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日久生情:爱你,一错到底 > 这帮同事个个是人精
    这帮同事个个是人精

    季半夏从傅斯年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同事们都在埋头工作,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但很快,电脑屏幕上赵媛的头像就跳动起来了:“半夏,你怎么进去那么久?大家都在偷偷八卦你和傅总呢。”

    季半夏心中一凛:“八卦什么?”

    赵媛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当然是八卦你们有奸情。半夏,你还是注意一点好。办公室人多嘴杂,上次视频的事还没降温呢。你和傅总一定要保持克制。”

    赵媛最后一句话说的大有深意,应该是已经猜到她和傅斯年和好了吧?

    季半夏懊恼的咬咬嘴唇。真的不怪她和傅斯年高调,这帮同事,个个都是人精!

    不过,很快,季半夏就认识到,赵媛的话真的是至理名言。傅斯年真的太不克制了!

    她落座后不到十分钟,傅斯年常年灰暗的头像突然亮了,很快,她收到了傅斯年发过来的消息。

    “我发现自己没办法工作了。”

    季半夏的嘴角微微一翘,随即做贼般地偷偷朝周围看了一眼。还好,靳晓芙离职,她的座位空下来了,季半夏的右边又是走道。傅斯年的消息,不会被人看到。

    “为什么?”她犹豫了一会,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才回了傅斯年一句。

    其实,究竟为什么,她心知肚明。她又何尝不是?傅斯年的体温似乎还停留在她身上,她脸上的红晕就一直没有褪下去。

    “因为一直在想你。”

    短短的几个字,让季半夏甜到了心底里。

    “好好工作,傅总!”

    “真的没办法工作了。半夏,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或者散步?或者其他的?什么都可以。”

    季半夏哑然失笑。顶头上司竟然怂恿她翘班!

    “不好。我手里还有一堆活,必须抓紧做完。下班了我还要去接连翘。”

    他老人家没事,她耗不起呀。

    “我给你放假。”

    “不要。我干活了。回头聊。”季半夏干脆地拒绝了傅斯年的提议,关掉了对话框。

    靳晓芙留下的烂摊子,她必须尽快上手,今天又不能加班,时间还是很紧的。

    季半夏完全低估了傅斯年火山爆发般的热情,她刚埋头工作了一会儿,赵韦廷的电话又进来了:“半夏,傅总要见客户,让你跟他一起去,资料在我这里,你过来拿一下。”

    这也行?!季半夏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了!

    赵韦廷见她迟迟不过去拿资料,直接给她送过来了,催她道:“半夏,快点,我听傅总的意思,这事还挺急的。临时突发事件。”

    跟在傅斯年身后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后,季半夏一本正经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她好气又好笑地瞪着傅斯年:“傅总,有你这样挖自己墙角的吗?兢兢业业热爱工作的好员工,就这么被你带上了邪路。”

    傅斯年不说话,只是笑。

    想到电梯里可能有监控,季半夏也不好再多说了。默默站在他旁边,嘴角却情不自禁地弯了起来。

    电梯刚到5楼,傅斯年却摆摆头朝她示意:“就这层下吧。”

    5层好像是机房和设备科,季半夏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他走出了电梯。

    “我们来5楼干嘛?真的要见客户?”季半夏好奇道。

    傅斯年也不说话,径直朝楼梯间走。季半夏莫名其妙地跟在后面。彻底懵了。

    推开五楼楼梯间的门,傅斯年拉过她的手,牵着她大步往楼梯间的拐角处走。

    “喂喂?要下楼干嘛不坐电梯啊?”季半夏小跑着跟紧他的步伐,完全摸不着头脑。

    走到楼梯拐弯处的视线死角区,傅斯年停住脚步,在季半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她搂进了怀里。

    季半夏吓了一跳:“喂!傅斯年,你疯啦!”

    她压低声音,扭动着想要挣开他。

    虽然都是在公司,但在他的办公室亲热是一回事,在公共区域亲热是另一回事啊!

    万一有人经过怎么办!

    “我是疯了。我生病了,你是唯一能治我的药。”傅斯年一边吻她,一边口齿不清的说话。

    季半夏惊讶地睁大了眼。冷峻自制的傅斯年,竟然会说出这么肉麻的情话?

