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日久生情:爱你,一错到底 > 五角星形状的黑曜石
    五角星形状的黑曜石

    傅斯年从地上捡起这枚亮晶晶的小东西,五角星形状的黑曜石,中间还有个小圆孔,看上去倒像是袖扣上的镶嵌。

    大概是从顾浅秋的首饰上脱落的吧。傅斯年把袖扣随手放到床边的矮柜上。打开窗户,强忍着手肘的疼痛僵硬地换了床单,又拿空气净化剂喷了一圈,这才觉得舒服多了,刚才房间里混杂着一股莫名的味道,十分难闻。

    顾浅秋的卧室里,江翼飞正在慌乱穿衣服:“浅秋,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还是找个机会溜出去吧!”

    顾浅秋走过去圈住他的脖子:“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傅斯年怎么对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弄成现在这样,也是他逼我的!翼飞,你别怕,傅斯年从来不进我的卧室。明天他上班走了你再走吧!”

    她的手按在江翼飞的手上,阻止他穿衣服的举动。

    江翼飞为难的看着她:“浅秋,别这样。我真的做不到。斯年就在隔壁,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自己是个畜生!”

    “傻瓜……”顾浅秋用嘴唇堵住他的嘴:“他才是畜生,你不是。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翼飞,我需要你,不要走好不好?”

    也许是孕激素的原因,顾浅秋的**变得很强。刚才正要到**,被傅斯年打断了,她现在身子难受的很。

    她的手探入江翼飞的长裤,轻轻的握住,来回抚弄。江翼飞浑身一颤,要走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另一间卧室里,傅斯年喷完药剂,手肘的疼痛却丝毫没有减弱,胳膊稍微一活动,肘关节就像要断掉一样。

    傅斯年强撑着洗了个澡,便疲惫的躺到床上,从千源岛回来,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此刻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夜色,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脑海里又浮出季半夏的笑脸,她笑得弯起眼睛,整个表情都放松而舒展。

    和他在一起时,他已经很少看到她这样笑了。她总是紧张不安,纠结挣扎。即便刚甜蜜地亲吻完,她都马上会变得心事重重。

    傅斯年闭上眼,手无力的握紧。

    不开心。她和他在一起时不开心。

    心口疼痛,呼吸困难,傅斯年却痛得没有力气去拿床头抽屉里的药瓶。就这样吧,她要自由,他给她自由好了。

    她开心就好。

    夜市嘈杂的路边摊上,季半夏和刘郴对坐在一张简陋的小桌子旁,等着上烧烤。

    刘郴举起手中的啤酒:“来,半夏,先干一杯,为这顿好不容易的晚餐!”

    他是真的感慨。季半夏这丫头实在太难追了。换了别的女孩子,早就上钩了,她却一点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季半夏举起杯子,很爽快的一口气喝了个见底。

    “咦?你也太给面子了吧?我没说要一饮而尽啊!”刘郴惊讶的瞪着她。

    季半夏没看他,眼睛盯着半空中虚拟的点,微笑了一下:“嗯。想喝就喝了。”

    她现在确实很想喝几杯。最好能大醉一场。

    刘郴盯着她的脸,研究着她的表情:“半夏,你有心事。”

    “是啊,我在想烧烤什么时候才能上桌,我已经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季半夏把话题转移开。

    刘郴没上当,他看了她一会儿,直接问道:“你在千源岛培训的时候,是不是和傅斯年发生了什么?”

    季半夏又倒了慢慢一杯酒正要喝,被刘郴一问,惊得手一抖,杯子里的啤酒洒了大半杯在桌子上。

    “你胡说什么!我和傅斯年什么都没有!”她条件反射般激烈的否认。

    “是吗?那你失魂落魄个什么劲?搞得像失恋了一样。”刘郴看着她的表现,心里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一股酸意从胸口蔓延到全身。

    “我只是心情不好而已。心情不好也不行?法律规定了公民不能心情不好?”季半夏堵了他一句,仰头把剩下的半杯酒喝完。

    刘郴看着她肌肤细嫩的脖颈,对傅斯年妒忌万分。

    “半夏,傅斯年你就别想了。他这个人城府极深,又天生凉薄,女人呀,感情呀这些,在他心里根本排不上号的。他要的就是金钱和权势。”刘郴开始帮她分析。

    他觉得自己不是恶意攻击傅斯年,傅斯年给他的印象就是如此。看上去冷淡疏离,一副高贵优雅的绅士派头,其实做起事来心狠手辣,无情得很。

    傅斯年如果是吃素的,华臣能迅速扩张出十倍的市场份额?只有流氓和恶棍才能混得如鱼得水。

    季半夏摇摇头,不想再听:“不要再提这个名字好吗?我说过我跟他没关系!”

