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童谣

    顾浅秋狠狠心,压下那抹不忍,对江翼飞道:“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对傅斯年说三道四,这个孩子,你就休想看到他一眼!”

    顾浅秋的话,仿佛一盆冰水,浇灭了江翼飞初为人父的喜悦,他看着顾浅秋,咬牙启齿道:“浅秋,你狠!”

    江翼飞摔门而去。顾浅秋却像被人抽去了所有的力气,软软的瘫倒在沙发上。

    过了很久,她才缓缓站起身,朝隔壁的房间走去。

    门没有锁,顾浅秋缓缓推开门。

    傅斯年背对着她坐在地板上,手里握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顾浅秋进门,关门,他却恍若不觉。

    傅斯年没有说话,顾浅秋也没有叫他,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半夏……不要不理我……”

    沉寂中,傅斯年忽然开口,让正准备走过去的顾浅秋,倏然停住脚步。

    心口一阵尖锐的刺痛,让顾浅秋狠狠咬住嘴唇。

    傅斯年的声音里,不仅有哀求,还隐约有一丝撒娇的意味。傅斯年,竟然对季半夏撒娇!

    顾浅秋凄然一笑,难怪人们都说,半醉半醒之间的人是最真实的。

    在季半夏面前,傅斯年撕下了所有的伪装,不害怕暴露他最柔软的一面。

    而他在她面前,永远是那个克制冷静,理智得近乎无情的完美男人。

    顾浅秋转身离开。站在这里,她多像个愚蠢的傻子。

    季半夏躺在床上,听着电话另一端傅斯年的呼吸声,听着他恳求她不要不理他,所有的声音,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可她始终一言不发。

    心痛得无法呼吸,可她多么懦弱多么可笑,她竟然舍不得挂断电话。

    身体里撕裂的伤口,因他而撕裂的伤口,让季半夏变得脆弱不堪,夜晚太孤单太冷清,她太渴求温暖。

    得不到季半夏的回应,傅斯年也不再说话,过了很久,他突然开始唱歌。

    他唱的是一首童谣。

    “阿婆阿婆,带我过河,月光光,桂花香,城隍庙里,好烧香,烧了香,寿年长,做大生日讨新娘……”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稚气可爱的童谣,让人回到了一个遥远的年代,那个被呵护被宠爱的年代,被年老的外婆牵着小手,甜甜的吮一块麦芽糖。

    季半夏静静听着,内心的焦灼和痛苦竟奇异的平复了不少。

    绷紧的神经放松之后,无边的疲惫包围了她,季半夏躺在床上,在傅斯年的歌声中沉沉睡去……

    而傅斯年,是被伴娘叫醒的。

    “斯年,你怎么睡在这里了?你跟浅秋怎么了?她一个人回去了!”

    傅斯年手里还握着手机,他没理会伴娘的话,睡意朦胧地看了看手机。

    通话已经终止了。季半夏,终于忍耐不住,挂断了电话吗?

    傅斯年自嘲的摇摇头,想站起来,手脚却不听使唤。

    两个伴娘用力将他扶了起来:“赶紧去追浅秋吧,我看她好像生了好大的气。她现在是孕妇,不能生气的!”

    “好。”傅斯年点头,一双眼睛却完全没有焦距,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