。

    那天,晚晚吃的是什么口味来着?芒果,是香甜的芒果冰淇淋。

    走出小店,季半夏拿着芒果冰淇淋茫然四顾。晚晚的冰淇淋,第一口总是先给她吃。现在,她也买了同样口味的冰淇淋,可是,晚晚在哪里?

    她没有可以吃第一口的朋友了。晚晚,她再也见不到了……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季半夏举着冰淇淋痛哭失声。

    车里,一直盯着她的傅斯年冲了出来,狂奔向她,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半夏,怎么了?咬到舌头了?”

    他用身体阻挡住路人好奇不解的眼神,心疼的帮她擦眼泪。完全不在意浅黄的冰淇淋弄脏了他的衣服。

    咬到舌头了?如果真的只是咬到舌头,那该多好。

    她愿意每次吃饭都咬到舌头,只要晚晚能重新活着……

    时间水一般流逝,晚晚安葬在市郊的公墓里,肇事司机赔了晚晚妈妈一大笔钱,半夏和晚晚的妈妈一起,为晚晚竖了庄严肃穆的大理石墓碑,墓碑上的照片里,晚晚笑靥如花,永远23岁。

    而再过半个月,连翘就要回来了。

    季半夏住在傅斯年的公寓里,她已经习惯了傅斯年不时的出现,她很少与他说话,却很喜欢他送给她的那只小狗。

    逝者长眠,生者应当坚强,季半夏懂得这个道理,她也在努力接受晚晚离开的事实。

    晚晚留下的相框,她珍重的摆在床边最显眼的位置。晚晚的笑脸,永远陪伴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