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谎

    “惩罚你?”季半夏觉得很好笑。她憔悴,她虚弱,能惩罚到傅斯年?

    傅斯年没有说话,肉麻的话,他说不出口,季半夏也不会信。

    她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不,比陌生人还糟糕。她的眼神,戒备而充满敌意。

    傅斯年31岁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束手无策过。

    “季半夏,你没有权力替连翘做决定。那笔钱,是我补偿给连翘的。你把卡退给我之前,问过连翘的意思吗?”傅斯年忽然像找到一根救命稻草。季连翘对他很有好感,她应该急着想和自己撇清关系。

    傅斯年不提连翘还好,一提连翘,季半夏的怒火就慢慢烧了起来。

    她用力的拉开傅斯年握住她肩膀的双手:“住嘴!傅斯年!我不许你提连翘!你不配!”

    如果不是他,连翘怎么会彻底失明?她好恨啊!

    季半夏一激动,头晕得更厉害,她伸手按住太阳穴,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嗡的,像有一百只马蜂在飞。

    “怎么了?没事吧?是头疼吗?”傅斯年被她吓坏了,本能的就想去抱她。

    “别碰我!”季半夏用尽全身力气打他的手臂。

    傅斯年倒吸一口冷气一般缩回手,额角有汗珠冒了出来。

    “好好,我不碰你。半夏,你冷静一点好吗?”傅斯年低声哄她,脸色有些苍白。

    季半夏警惕的看着他,缩到座椅的角落里。

    突然,她眼睛的余光被一抹猩红吸引住了。她抬眼一看,傅斯年白衬衣的袖子竟然在渗血!

    眩晕的感觉再次袭来,季半夏慌忙别过脸。

    季半夏还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就已经脱口而出“你受伤了?”

    傅斯年顺着她的眼神一看,才知道手臂上的伤口裂了。知道季半夏晕血,他情急之下扯过纸巾盒紧紧压在手臂上,却因为动作太慌张碰到伤口,脸色又白了几分。

    “怎么受伤的?”季半夏觉得自己只是单纯的好奇。

    傅斯年轻描淡写的回答:“不小心被刀划伤了。你别看,一会儿又难受了。”

    被刀划伤?水果刀?餐刀?裁纸刀?什么刀能伤到上臂?

    “傅斯年,你说谎。”季半夏盯紧他的眼睛,完全忘记了刚才正在和他吵架,完全忘记了心中的仇恨和委屈。

    傅斯年哑然。他能说什么呢?告诉季半夏,是因为太想她,失控之下用刀子割伤了自己?

    那天深夜,他站在浴室,看着水流冲下的血迹,也觉得自己很可笑。电影里的弱智桥段,怎么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的疼痛,真的能成为一种出口,释放心底那些不可言说的疼痛和失落。

    “真的是不小心被割伤。”傅斯年看着她的脸,他真喜欢她认真的样子啊。他真喜欢她看着他,瞳孔里有两个亮晶晶的他。

    车窗外,传来一声轻轻的鸣笛声,季半夏和傅斯年同时扭头朝外面看去。

    原来是出租车来了。一个胖胖的师傅正落下车窗,朝他们挥舞着左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