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不是偷偷溜了

    稚嫩的身体,却有着惊人的美味,男人毫不怜惜地采撷,直到最后彻底得到满足。

    穿好衣服,见小女人仍一动不动地紧闭双眼,男人不耐烦了:“别装了,已经完事了。滚出去吧!”

    小女人没有任何反应,脸颊苍白如雪。

    男人心头微惊,用力拍她的脸颊:“干什么?装死?”

    沙发前的茶几上有水杯,男人拿起水杯,劈头朝小女人浇去。

    “啊!”季连翘悠悠醒转,腿间的刺痛让她本能地蜷缩起身体,发出小兽般嘶哑的呜咽。

    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把衣服扔过去,盖住她白皙的身体。

    那身体是上帝精心雕刻的杰作,多看一眼,心头又会蠢蠢欲动。

    季连翘摸到校服熟悉的布料,哭泣着将自己裹进衣裙,慌乱地想要跑下沙发,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陌生的房间,让她的方向感彻底消失,她撞到了茶几,又撞到了旁边的另一组沙发,她无助地东奔西跑,处处碰壁,绝望得几近崩溃。

    男人猛地皱起眉头:“你的眼睛看不见?”

    季连翘不敢回答,她甚至不敢大声哭泣,只能无望地摸索着,想要快点逃离。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中年秃顶男子带着一个美艳女子出现在门口。

    “傅总,让您久等了,我……”

    话说一半,秃顶男人突然停住嘴,愣愣看着房间中间满脸泪痕的年轻女孩:“这位是?”

    如同黑暗中看见了光明,季连翘听见了开门声,听见了门口男人的声音,她用尽全力朝门口跑去,将秃顶男人撞得一个趔趄,飞快消失在门外。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傅唯川的脸黑得如暴风雨前的天空:“她不是你的人?”

    秃顶男人无辜地摇头:“不是啊。我不认识她。”

    上错了人……傅唯川一头黑线,暴躁地冲秃顶男人和美艳女子挥手:“滚!都给我滚!”

    季半夏喝了大半瓶酒,酒意上头,心里的痛慢慢冲淡了一些。突然想起连翘应该快到了,她赶快拿出手机。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

    季半夏吓了一跳,赶紧抓起手机冲出包间。

    电话通了,季半夏急冲冲问道:“连翘,你到了吧?你在哪儿?”

    好一会儿,电话另一边才传来连翘啜泣的声音:“姐……我在KTV里。你在哪儿?”

    季半夏找到连翘时,她正坐在墙边的沙发上流泪,旁边站着的女服务生,正好心地递纸巾给她擦眼泪。

    “连翘!”季半夏冲过去,心疼地把妹妹搂进怀里:“是姐姐不好,姐姐没听到你的电话。是不是等急了?”

    季连翘抬起头来,哀哀地喊了一声:“姐!”

    眼泪滚滚落下,她精致的小脸没有半分血色,嘴唇破了,额头上也青了一块。

    “连翘!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摔跤了?嘴唇怎么破了?额头也青了!”看到妹妹委屈可怜的样子,季半夏内疚得要命。都怪她,都怪她心情抑郁多喝了点酒,不然连翘怎么会摔成这样!

    季连翘不说话,只是不停地哭泣。她的手指紧紧拉住季半夏的衣襟,婴儿般无助地偎进她的怀里。

    季半夏猛的将连翘抱紧,眼眶也红了:“对不起,连翘,对不起……都是姐姐没照顾好你,对不起……”

    季连翘抽泣着:“姐,我……想回家……我们,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好!我们回家!”季半夏牵着妹妹就往门口走。

    去他的职场守则!去他的领导印象!去他的职场前途!她现在统统不在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她的妹妹重要!

    回到了家,回到了熟悉的环境中,季连翘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只是,她变成了一个黏人的小东西,季半夏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乖,你坐沙发上不要动,姐姐找点药膏给你擦。”季半夏拿了药膏,轻轻的帮妹妹擦药。

    “怎么摔这么厉害?腿上好几处都撞青了。”季半夏蹲在地上帮连翘擦药膏,看到她腿上的伤痕,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念头,让她猛地抬头看向连翘:“连翘,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摔一下,怎么会摔出这么多伤痕?

    季连翘的身体微微一颤,赶快摇头:“没有,是我不小心撞到了。我进错了一个房间,结果走不出来了,在里面东撞西撞好几下,还摔了一跤。”

    姐姐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晚上老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季连翘实在不想再增加她的心理负担了。

    而且,强暴这么屈辱的事,她真的说不出口。她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啊!

    季半夏相信了妹妹的解释,愧疚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连翘原谅姐姐好不好?”

    季连翘抱住季半夏的腰:“姐,又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粗心走错了房间。”

    鼻子酸酸的,想起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季连翘浑身都颤抖起来。那个粗暴狂傲的男人,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KTV里,赵韦廷满脸不满地看着赵媛:“季半夏呢?怎么又没影了?是不是偷偷溜了?”

    赵媛刚才一直在唱歌,根本没注意到季半夏的动向,只能无辜地摇头:“我不知道啊。她是不是去洗手间了?”

    “去洗手间!去洗手间要花这么长时间吗!我看肯定是趁机溜了!”赵韦廷恨恨道:“真是过分,傅总还没过来呢,她不声不响跑了!”

    正说着,包间的门打开了,傅唯川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赵韦廷赶紧关了音乐,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傅总来了!”

    傅唯川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上去颇为阴沉。他朝众人挥挥手:“你们继续吧。我有事先走了。”

    看着傅唯川的背影,大家面面相觑。

    不是说好了今晚傅总要与民同乐的吗?怎么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真是坑爹,早知道这样,也该学季半夏早早溜了!

    赵韦廷也很郁闷。他本来想趁这个机会好好和傅唯川套套近乎的。哪儿知道他说走就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