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早有心理准备

    出了公司,季半夏先在手机地图上标出几条路线。

    傅斯年是在上班途中出的车祸,她标注的几条路线都是他从家来公司可能会走的。

    标注出路线后,她又搜索沿途的重点医院,最后锁定了五家可能性最大的医院。

    出了车祸,肯定会送往最近的医院。这五家医院,都是医疗条件最好的三甲医院。

    季半夏打了部出租车,去了第一家医院,前台咨询,科室咨询,她甚至闯入了院长办公室,最后确认,傅斯年确实没住在这家医院。

    然后是第二家,第三家……五家医院都找遍了,天也黑透了。

    站在熙熙攘攘的医院门口,季半夏沮丧得无以复加。

    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这个世界还在按它固有的步伐运行。没有人能体会到她的焦虑和担忧。

    二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几百万张病床,她的傅斯年,究竟躺在哪一张床上?

    顾浅秋会在他身边照顾他吗?如果半夜他口渴了,会有人给他喂水吗?医院的饭菜,合他的口味吗?

    为什么他不联系自己?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

    舍不得再花钱打车,季半夏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公交车站走去。

    公交车到了,她却不想上车。就这样回去,她实在不甘心啊!

    季半夏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要不,再去顾青绍上次住的那家医院看看?

    那个私立医院完全不出名,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但就季半夏上次去探望顾青绍所看到的情况,足以断定这家医院是专门为富豪和权贵服务的。

    华臣的老总,应该会更愿意住这种私密性极好的医院吧?

    打车到了医院,季半夏才发现自己根本进不去医院的大门。上次由顾青绍派了护士过来接她。这次她自己过来,保安根本不让她进门。

    “那,请问是不是有一个叫‘傅斯年’的病人住在这里?”季半夏哽咽着哀求保安:“我不进去,如果他真的住在这里,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美丽女孩的眼泪总是能轻易征服男人,看到季半夏可怜巴巴的样子,保安声音软了一点:“这个我哪里知道?不过,今天上午确实来了一个出车祸的病人,听说很有来头,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车祸,很有来头……季半夏眼睛一亮,连声对保安道谢:“谢谢你!好人有好报,您一定会一生平安的。”

    保安被她逗得一笑,想了想,朝她挥挥手:“赶快走吧,门口不让闲杂人逗留。”

    没办法,季半夏只好沿着医院围墙慢慢往前走。

    这家医院比较偏僻,绿化面积也很大,季半夏绕过一个墙角,才发现自己无意来到了医院的侧门。

    侧门也锁着,不过门口没有保安。高高的花墙两边,都种着漂亮的观赏树。

    季半夏本来一直盯着侧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缝隙钻进去。结果无意中发现,花墙两边的树枝都连接到一起去了,形成了一座天然的空中走廊。

    爬树!墙太高她翻不进去,可以爬树啊!

    季半夏被自己的想法激动得热血沸腾。小时候住在郊区,小区后面就是一片树林,爬树摘果子,那是常有的事。但愿这个技能她还没有生疏。

    季半夏看看身上的绿裙子,再看看幽静无人的胡同,咬咬牙,把裙摆两边各撕开一道口子。

    总算老天有眼,这棵树不粗不细,树皮粗糙,摩擦力强,属于比较好爬的类型。

    季半夏脱掉鞋子放进包里,抱住树干开始一点点往上爬。粗砺的树干没两下就磨破了她娇嫩的肌肤。手心,脚心,膝盖,腿上,到处都钻心地疼。

    季半夏却丝毫不在意这些疼痛,眼看就要爬到最低的枝桠了,只要踩上粗大的树枝,顺着树枝爬进墙内,她就可以看见斯年了!

    想到傅斯年的微笑,季半夏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当季半夏沿着墙里的大树爬下来时,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伤痕累累。磨破的皮肤血迹斑斑,火烧般疼痛。

    凭着指示牌和上次的记忆,季半夏找到了病房区。

    一楼有个咨询台,季半夏强作镇定地走过去咨询:“你好,请问傅斯年住哪间病房?我是过来探视的。”

    护士抬头看她一眼,本来准备翻登记表的,结果被她满身的伤痕吓到了:“你……你这是?”

    季半夏赶紧解释:“我是他朋友,跟他一起出车祸的,不过我只受了点轻伤。”

    护士虽然有点奇怪,但也懒得管那么多。

    朝季半夏敷衍的点点头,就开始在登记表上查找起来。

    季半夏盯着她的动作,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希望傅斯年真的住在这里,希望上天有一点怜悯之心……

    “306房间。”护士抬头报出房间号。季半夏几乎喜极而泣。

    “谢谢你!太谢谢你了!”她忍住内心的激动和狂喜,向护士道了谢,便一瘸一拐的朝楼梯走去。

    大腿磨破了皮,走路的时候被裙摆磨蹭着,疼得她只吸冷气。

    长长的走廊寂静无声,柔和的白光照得四壁清冷。

    季半夏站在306房间门口,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敲响了房门。

    等了十几秒钟,白色的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顾浅秋穿着浅紫的孕妇裙,披着薄薄的披肩出现在门口。

    看到季半夏,顾浅秋脸上礼貌性的微笑倏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猛地瞪圆了眼睛,死死盯着季半夏。

    季半夏也毫不畏惧地盯着她。这场战斗,她早就有心理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