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得不承认

    去高空索道要穿过一个小小的内湖栈道,看到栈道入口处有男女洗手间的标志,赵媛赶紧拉拉季半夏:“半夏半夏,我去一下洗手间,你是想跟队伍先过去?还是等我一会儿?”

    季半夏正好也有些累,想休息一下,便笑道:“我等你吧。反正也不急。”

    教官和傅斯年都没影了,大概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吧。

    洗手间旁边有几株季半夏没见过的花草,有一种黄色的小花,像六角星一样,开得特别漂亮,季半夏反正也没事,就弯腰细细欣赏,还探头闻了闻。

    花没什么香气,倒是叶子有一种很奇异的味道,有点像花椒的气味。

    季半夏正看得入神,身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喜欢这种花?”

    季半夏惊得扭过头去。傅斯年站在两米开外,正朝她看过来。

    他背着光,阳光又很刺眼,季半夏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她慌张的朝四周张望了一下,队伍已经走到栈道中间了,现在洗手间门口就她和傅斯年两个人。

    “呃,我随便看看。”季半夏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不知道该赶快离开还是继续留下来等赵媛。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肌肤白皙如细瓷,她的眼神,慌乱得像一头迷路的小鹿。

    傅斯年眯着眼睛的看着她,心中一片温柔。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娇憨地躺在他的怀里,肌肤紧贴,没有一丝缝隙。

    他靠近她,语气温柔得快滴出水来:“还疼吗?”

    他的声音压都很低很低,是情人絮语般甜蜜的关怀。

    季半夏一时没反应过来,抬眼看着他,愣愣道:“嗯?”

    傅斯年迟疑了一下,迅速朝四周看了看,确认无人后,低声道:“昨晚……我有点控制不住了,没伤到你吧?”

    刚才那两枚吻痕,他看得清清楚楚,她脖子上的护腕是什么用意,他也马上猜到了。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温柔了,没想到还是让她遍体伤痕。

    听见傅斯年的话,季半夏的脸唰的红透了。光天化日下,公共场合里讨论这种话题,她真的快被傅斯年臊死了。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没皮没脸呢?

    正好赵媛出来了,一看到傅斯年正和季半夏说话,而季半夏一脸被调戏的羞愤,不禁心头火起,大步走过来挽住季半夏的胳膊:“半夏,等急了吧?我们走吧!”

    说着,又对傅斯年礼貌的打个招呼:“傅总,您日理万机,我们就不缠着您多聊啦!我们先过去了!”

    看着赵媛母鸡护崽似的拉着季半夏往前走,傅斯年不禁苦笑一下。

    他和她,想说几句话都这么难。

    偏偏经过了昨晚,他已经彻底情难自控了。他想见她,想和她在一起,每分每秒都想。

    带来的工作积累如山,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时间,还没说到三句话,就被人打断了。

    如果不是赵媛工作能力出色,傅斯年简直都想开除她了。

    一直以禁欲克制而自得的傅斯年,不得不承认,他迷恋的不仅是她的笑脸,还有她的身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