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有来生

    从浴室出来,季半夏就赶紧洗手做饭。她本来准备做个红焖鸡翅,炖个莲藕猪骨汤,再炒个青菜,现在傅斯年来了,她准备再加个番茄炒蛋。

    鸡翅已经腌好了,现在要先把莲藕猪骨汤炖上。季半夏麻利的把猪骨洗净,烧了一锅开水,准备先把猪骨焯一下。这样炖出来,汤色才清澈,味道也更好。

    “姐,要不要我帮忙?”连翘穿着粉色卡通图案的睡衣,慢慢往厨房这边走。

    季半夏赶紧回头:“不用不用,你不是想听广播剧吗?你去听就是了,一会儿饭做好了我叫你。”

    厨房对连翘来说是个危险的地方,季半夏可舍不得她进来。

    “嘻嘻,好。那我回房间听广播剧了。”连翘笑得贼兮兮的:“反正傅哥哥会给你帮忙的。我就不当电灯泡啦~”

    “小鬼头!再胡说不让你吃鸡翅了!”季半夏笑着威胁道,手里加快了速度。

    连翘回了房间,还故意重重地关上了门。

    哎,这丫头,季半夏听着她很明显就是故意弄出来的关门声,开始脸红心跳了。

    现在外面就剩她和傅斯年了,她还真有点不自在。

    想到傅斯年刚才那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她有些发憷。这个男人,怎么就喂不饱呢?

    水烧开了,她刚把猪骨放进锅里,就听见门口有脚步声,然后,她的腰就被人从后面圈住了:“宝贝,在做什么好吃的?”

    “准备炖个莲藕猪骨汤。你吃吗?”季半夏期待的问道,傅斯年挑食的很,这么平民的东西,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吃。

    傅斯年低头从后面亲她的脖颈:“吃,你做的,我都爱吃。”

    季半夏被他微微的胡茬弄的痒痒的,笑着扭着腰身,想挣脱他:“傅斯年,你花言巧语的功力越发深厚了!”

    “嗯。要不要我给你开个培训班,辅导你一下?这方面,你需要精进一下。”傅斯年说得一本正经,把她的腰身圈得更紧,从后面紧紧贴住她,大手若有若无的顺着她的腰线往上抚弄。

    “你准备培训什么?”季半夏腾出一只手拍掉他的禄山之爪,半真半假的笑道。

    “培训内容很简单,来,你跟着我念就行了。”傅斯年吃豆腐受阻,又把头偏到前面来想偷她的吻。

    “哈哈,别闹了,一会儿烫到了。”季半夏赶紧拉着他离灶台远一点。锅里正沸腾着呢。

    “来,跟着我念。”傅斯年捧起她的脸,一双黑眸清亮如水,笑意盈盈:“斯年,我爱你。我好爱你。我每天都在想为什么我会这么爱你,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

    季半夏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傅斯年,你脸皮真厚,你脸皮真的好厚。我每天都想为什么你脸皮能这么厚,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最惊讶最好奇的时光。”

    “哈哈……”傅斯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拧拧季半夏的小脸蛋:“为什么是最惊讶最好奇的时光?”

    “因为一直在想为什么你脸皮能这么厚啊!”季半夏哈哈大笑,享受着言语战胜傅斯年的快乐。

    “小坏蛋!”傅斯年宠溺的看着他的小女人,把她搂进怀里,惩罚般轻轻咬她的唇。

    季半夏笑得气喘吁吁,被傅斯年一亲,气都透不过来了,只好求饶服软:“傅总,傅老爷,傅大侠,小女子年少无知,冒犯了您,求您行行好,放过我的嘴唇好吗?”

    “不好。本大人睚眦必报!”傅斯年笑得不怀好意,搂在她腰上的手也开始放肆了,连试探都免了,直接往上游走,一把握住她的胸。

    “喂!水溢出来了!快让开,猪骨都煮过头了!”季半夏赶紧声东击西,嘴巴上她能占到便宜,体力上她根本不是傅斯年的对手,傅斯年想动手,她哪儿逃得了啊。

    锅里的水很配合,汹涌地翻滚着,水面漂了一层褐色的渣沫。

    傅斯年把季半夏按在自己身上不让她动,探过身,伸长手臂把火关掉了。

    唉,人高马大就是好啊,季半夏看他一副不打算放过自己的架势,真的急了。这样打打闹闹,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晚饭啊?

    “斯年,别闹了好不好?我肚子好饿,好想快点吃饭。你放开我,让我安心做饭好不好?”

    季半夏放低姿态,软软地求他,深深地觉得自己真是个表演天才。哀婉柔弱的感觉被她演绎得如此精彩!