    天生凉薄。她分不清,看不透,不知道刘郴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也许,傅斯年真的是个演技高超的影帝,他让她产生了被深爱的错觉。而事实上,她也不过只是他众多猎物中的一个!

    除了靳晓芙,也许还有别的女人。

    “好好,不说这个了。喝酒!”刘郴心情也很恶劣,他现在是真的对季半夏动真心了。可她却为傅斯年要死要活。这简直太伤人了。

    二人相对而坐,默默无言的喝着闷酒。

    季半夏本来就空着肚子,加上她喝得又快又急,没几杯就开始发晕了,烧烤刚上来,她已经趴在桌上了。

    刘郴本来以为季半夏只是心情不好,也没管她。见烧烤凉了,喊她起来吃她不动,才察觉到不对劲,赶紧拍拍她的脸:“喂,喝醉啦?”

    季半夏抬头晕乎乎看他一眼,正要说话,突然捂住嘴往路边跑去。

    “怎么了?怎么了?”刘郴慌了,跟在她后面也往路边跑。

    刚跑到垃圾桶边,季半夏实在憋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刘郴刚好去拉她,被她吐了一胳膊。

    幸好季半夏空着肚子,吐出来的全是酒液,还不算太狼狈。刘郴无奈的在衣服上擦擦胳膊,扶着季半夏让她继续吐。

    季半夏吐光了胃里的啤酒,又干呕了一阵,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刘郴扶着她往回走,季半夏东倒西歪的,脚步都不稳了。刘郴索性将她搂紧怀里,架着她往前走。烧烤也不吃了,直接往自己停在路边的车走去。

    季半夏身上是浓烈的酒气,刘郴却甘之如饴,能这样半搂着她,简直是意想不到的好事。

    刘郴把季半夏扛上副驾,又帮她系好安全带,季半夏头歪在座椅上,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刘郴将车开出闹市区,想叫醒季半夏,又舍不得。她如果醒了,肯定会第一时间要求回家。他还想和她多呆一会儿。

    车开到环湖路,刘郴突然心头一动,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季半夏的睡颜照。

    他盯着手机上的照片,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上次发了张季半夏的照片刺激傅斯年,结果石沉大海,傅斯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今天再发张睡照,傅斯年不会还没反应吧?

    他就是要告诉傅斯年,季半夏现在是他的女人,傅斯年最好有多远滚多远!

    傅斯年越讨厌季半夏,他的机会才越多嘛!

    刘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情场如战场,兵不厌诈才是王道!

    如果不是季半夏这个丫头性子太烈,刘郴简直都想霸王硬上弓,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第二天清早,听见傅斯年关门的声音,顾浅秋笑着推推一直坐在床头发呆的江翼飞:“好啦,翼飞,那个混蛋走了,你可以穿衣服起床啦!”

    江翼飞回过神来,看顾浅秋一眼,心情复杂地吻了一下她的脸,开始穿衣服。

    呆在这个屋子里就是煎熬。和顾浅秋偷情的快乐也压不下心中的愧疚和自责,江翼飞觉得自己就是个人渣,可他却无法摆脱顾浅秋给他种下的情蛊。

    他爱这个女人。哪怕她不再是往日温柔端庄的模样,他也还是爱她。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她和他,已经被命运的缰绳紧紧地系在了一起。

    “咦,袖扣上的镶嵌怎么掉了?”顾浅秋懒懒躺在床头,眼神无意中扫过江翼飞衬衣上的袖扣:“这衣服做工太差劲了,按说也是传承了一百多年的品牌,怎么质量变这么糟糕了?早知道我就不买了。”

    江翼飞看一眼身上的衬衣,心里也有点遗憾,这是顾浅秋给他买的第一件衣服,他是很喜欢的。

    “改天再去配一个好了。”江翼飞穿好衣服,温柔的扶顾浅秋坐起来:“我帮你换衣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你饿坏了吧?”

    “不用了,我跟你一大早一起吃早餐,被人看见肯定会怀疑的。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回娘家吃早餐。”

    顾浅秋之前经常住娘家,自从开始和江翼飞偷情,才回来得频繁一些。傅斯年也经常不在家,这个家冷冰冰的,顾浅秋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江翼飞脸色黯淡了一点:“好。那我先走了。你好好注意身体。”

    见不得光的感情就是这样,永远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让人憋闷又无处发泄。

    江翼飞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顾浅秋。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和傅斯年翻脸的准备,可顾浅秋却死活不从,一定要拖着傅斯年。

    ————————————————————————

    三章的内容合到一章更了。大家觉得这样好吗?晚上还有一更。大概在11点左右。大家可以明天再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