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要她活

    傅斯年没有说话,他看着白慈心愤怒的脸,只觉得身心俱疲。

    傅振庭开口了:“斯年,你太让我失望了。”他的声音,衰老而苍凉:“你撒下这么个弥天大谎,到底是要哄骗谁?我虽年老昏聩,也不至于把你逼成这样吧?”

    傅斯年还是没有说话。确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个谎言,太容易被戳穿了。

    僵硬的气氛中,躺在床上的顾浅秋轻声开口了:“爷爷,斯年要哄的,不是你。是他自己。他,其实就是对那个女人动心了,从一开始就动心了,协议只是个借口而已。”她的声音清淡得没有任何情绪:“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和我结婚,又继续找出各种理由和她在一起。”

    顾浅秋苍白的脸,有一种让人心悸的美丽。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启正冷冷道:“老爷子,我们顾家待斯年并不薄。华臣的地产项目,我们顾家出了多少力,您心里也有数。现在斯年和浅秋闹成这样,您给句准话吧。”

    这是在将傅振庭的军了。看着站在一旁淡漠不语的傅斯年,傅振庭怒从心头起,厉声道:“斯年,浅秋肚子里已经有了我傅家的骨肉,那浅秋就是我傅振庭认可的孙媳妇。你如果想活活气死我,那你就继续和别的女人来往!”

    傅斯年终于收回看向窗外的眼神:“爷爷,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要是再和季半夏有什么瓜葛,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傅振庭虚张声势道。

    从理性上来说,他是更欢迎顾家女儿做孙媳妇的。季半夏再好,也只是个底层丫头。

    看傅振庭这样表态,顾启正才满意的点点头:“斯年,季半夏的死活,全在你一念之间。”

    始终沉默旁观的顾青绍,在听到季半夏的名字时,心痛得猛地缩了一下。

    季半夏。他在心底默念一遍这三个字,喉间开始哽塞。

    他看向傅斯年,不错,他高大英俊,举止沉稳,气质出众,在人群里,是鹤立鸡群的卓越男子。单纯如季半夏,怎么禁得起他的引诱?

    只是,傅斯年对自己怀孕的姐姐尚无半点怜惜,又怎么会真正善待季半夏?对傅斯年这种人来说,权势和地位,才是内心的真爱。

    病房里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在等着傅斯年表态。

    傅斯年的眼睛,直直盯着顾启正,黯淡了所有的光芒。

    良久,他才低哑的开口:“季半夏,我要她活。”

    躺在病床上的顾浅秋,在听见这句话后,长长吁出一口气。

    她赢了,她引导着顾家和傅家所有人,合力将傅斯年拉回到他该走的道路。

    她赢了,可是,为什么她并不觉得快乐?

    谈判结束,气氛松弛了一些。白慈心开始向顾浅秋交代孕妇的禁忌事项。傅家和顾家的男人也开始讨论宝宝的名字。

    顾青绍走到傅斯年旁边,指指外面:“傅斯年,我们到楼下谈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