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认命的闭上眼

    傅斯年低头看着软软瘫倒在他怀里的小女人,她浑身滚烫,在他怀里扭动着,她的手臂缠住他的腰,是从未有过的热情和主动。

    心念电转,傅斯年的眼神倏然冷却了好几度。有人季半夏下药了!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有人敢对季半夏下药!

    傅斯年一把将季半夏打横抱起,大步朝酒店走去。

    怕被人看见,他舍弃了电梯,特意走了楼梯。

    他的房间在6楼,幽暗的楼道里,季半夏的药性已经彻底发作了。她的意识几乎完全恍惚了,双手抓紧傅斯年T恤的胸口,她含混的喊着他的名字:“斯年,斯年……我好难受,好热……我好热……”

    傅斯年抱着她上楼,心疼地吻她的额头:“宝贝,忍一忍,乖……”

    迷乱中,她喊的是他的名字。傅斯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仿佛**丝一夜暴富,面对巨额的财富,欣喜若狂之余,又有一丝惶惑和担心。

    季半夏已经不满足他蜻蜓点水的一吻,她抱紧他的脖子,胡乱的寻找他的嘴唇。

    才到二楼,傅斯年根本不敢亲她,他害怕一发不可收拾。

    “亲我……”季半夏焦躁的扳他的脸,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半夏,半夏,别动了,求你了。”傅斯年不是圣人,求而不得的女人就在怀中,夜晚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此刻真实的上演,他的自制力还没强大到坐怀不乱的地步。

    季半夏现在已经完全失控了,她的身体里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可她却找不到宣泄口。她无助的哭泣,狠狠咬住傅斯年的肩头。

    “再忍一忍就好……乖,听话……”傅斯年的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季半夏再这样,他真的要控制不住了。

    楼道阴暗无人,做点什么都是可以的。

    这个念头像魔障一样在他脑中翻滚,怀中馨香的身体让魔障更深。

    傅斯年加快脚步,一口气不停歇的冲上六楼,当房门在身后重重的关上,他才后怕的长长呼出一口气。

    “热……”季半夏的手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裙子。她的眼睛含着泪,氤氲欲滴,是无言的邀请。

    傅斯年不敢再看。他发狠般抱着季半夏快步走到浴室,哗啦啦将莲蓬头开到最大。

    冰冷的水流轰然落下,冲刷在二人身上,季半夏本能的闪躲,往他的臂弯缩得更深。

    傅斯年发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冷水对迷药没有半点作用,只湿透了季半夏白色的长裙,让薄薄的布料变成了全然的透明!

    季半夏难受得发狂,抱紧他的脖子,哀求的看他的双眼:“斯年……”

    “宝贝……”傅斯年认命的闭上眼,低头吻上了她的唇。那铭刻在记忆深处的甘美,让他发出幽长的叹息。

    他已放弃所有的犹豫所有的挣扎。这一夜之后,即便是刀山火海,万人唾骂,也随它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