    “闭眼。”傅斯年用手遮住她的眼睛,不让她看自己,专心致志地吻她。

    他存心要迷惑她的神志,舌尖的每一寸游走都火辣滚烫,季半夏很快就被他卷入感官的漩涡,昏昏然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

    随着亲吻的深入,傅斯年的手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嗳,傅斯年!”季半夏拉住他的手,心慌地想要挣脱他。

    被季半夏一拦,傅斯年也清醒了几分,极力压住心底的冲动,他贴在季半夏耳边认真的警告她:“以后不许再穿这么短的短裤。”

    这么短的短裤?季半夏觉得自己好冤:“这哪里短了?根本就是一条很正常的短裤好吗?”

    傅斯年这老古董,大街上穿热裤的女孩多的是,她的短裤跟她们比起来,简直就是老奶奶穿的。

    “不短也不许穿。”傅斯年霸道地轻咬她的耳根:“被别的男人看到,我会吃醋的。”

    ???季半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傅斯年承认他会吃醋?他的矜持跑哪儿去了?高傲跑哪儿去了?嘴硬跑哪儿去了?怎么一下子变成冲动毛躁的中二少年?

    季半夏笑得弯起眼睛:“傅斯年,你是不是很爱我?”

    傅斯年从她脖颈间抬起头,看到她的笑脸,他也笑了:“季半夏,你是不是很得意?”

    “嗯。以后我就可以恃爱行凶,为所欲为了!”季半夏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傅斯年凝视着她的眼睛,用鼻子轻轻碰了碰她的小鼻子:“我把自己送给你了,想怎么处置,都随你。”

    季半夏想再开他的玩笑,眼里却沁出一层泪光。

    我把自己送给你了,想怎么处置,都随你。——她真喜欢这句话。喜欢得心口发疼。

    “亲爱的,我会好好对你的。”她拉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给了他一个最温柔最甜蜜的吻。

    出了公司大楼,上了傅斯年的车,季半夏总算松了口气。现在终于安全了!

    看到傅斯年的车往商业区开,季半夏有点吃惊了:“斯年,我们不是真的要去见客户吧?”

    她穿着短裤,怎么陪他见客户啊。

    “当然不是。”傅斯年回答得很干脆。

    季半夏放松地往椅背上一窝:“那你想去哪儿?去看电影好不好?”

    “不好。”

    “那去公园散步?”

    “不好。”

    “去唱K?”

    “不好。”

    “去逛街?”

    “不好。”

    “去书店买书?”

    “不好。”

    一连串的不好,季半夏的耐心终于没了:“那你到底想去哪儿?”

    傅斯年指指马路对面的酒店:“我想去那里。”

    “你!”季半夏羞得满脸通红。原来他心急火燎的骗她出来,就是想那什么什么!

    “好不好?”傅斯年索性拐进一条小街停了车,开始磨季半夏:“还有三个小时连翘才放学呢。时间足够了。”

    “不行!”季半夏被他**辣的眼神看得浑身冒汗,扭头看向窗外。

    这样翘班出来和傅斯年去开房,实在是有点难为情。

    傅斯年哪里肯轻易放弃,探身搂住季半夏,往她耳朵里吹气:“就一次,以后保证不这样了。好不好?”

    怕季半夏继续拒绝,他低声哀求:“很久没有了,半夏,上次还是在千源岛……”

    季半夏脸红心跳,沉默着没吭声。

    傅斯年提到千源岛,她突然就心软了。想到让他吹了大半夜的海风,她心疼得不行。

    傅斯年见有戏,赶紧趁热打铁:”半夏,我真的很难受……”

    他拉过季半夏的手放到自己的裤子上。

    季半夏红着脸抽回手,嗔了他一句:“你活该。”

    这就是同意了。傅斯年笑得心花怒放:“这是你惹起来的,你要负责。”

    季半夏扭头看窗外,懒得搭理他的黄腔黄调。

    心急火燎地停了车,心急火燎地进了电梯,心急火燎地关上了酒店房间的门。

    现在,他们终于有了一个私密的安静天地,一段只属于他和她的甜蜜时光。

    到了这个时候,傅斯年反而不急了。他轻轻软软地吻她,勾出她的小舌头缓缓的吸吮。

    “半夏,宝贝,你真美……”他的手摩挲着她软缎般细滑的肌肤,炽烈的情话情不自禁地流泻而出。

    季半夏抱紧他的腰,羞涩的靠在他的胸口,放任他尽情地爱慕她,疼宠她。

    衣服一件件掉落在地上,傅斯年进去的那一秒,二人竟同时开口,分秒不差。

    “半夏,我爱你。”

    “斯年,我爱你。”

    ——————————————————---

    唉,这种好难写啊,又怕尺度太大,写写改改,一章写了好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