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看错了你

    傅斯年一路狂飙奔到季半夏家里。

    听着录音,傅斯年的脸变得越来越苍白。这确实是傅冀中的声音。

    录音里披露的事件,跟之前的一些传言都能对得上。华臣买下的一块地,确实有一户夫妻死活不搬迁,而那对夫妻,后来确实死于车祸。肇事司机莫名其妙酒醉溺水身亡……

    “斯年……”看着傅斯年的脸色,季半夏有些担心。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可他眼中的那一抹迷茫,季半夏看的清清楚楚。

    傅斯年没有回应她。录音放完了,他还站在桌边一动不动,久久没有说话。

    很久,季半夏才听到他低沉的问她:“半夏,这张SD卡,你准备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季半夏被他问得一愣:“当然是送到警察局报案啊。”

    傅斯年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他的眼睛,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

    季半夏的心猛的一沉,她颤声问他:“斯年,你不想让我报案?”

    她盯着他的脸,希望能听到他否定的回答。

    “对。”傅斯年终于扭头看她,他的眼神,充满了纠结和烦闷:“半夏,我希望你不要报案。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季半夏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傅斯年:“不要报案,交给你处理?傅斯年,你是想帮你爸爸瞒下这件事对吗?”

    傅斯年看着她,没有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季半夏指着镜框里迟晚晚的照片,语气陡然激愤起来:“那晚晚呢?晚晚就这么白死了?傅斯年,你知不知道,她肚子里还有你爸爸的孩子!你的弟弟或者妹妹!一尸两命!傅斯年你懂不懂!傅冀中他根本就是蓄意的!他明知道晚晚怀孕了!他根本就是个禽兽!”

    傅斯年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缓慢而嘶哑:“半夏,他,是我的父亲。”

    无论如何,血浓于水。他傅斯年不是圣人,做不到大义灭亲。

    季半夏盯着他:“可是他对你,根本就没多少父爱!你忘记他把你遗弃在孤儿院?当你被人欺负,当你和野狗抢肉骨头时,他在哪儿?!”

    “够了!半夏,不要再说了!”傅斯年打断了她的话。

    季半夏惊讶的看着傅斯年,认识这么久,他第一次不想听她说完,第一次这么粗暴的打断她。

    看到季半夏受伤的眼神,傅斯年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他走过来抱住季半夏,想安抚她:“半夏,人死不能复生,晚晚已经不在了,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这张卡,可以是证据,也可以不是证据。从立案到最后审判,有太多的中间环节,如果你以为,光凭这个录音就能让他坐牢,那未免太天真了。”

    太天真?

    季半夏挣脱他的怀抱,惊怒的看着他:“傅斯年,你的意思是,以傅家的权势,这场官司我根本打不赢对不对?”

    傅斯年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季半夏看着傅斯年,愤怒得满脸通红:“傅斯年!我看错了你!没想到你这么龌龊!你们这些人,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将法律踩在脚下,将别人的性命视为儿戏!你们才是真正的社会癌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