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命运的一场玩笑

    朋友?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季半夏苦笑一下。她和傅斯年,还能做朋友吗?

    连翘的眼睛,怎么可能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只是一个意外?傅斯年要隐瞒的是什么,她猜不到。也不想再去猜,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身上有太多的危险因子,离他越远越安全。

    她不想连翘再有任何危险。

    看着季半夏苦涩的笑容,傅斯年心口剧痛。

    “半夏,我们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吗?你……这么恨我?”傅斯年的语气不算很激烈,可他眸底的痛楚,却浓烈得让人不忍直视。

    季半夏的心软了一下。她轻轻摇摇头:“现在不恨了,你有你的不得已,我能理解。只是,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这样大家都轻松没有负担。”

    良久,季半夏才听见傅斯年低低道:“好。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

    傅斯年的话让季半夏如释重负,可心的某一处,又像是空了一块。

    她和傅斯年,算是和解了吧。和解了,也了结了。从此云淡风轻,再见面也可以微笑致意。

    季半夏不想再想这些。生活没有给她留下多愁善感的时间,她现在只想拿一份漂亮的实习鉴定,努力攒钱,期待欧洲实验室的好消息。

    窗外的路灯静静亮了。柔和的灯光透过玻璃照进病房,照亮了季半夏的脸,傅斯年看着这张脸,这张有无数可爱小表情的脸,他曾满怀柔情亲吻过的脸。

    伤感迅速蔓延,瞬间浸透了全身的每个细胞。

    傅斯年看着季半夏,轻声道:“半夏,给我一个拥抱好吗?”

    他的脸背着光,季半夏看不清的表情,可他沙哑的声音却让她的心猛的揪痛了一下。

    季半夏抬眸看他,迟疑的张开双臂。

    没有一秒钟的停顿,几乎在她抬臂的瞬间,傅斯年就紧紧拥住了她。

    淡淡的薄荷香沁入她的鼻端,他的脖颈紧紧贴在她的耳畔,她几乎能听见他血液流动的声音。

    往日的片段浮现在脑海,让季半夏突然很想哭。

    “斯年,你的血为什么流得这么快啊?”懒懒的清晨,她靠在他怀里,用手指轻轻按压他颈间的动脉,好奇的问他。

    傅斯年低头含住她的手指,轻轻的吮吻:“人在兴奋时,血液循环会加速啊小傻瓜……”

    “为什么兴奋时血液循环会加速?”她随口问道,另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捏着他的脸颊。

    “人兴奋时,会引起交感神经的亢奋,刺激人的肾上腺分泌出肾上腺素,肾上腺素能让人呼吸加快,心肌收缩力量加强,导致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傅斯年停止动作,很认真的回答她。

    季半夏微笑着看他,轻轻吻吻他的眼睛。

    “怎么突然大发慈悲,主动赐吻了?”傅斯年很意外,笑得眼睛弯弯的。

    “因为……我突然发现你好有魅力……”季半夏主动抱住他,凑在他耳边轻声道:“工科男懂的好多,小女子充满崇拜……”

    傅斯年不怀好意地微笑:“如果我给你讲宇宙大爆炸,是不是能换来一个法式的?”

    ……

    傅斯年抱得那么用力,仿佛要将她融入他的骨血之中。季半夏听见他浊重的呼吸声,那么压抑,那么悲伤。

    一滴泪,毫无预警地落了下来。季半夏偷偷擦去眼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让声音显得轻松而愉快:“嗨,傅总,差不多了吧?不用这么伤感啊。”

    傅斯年没有回答她。他吸了口气,抬起她的脸,深深的看进她的眼底。

    正当季半夏想要躲开时,他的唇从她的唇边一掠而过,快得像花瓣上滑过的日影。

    “半夏,好好的。”

    傅斯年说的很快很含混,可季半夏还是听明白了。说完这句话,他猛的松开她,转身离开。

    他走的又急又快。听见门锁清脆的咔嗒声,季半夏才反应过来,傅斯年,是真的走了。

    从此不再是朋友,从此相忘于江湖。

    也好,这才是他们应有的人生。她和傅斯年的相逢,不过是命运的一场玩笑。她和他,都有自己的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