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用点猛药

    季半夏没办法,只好跟着刘郴往里走。

    四季厅在三楼,刘郴带季半夏存了包,领着她往大厅走去。

    大厅被装修成淡金的色调,沿墙摆着长长的香槟酒台,用白玫瑰和马蹄莲装饰,典雅素净。入场的人不算多,人们都拿着酒杯站着聊天,跟她在电影里看到的场景差不多。

    刘郴一走进去,就个中年男子过来跟他打招呼寒暄,季半夏无聊的站在旁边,研究着大厅里的装饰。中年男子和刘郴聊了一阵,扭头吩咐季半夏道:“服务生,麻烦你帮我们拿两杯香槟过来。”

    季半夏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抬眼看了看,发现周围根本没有服务生,这才明白,这人把她当服务生了。

    服务生就服务生吧,季半夏也无所谓,老老实实走过去帮他们拿了两杯香槟过来。

    中年男子接过来,瞟她一眼,小声嘀咕一句:“怎么不用托盘……”

    “哈哈!”一直没说话的刘郴突然大笑出声。中年男子有点奇怪,笑道:“刘总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

    “没什么,没什么。”刘郴摆摆手,二人继续交谈。

    好容易寒暄完毕,中年男子端着酒杯离去,刘郴转过脸看着季半夏,笑嘻嘻道:“季半夏,你有点意思啊,人家要你拿酒你就拿酒,你这也太好说话了吧?”

    正常的女人,被人当服务生肯定会有点不爽的,哪儿像她,完全配合,毫无怨言。不仅如此,别人嫌弃她不专业,不用托盘时,她还乖乖听着,一脸受教的表情。

    刘郴简直没办法理解季半夏的脑回路。好歹该解释一下自己不是服务生吧?她偏就不解释,任劳任怨的样子。

    季半夏听不出刘郴的话是褒是贬,便无所谓的笑笑:“反正也没什么事。递杯酒而已,又累不死。”

    刘郴正准备说话,大门口一阵小小的骚动,所有人都朝门口看去。

    “傅总,您可来了!等您好久了!”

    “傅总最近春风得意啊,这么久不露面,不会是在家陪娇妻吧?”

    声音此起彼伏,季半夏看向门口那个高大的身影,彻底变了脸色。

    傅斯年穿着黑色西装走进来了。炎炎夏日,他领带工整,冷淡疏离,站在人群中,仿佛君临天下的帝王,让周围的人生生失去了光彩。

    刘郴站在旁边,观察着季半夏脸上的表情。

    看到傅斯年的那一眼,她的脸色就一下子变了。她眼里的光芒,让刘郴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看眼神就能看出来。本来以为季半夏和傅斯年又是有钱人和女学生各取所需的那一套,现在看来,季半夏是真心喜欢傅斯年的。

    刘郴咬咬牙,看来今天这场戏的剧本要再改改了,不用点猛药,季半夏和傅斯年是断不了的。

    ————————————————————

    大家猜,刘郴要干什么?看到大家的留言心里挺难受的。“啰嗦,没劲',这样的评论太打击人了,555……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