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勃然大怒

    季半夏一个人吐得撕心裂肺,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护士嫌弃的拖地,冷冷瞟她一眼:“该不是怀孕了吧?”

    季半夏瞠目结舌的看着她,仿佛被雷劈中一般。她的大姨妈确实已经推迟好几天了!因为生理期并不是太准,所以她也没在意。

    护士看着她的模样,有些自得:“我一看一个准。你看你胸口,青筋都爆出来了,只有孕妇才这样。楼下就是妇产科,你去检查一下吧!”

    两个小时后,季半夏拿到了化验单。

    阳性。

    白纸黑字,看上去却那么刺眼。季半夏扶着墙壁不让自己倒下去。天崩地裂,万念俱灰。一天之内,双重打击,她真的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窗外,天空阴霾晦暗,大雨还在下个不停。从7层楼的窗口往下看,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而不真实。

    如果,就从这里跳下去呢?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这么难了?

    季半夏魔怔般的朝窗外探出头去。

    雨瞬间淋湿了她的头发。旁边一个大妈赶紧拉了她一把:“姑娘,你傻了吗?这么大雨,不怕生病啊!”

    季半夏愣愣看着她。生病?生病是多么不值得一提的事。她要面对的,是比生病还要痛苦一百倍的绝境。

    会议室的战斗终于在晚上结束。傅斯年一边朝总裁办公室走,一边拨通了季半夏的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机械的女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傅斯年烦躁的皱眉。怎么回事,助理不是说半夏在医院吗?医院的信号有那么差吗?

    “去车库开车,我在楼下等你,我们去医院。”傅斯年对跟在身后的助理吩咐道。

    他实在没有力气再开车了。一天的高强度会议,让他疲惫不堪。

    助理看着傅斯年,惴惴道:“傅总,不如,先去餐厅吃点东西?”

    傅斯年一向衣饰整洁,此刻,他的领带却被胡乱扯开,他头发凌乱,眼眶深陷,甚至连嘴唇,都干燥脱皮了。

    “不用。去开车。”傅斯年简洁的命令道。

    助理知道他已经不耐烦了,赶紧应了一声,往电梯走去。

    手机响了,傅斯年惊喜的看向屏幕,在看清了来电人的名字时,心中一阵失望。

    “傅总,刚才打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助理说您在开会。”电话里传来严管家的声音。

    “究竟什么事?”严管家这段时间一直呆在美国,负责季连翘手术的相应事宜。他这个时候打过来,难道是季连翘那边有什么变故?

    “傅总,是这样的……”严管家斟酌着词汇,尽量将季连翘的情况说的不那么严重。

    “什么!”傅斯年的脸彻底变了颜色,勃然大怒:“**!不是说成功率99%?怎么会彻底失明!马上给我转接主治医生的电话!我要亲自跟他谈!”

    电话另一端,严康廉的额头冷汗直冒。他从没见过傅斯年发这么大的火。

    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傅总……还有件事,顾小姐派人过来接走了季连翘,听说,季连翘已经登上回国的飞机了……”

    “顾浅秋?”傅斯年的声音,犹如来自十八层地狱,阴森得让严康廉牙齿直打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