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间会证明一切

    第二天,季半夏到公司上班时,所有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额头上贴着纱布,双眼红肿得像两个大桃子。浑身长袖长裤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半夏,你这是怎么了?”赵媛拉住季半夏,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和担忧。

    季半夏木然看看办公室其他同事,又淡淡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昨天摔了一跤,撞破了额头。”

    看看办公室里纷杂的眼神,赵媛没说什么,只拍拍她的肩膀:“半夏,开心点。”

    一定是见傅斯年的时候出了什么波折吧,现在人多嘴杂,她也不好多问。

    中午在餐厅吃饭,二人相对而坐时,赵媛才握住季半夏的双手:“半夏,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傅斯年不肯见你?还是顾浅秋她怎么你了?”

    一听到傅斯年三个字,季半夏的眼圈又红了,她掩饰般垂下眼睫:“媛媛,斯年他……”她哽咽了一下:“他很可能不在了……”

    “不在了?不在了是什么意思?”赵媛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顾浅秋说,斯年……已经入殓了……”季半夏的眼泪终究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在桌子上的汤碗里砸出一个小小的涟漪。

    赵媛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顾浅秋是傅斯年的妻子,作为妻子,应该不会诅咒自己的丈夫吧?

    “傅家故意瞒着傅总的消息?”赵媛一下子反应过来。华臣正在欧洲谈一桩并购案,傅斯年去世的消息自然是瞒得越紧越好。

    “也许是顾浅秋在骗我,可是,为什么斯年一直不联系我?”季半夏用力擦干眼泪,声音委屈又迷茫。

    看到季半夏这个样子,赵媛也很不好受:“也许现在他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半夏,你要振作一点,顾浅秋的话不能完全相信。”

    赵媛的话真的安慰到了季半夏,她也紧紧回握赵媛的手:“媛媛,你说的对。斯年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不联系我的。斯年不会死的,我要振作起来,我要等斯年回来!”

    “嗯。你不是见过傅总的家人吗?可以问问他们,也许会得到和顾浅秋不一样的说法。”赵媛劝慰道。

    季半夏眼睛一亮,赵媛说的对,是她太伤心乱了阵脚,竟然听信了顾浅秋的一面之词。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季半夏的信心越来越少。

    赵媛偷偷从赵韦廷那里要到了傅斯年家人的电话,结果她一开口报出自己的姓名,傅冀中就挂断了她的电话。她又不记得傅家大宅的具体方位,周末打了出租车在凤凰山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记忆中的傅家别墅。

    顾青绍那里,甚至刘郴那里都没有任何消息,傅斯年的存在,完全成了一个谜。

    周一早上,季半夏和同事们一起坐在会议室,等着新总裁傅唯川的亮相。

    很快,会议室门口传来脚步声,赵韦廷带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进来了。

    他高鼻深目,五官的轮廓有点像混血儿。压得低低的浓眉下,一双眼睛深不见底,幽暗得让人后背生寒。

    傅唯川。傅斯年的堂兄。

    如果说傅斯年冷漠疏离,傅唯川的气质,就只能用邪魅阴沉来形容。

    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欢迎新总裁。季半夏也跟着众人站起身。

    傅唯川官方地微笑着,眼神犀利地扫视着会议室的众人,在看到季半夏时,明显停顿了一下。

    “今天起,华臣总裁的职务,由我担任。在随后的时间里,你们的岗位,工作流程和工作职责可能都会有变动,希望大家能好好配合。”

    看着傅唯川大喇喇地坐在傅斯年坐过的座位上,季半夏心里揪心地疼痛。

    一朝天子一朝臣,傅斯年才消失了一周而已,现在办公室里八卦的热点,已经转移到同样英俊的傅家新贵,傅唯川身上。

    会议很简短,傅唯川恩威并施地说了几句,众人纷纷点头之后,会议便结束了。

    季半夏不顾别人惊讶的目光,快步追上走在最前面的傅唯川:“傅总,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谈。”

    傅唯川倏然转身,一双眸子阴暗深沉,上上下下打量她几眼之后,他的脸上浮出一个笑容,这笑容分明带了点讽刺:“好。到我办公室说。”

    走进总裁办公室,季半夏才发现办公室的风格已经完全变了。

    傅斯年喜欢的极简式风格,已经变成了豪华铺张,地毯换上了暗金绣花,窗帘和办公用品也全部换了新的。黑色,金色和银色,成了办公室的主色调。

    季半夏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海底。如果傅斯年真的只是在休养,如果傅唯川只是代理,他为什么要这么刻意地抹掉傅斯年的痕迹?

