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腻了吗

    人中火辣辣的疼痛,让季半夏悠悠醒转。

    她正躺在傅斯年的车后座上,旁边,是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傅斯年。

    手肘火辣辣的疼痛,让季半夏猛然想起,自己刚才摔了一跤!

    她惊骇的看向自己的双腿间,还好,没有血迹,她的宝宝还在!

    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季半夏把手轻轻放在小腹上,喜极而泣。

    “哪里疼?是手臂吗?还是哪里摔了?”傅斯年心疼到处查看她的伤情,怕有什么隐蔽的伤痕没发现。

    季半夏根本没有心思回答傅斯年的问题。她心里愧疚极了,觉得自己真的太对不起这个宝宝了,她一直没能好好照顾它。怀孕这么久,她连水果都没有吃过一颗。

    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吃了,连翘就没得吃了。卖房的钱,她真的不敢再动了。

    她和连翘,要生活啊!

    眼泪无声的沿着脸庞滑落,季半夏的哭泣,压抑而悲伤。

    傅斯年第一次明白,原来真的不是文学家的夸张,心疼真的是一种生理上的反应,此刻,他的心仿佛被人用钝刀子一点点隔开,血肉淋漓却还不能喊痛。

    “半夏……”他悲怆的喊她的名字,不顾她的反抗,将她紧紧搂进自己怀里。

    她倔强得不给任何人退路,包括自己。

    季半夏打了傅斯年几下,见他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也不敢再动了。小腹隐隐有点疼,她害怕极了。她不敢再做任何大幅度的动作。

    傅斯年的身上,还是她熟悉的淡淡薄荷味。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但季半夏知道,这是她和他的最后一个拥抱。

    一个多月前不辞而别的决裂,在今天,用一个拥抱结束一切。

    “感觉好些了吗?我带你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好不好?”傅斯年心疼的轻触她的脸颊,鼻子有点酸:“半夏,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不!我不去医院!”季半夏激烈的反对。

    去医院检查,她的宝宝就会暴露。聪明如傅斯年,一定会猜到它的身份。

    这个宝宝是她自己的!和傅斯年没有任何关系!季半夏不允许他来染指它,他已经有另一个孩子了……

    见季半夏惊惶的神情,傅斯年以为她是害怕,忙轻声哄道:“好好,不去。我们不去医院……”

    他的眼神温柔如水,柔声呢喃,仿佛她是易碎的稀世珍品,仿佛他真的爱她爱到了骨子里。

    但季半夏知道,这只是她的幻觉。真正的傅斯年,是个说转身就转身,说放手就放手,连一句交代都不会给她的凉薄男人。

    她倾心以待,换来的只是连翘的失明和他的背弃。

    是腻了吗?她还以为爱情的保鲜期至少能有三个月。

    季半夏厌倦的闭上眼,又缓缓睁开,她慢慢坐起身,伸手去推车门。

    “半夏!”傅斯年拉住她的手臂。他的眼中,明明白白写着恳求。

    “请放我下车。傅总。”季半夏看着他,眼神透明得没有一点内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