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倔强的傻女人

    幸好附近有个看林人住过的窝棚,傅斯年走过去看看,里面用木板搭了个简易的小床,床上铺的草还算干爽。小床旁边有个破烂的木架子,上面扔着一些杂物,虽然月光很好,但窝棚里太暗,看不清是些什么东西。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傅斯年搀着季半夏进去,季半夏刚坐到床上就“哎哟”一声,站了起来。

    “怎么了?”傅斯年伸手摸了摸床上铺的草,再看看季半夏穿的短裤,一下子明白了。

    床上的草非常粗糙,有的地方还有些割手,季半夏的皮肤太娇嫩,被划到了。

    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傅斯年脱下身上的衬衫铺在床上:“来,躺这上面吧。会舒服一些。”

    傅斯年的衬衫质地非常好,虽然很薄但布料非常柔韧坚固。

    季半夏的体力已经透支到极限了,累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朝傅斯年点点头算是道谢,直接躺了上去。

    后腰的酸痛瞬间得到缓解,季半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幸好有这么一个窝棚,要是在野地睡一夜,她只怕撑不到明天早上。

    听见季半夏满足的叹息,傅斯年心里酸酸的。睡在这样的床上,被粗硬的野草硌着,连个像样的床单都没有,她却没有一丝抱怨,如此包容,如此豁达。

    有自己的坚持,却又能包容,能体谅,这个小女人,是个谜,让他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她,一点点深入她的内心。

    山风有点冷,傅斯年担心季半夏着凉,走过去把窝棚门关上了。关上简易的木门,窝棚就成了一个封闭的小世界。

    看着**着上半身的傅斯年,季半夏的脸在黑夜中突然烧红起来。

    衬衫上,是他独有的体味,带点薄荷清洌的香气,有一点健康男人的汗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让她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她别开眼睛,不看傅斯年。心中纠结的要命。

    她不可能让傅斯年和她一起睡到床上来,但窝棚里也没椅子,地面又很潮湿,让他站一夜?坐一夜?都不合适。

    昏暗的光线,密闭的空间,有过密切关系的孤男寡女……空气很快就暧昧起来。

    借着窝棚顶上没有封好的缝隙,傅斯年看着季半夏的脸。心中莫名悸动。

    “我跟你换着睡?我先躺一会儿,等下换你睡。”季半夏终于找到了折中的法子。

    她不想和傅斯年有什么关系,更不想欠他的人情。

    傅斯年看着她没有说话。这个倔强的傻女人,他看得出她已经累到极点了。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惦记着和他撇清。不想欠他任何人情。

    心里闷闷的,傅斯年只扔下一句话“你睡吧。我到外面抽支烟。”他最近养成了抽烟的恶习,有时候一天要吸好几包。似乎只有烟草辛辣的气息,才能冲掉他心里的苦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