    “季 半 夏。”傅唯川悠然自得地坐进傅斯年的椅子,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季半夏:“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她让他碰了个大钉子,当着傅斯年的面,让他下不了台。这张看似清纯无害的脸,他是牢牢记住了。

    傅唯川的眼神绝对说不上友善,可季半夏却只能压下心中的不悦,微笑道:“傅总,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

    “哦?什么事?”傅唯川佯装不知,盯着她问道。

    “傅总,我是说傅斯年,他的腿伤怎么样了?是骨折了吗?医生说大概多久能康复?”季半夏小心地斟酌着词汇。

    她的问题是有心机的。如果傅斯年真的死了,就不存在骨折康复的问题了。直接问傅斯年的死活,有可能会引起傅唯川的疑心——因为傅家对外宣布傅斯年只是受

    听了她的话,傅唯川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盯着季半夏,唇边一抹嘲讽转瞬即逝:“季半夏,你打听傅斯年的消息,是以什么立场?华臣的普通员工,还是傅斯年的……情人?”

    情人两个字,他刻意拖得长长的,讽刺和不屑的意味很明显。

    季半夏的脸一下子烧红起来。顾浅秋可以侮辱她,因为她和傅斯年,确实伤害了顾浅秋。可傅唯川,他有什么资格侮辱她?

    她用力握紧拳头,想狠狠地反击,却又舍不得丢掉这个机会,打听傅斯年情况唯一的机会。

    傅唯川,是她目前唯一能接触到的知情人。

    似乎看透了她的内心活动,傅唯川哂笑一声:“没想明白怎么回答?那就不用回答了。出去吧。”

    血往头上一涌,又被季半夏生生忍住,她咬咬嘴唇,逼自己示弱,逼自己接受他的侮辱:“如果以华臣普通员工的身份,能得到你的答复,那我选前者。如果,如果以傅斯年情人的身份能得到你的答复,那我选后者。”

    “哈哈!”傅唯川大笑:“难怪傅斯年会看上你。凭你这种平庸的长相和身材,能斗赢顾浅秋,季半夏,你确实有过人之处——至少,你还算聪明。”

    季半夏不说话,傅唯川的每一句话都夹枪带棒,但她只能默默忍耐。

    为了斯年,没有什么是她不能承受的。

    傅唯川笑完了,才轻声道:“不过,真的很抱歉,季半夏,你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无论你以什么立场,我的回答只能是四个字:无可奉告。”

    他和顾氏的交易能顺利达成,他能顺利坐进华臣的总裁办公室,真的要感谢这场从天而降的车祸。

    傅斯年睡得越久越好,最好是永不醒来。

    傅唯川可以把声音压得低低的,一双幽深的眸子,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和捉弄,紧紧盯着季半夏。

    季半夏直直地和他对视,被戏弄的愤怒和羞愧让她满脸通红。

    “傅总,我很奇怪您怎么能坐到这个位置。我以为,能坐到这个位置的,至少会是有品的君子。”季半夏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大不了炒了她吧,看到他坐在傅斯年的办公室里,看到所有人都喊傅唯川“boss”,她真的很难受。

    看着季半夏挺直脊背离开的身影,傅唯川眼中怒气翻涌,最后变成唇角一抹冷笑。

    傅斯年很爱这个叫做季半夏的女人,那天在餐厅相遇,他见过傅斯年看季半夏的眼神,他认识傅斯年二十多年,第一次知道他的眼神可以那么温柔。

    这么多年,他和傅斯年明争暗斗,傅斯年曾经超越他,走到了权力的顶峰。可最终的胜者,是他傅唯川。

    能坐在傅斯年坐过的办公室里,嘲弄傅斯年深爱的女人,傅唯川心里很快意。

    论资质,他和傅斯年旗鼓相当,论出身,他是傅家二房嫡出的长子,但就因为一个血缘,他就被摒除在傅家的财富和权势之外。

    更让他咽不下气的是,傅斯年,只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野种!

    顾家甚至和傅家达成了意向,如果傅斯年三年内还没有醒来,就让他和顾浅秋结婚。

    傅唯川简直想笑,傅家不情不愿地将一双羽翼赠给了他,还指望他能按他们的意图,在他们打造的纯金鸟笼里扑腾?

    他傅唯川,看上去就那么容易受人摆布?

    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而现在,时间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