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也不会遗憾

    听见傅斯年关门的声音,季半夏忽然脱口而出:“别走远!”

    傅斯年以为她害怕,轻声道:“我就在窝棚外面。不用害怕,好好睡一觉吧。”

    “抽完就进来。不要到处乱转。”季半夏还是不放心,荒山野岭的,谁知道有没有危险的野兽呢。

    傅斯年没有听出她的心思,点点头:“你好好休息,安全警戒交给我就好。”

    他的声音温和坚定,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季半夏朝他笑了笑:“谢谢。”

    傅斯年没有回应她,关上门出去了。

    谢谢,多么客气多么礼貌,多么堵心。他理解季半夏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的心情,可听见她对他客套,他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抽完几支烟,露水更重了,山风呼啸而过,健壮如傅斯年,也有些禁不住了。

    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去,季半夏已经睡熟了。黑暗中,她的鼻息均匀悠长,让狭小的空间有一种奇异的宁静感。

    傅斯年蹲在床边,想看看她的脸,月亮已经西移,窝棚里几乎没什么光线。黑暗中,傅斯年终于忍耐不住,掏出打火机,轻轻燃出一朵小小的火苗。

    昏黄的光晕中,季半夏的脸美丽圣洁,肌肤细腻如缎,精致的轮廓,即便在睡梦中也那么勾人心魄。

    看得出她有些冷,在他的衬衫上蜷缩得紧紧的,像小婴儿包裹在母亲的子宫中。

    傅斯年真喜欢她躺在他衬衫上的样子。她的脸贴在他的肌肤贴过的地方,他的气息包裹着她,像最亲密的恋人。

    睡梦中的季半夏,突然撅起嘴,发出几声细小的呜咽,像是在做什么悲伤的梦。她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睫毛下甚至还沁出半颗泪珠。

    傅斯年情不自禁地伸手拍她的后背,轻声呢喃:“好了,没事了,没事了,睡吧。”

    空间太狭小,傅斯年怕打火机引发事故,一边拍着季半夏,一边把打火机关了。

    黑暗了笼罩着他们。在傅斯年轻轻的拍打下,季半夏终于平静下来。她怕冷似的向傅斯年悬空的手靠过去,本能的想要汲取更多的温暖。

    如果可以,傅斯年恨不得把自己的皮脱下来给她盖上。可惜他身上只有一条长裤,再脱掉就太不雅观了。

    他轻轻摸摸季半夏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触手冰凉,看来她真的是冻坏了。

    环顾窝棚,没有任何可以取暖的衣物。

    傅斯年试了试床板,好像还挺结实。他站起身,轻轻坐下,轻轻将自己放平,躺在了季半夏身边。

    粗硬的草根让傅斯年蹙眉,但当他抱紧身边冰冷的小身子时,内心却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宁静。

    季半夏紧紧偎在他怀里,因寒冷而蜷缩的身体终于放松,伸展,她在他胸前找个最舒服的姿势,把自己交给了他。

    傅斯年圈住季半夏,她的后腰特别凉,他把手掌贴在上面,感觉到冰冷的肌肤慢慢变得温热。尽管耳鬓厮磨,季半夏穿着短袖短裤,他甚至还半裸着,可此刻,傅斯年心中没有任何绮念。

    爱一个人,努力地对她好。是一件幸福的事。

    如果生命就这样结束,傅斯年想,他也不会遗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