    听着季半夏娇软的哀求,看着她委屈又可怜地撅起小嘴,傅斯年宠溺地亲亲她的额头:“好了,不闹了。你快炖汤吧,连翘肯定也饿了。”

    至于他自己么?是一点也不饿的。跟季半夏在一起亢奋的很,完全感觉不到饥饿。

    季半夏朝傅斯年妩媚地一笑,扭头转心处理食材。

    刚把猪骨捞起来,腰又被傅斯年圈住了。

    季半夏无奈地叹气,正准备皱眉训他几句,傅斯年的手已经利索地在她背后打了个结,季半夏低头一看,心里顿时暖融融的,原来傅斯年是在给她系围裙!

    季半夏为自己刚才的小人之心而羞愧,踮起脚在傅斯年脸上亲了一下:“亲爱的,谢谢!”

    “什么?”傅斯年询问的看着她,似乎没听清她的话。

    季半夏微笑着重新道谢:“谢谢!”

    “前面那三个字呢?”傅斯年装不下去了,眼里满是笑意:“刚才你喊我什么?再喊一遍。”

    这个调皮的男人!季半夏笑着又亲了他一下:“亲爱的,谢谢你这么贴心!”

    傅斯年也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二人相视而笑,心里的幸福满得几乎溢了出来。

    汤炖上了,季半夏开始洗青菜,又烧了开水烫番茄,把番茄的皮剥下来,再切成小块。

    简单朴素的一餐。三个人却吃得格外香甜。连翘吃了一周的食堂,美味的家常菜让她吃的心满意足,一边喝汤一边跟傅斯年吹嘘道:“傅哥哥,我姐做的菜是不是很好吃?”

    “嗯。人间美味。”傅斯年扭头看季半夏一眼,柔情似水。

    “我姐菜做的好吃,面条也煮得很好吃呢!”连翘开始比划:“我姐煮的面条里,放了番茄,青菜,鸡蛋煎得黄灿灿的放在上面,香菇还能切成星星的形状呢!”

    傅斯年认真倾听,点头微笑。季半夏瞟他一眼,笑了:“连翘,傻丫头,快别显摆了,面条这种煮法,我还是跟你傅哥哥学的呢!”

    “是吗?”连翘懊恼的嘟嘟嘴,有点不好意思了:“傅哥哥一定在看我笑话了吧?”

    “怎么会?”傅斯年的声音很温柔:“我只会煮面条,没有你姐这么多才多艺。会做这么多好吃的。”

    季半夏被傅斯年夸得很心虚,其实她厨艺真的一般,只能算过得去。

    不过,被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真诚的夸奖,她还是很开心的。

    “喝汤吧。现在温度正好。”季半夏帮连翘盛了一碗汤,又帮傅斯年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

    连翘开始喝汤,傅斯年却不接季半夏递过来的勺子,他张着嘴,示意她喂他。

    季半夏哭笑不得,她在想要不要把他这副小孩撒娇的样子拍下来——这种照片如果传到公司论坛,华臣一定会碎一地的眼镜吧!

    看着一无所知的连翘,季半夏快速的舀了一勺汤喂进傅斯年的嘴里。

    算了,就当是回报他当初那碗面吧。偷师费还没给他呢。

    傅斯年尝到了甜头,不肯罢休了,自己喝了几勺汤,又把勺子塞到季半夏手中,默默张开嘴。

    季半夏刚想瞪他,一转头,看到了他眼神,含着笑意,充满了期待,像极了在等主人喂食的小狗。天真可爱。

    天真可爱这种词绝对是和傅斯年不沾边的,看此刻,季半夏真的有这种错觉。

    内心深处突然有一股柔情涌了上来,她看着傅斯年,突然很想好好疼他。

    那个和野狗抢食的小孩,那个出生几个月就被扔到孤儿院的小孩,有没有人怀着温柔的心情给他喂过汤呢?

    有没有人怀着温柔的心情疼爱过他,关心过他?

    季半夏拿起勺子,轻轻地舀了一勺汤,轻轻地放入傅斯年的嘴里。

    如果可以,她希望来生能做他的妈妈,用最温柔的心情来爱他,疼他,怜他,宠他。

    给他最完整最深沉的母爱,给他自己的一切。

    ——————————————————————————————

    今日更新完毕。明日更新会很晚,大家不要等,后天早上再看吧。

    对了,做个小调查,大家喜欢这种温馨的戏码吗?还是喜欢纠结一点,虐一点的?

    话说,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擅长写这种温馨甜蜜的场景,结果试着写下来,反而很流畅,自己也很开心。谢谢你们的陪伴,在写这个小说的过程中,我在文笔、心态、和情节构思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磨练。谢谢你们热情的鼓励和真诚的赞美,也谢谢你们中肯的建议和犀利的批评。我会更努力的!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