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希望的小火苗

    四年后。A市机场。

    “半夏!亲爱的,谢谢你来接我!哇,洛洛长这么大了!真是美人胚子呀!”赵媛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抱了抱将前来接机的季半夏,又蹲下来逗季半夏手中牵着的小女孩:“洛洛,还记得阿姨吗?”

    被称为洛洛的,是个三岁多的小女孩,她穿着一身粉红的小裙子,肌肤白皙,圆嘟嘟的小脸上一双黑葡萄般漂亮的大眼睛,头上戴着粉红的蝴蝶结,洋娃娃般漂亮可爱。

    听见赵媛的话,她有点害羞的往季半夏身边躲了躲,脸上带着微笑小声道:“记得,你是媛媛阿姨……”

    赵媛开心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洛洛好棒!阿姨去美国好几个月了,洛洛竟然还记得!”

    季半夏也微笑:“当然记得,喏,她身上的裙子还是你买的呢!”

    赵媛和季半夏一左一右地牵着洛洛,朝机场外走去。

    “半夏,连翘最近还好吧?她眼睛治好后,没什么反复吧?”赵媛关心的问道。

    季半夏很欣慰:“连翘挺好的,她的眼睛现在也稳定了,视力比我还好呢!听说你要回来,她今天在家做了一大桌菜呢,就等着给你接风洗尘。”

    “哎呀,又去你那儿蹭吃蹭喝呀?太不好意思了!”赵媛嘴上客套,脸上的笑容却写满了期待。

    季半夏瞥她一眼,忍不住笑了:“真的那么不好意思?那好吧,我也不硬逼你了,我们就在外面吃一顿算了。”

    “哎哎哎,别啊!我不装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赵媛慌了,连翘一手好厨艺,做的饭菜堪称人间美味,她被美式中餐折磨了五个月的胃,太需要中华美食的抚慰了!

    “媛媛阿姨,小姨还做了你最爱吃的拔罐牛肉呢!”洛洛翘着小脑袋,也想加入大人的谈话。

    一句拔罐牛肉,让季半夏和赵媛都笑喷了:“小傻瓜,是瓦罐牛肉,不是拔罐牛肉!”

    洛洛也红着脸跟二人一起笑起来,气氛十分融洽。

    赵媛笑着正想再说句什么,眼神一下子凝固了,她停住脚步,愣愣地看向大厅右侧。

    “媛媛,看什么呢?”季半夏也顺着她的眼神朝大厅右边的男人看去。

    这一眼,让她的心砰砰狂跳起来,整个人犹如被冰封一般,无法动弹也无法呼吸!

    穿着黑T仔裤的男人,正半低着头往出口走的男人,只能看到一个侧面。可那侧面,那高挺的鼻子,下颌清俊的线条却那么熟悉……

    “半夏,你看,那个男人像不像傅斯年?”赵媛先回过神来。

    她扭头看向季半夏,却被季半夏的表情吓到了。季半夏满脸是泪,浑身都在颤抖。

    “半夏,你……”赵媛话还没说完,季半夏已经冲了出去。

    她疯狂地朝男人跑去,完全忘记了这是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一边跑一边嘶声大喊:“斯年!斯年!”

    大厅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眼神震惊而不屑。

    “妈妈!妈妈!”洛洛被季半夏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想挣脱赵媛的手去追季半夏。

    看着季半夏狂喜至极的奔跑,赵媛内心感慨万分,她拉住洛洛,蹲下来低声安抚她:“洛洛别怕,你妈妈看到了一个老朋友,想过去打个招呼而已。阿姨陪着你,我们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洛洛懂事地点点头:“好。我和阿姨一起等妈妈。”

    听见有人在大喊自己的名字,傅斯年微微皱眉,他停住脚步朝左边看去。

    一个年轻的女人正朝他狂奔而来。她穿着白色裙子,一头黑发在空中飞扬,满脸泪痕,虽然面容姣好,但看上去很像个疯子。

    他认识这个女人么?傅斯年搜索记忆,发现大脑一片空白,稍微用力一想,头就炸裂般疼痛。

    “傅先生,我们走吧,那是个疯婆子吧!”跟在傅斯年身后的严管家有点紧张地看着季半夏,不停地催促傅斯年。

    傅斯年没说话,静静站着,等那个女人跑过来。

    二年前从病床上醒来,他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东西。一切都要重新再来。他重新学习工商管理知识,在顾浅秋和管家的帮助下,重新梳理自己的交际网络,现在他已经能将自己以前的经历复原80%了。但是,眼前这个大喊着他的名字,朝他狂奔而来的女人,他没有半点记忆。

    剧烈的奔跑让季半夏的胸腔疼痛得几乎无法说话,她停在傅斯年面前,用力的喘息着,用力的看着他。

    她的长发被眼泪濡湿,胡乱地贴在脸上,她的眼妆花了,眼下一片晕染。

    她看上去狼狈得要命。

    傅斯年等了十秒钟,没有从她那里得到任何有效信息,耐心告罄,他看女人一眼,转头朝出口走去。

    “斯年!是你吗?”女人嘶哑的声音,饱含着无边的痛苦和委屈。她竟然扑了过来,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喂!干什么你!”严管家冲过来拉开季半夏用力一推:“哪儿跑来的疯女人,再乱来我要叫安保了!”

    被严管家一推,季半夏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她看都没看严管家一眼,她深深看着傅斯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斯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半夏,我是半夏啊!”

    傅斯年皱眉:“半夏?我们……很熟?”

    从这个女人的言行举止来看,他和她,似乎有过很亲密的关系?

    但是,他看过和顾浅秋的结婚公证,他失忆前就是已婚的身份。那么,这个女人,是前女友?

    可是所有人都跟他说过,顾浅秋是他的第一任女友,相爱多年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难道是他的某个追求者?他在美国疗养的这几年,明里暗里送秋波的女孩子确实不少……

    听见傅斯年那句“我们很熟?”季半夏觉得天都黑了,心碎成了玻璃渣子,落得满地都是——傅斯年忘记她了!傅斯年竟然忘记她了!

    他看她的眼神,那么冰冷,那么疏远。就像他们第一次在酒店相遇时一样,毫无感情,毫无温度,在礼貌的外表下,是掩藏得极好的不屑和漠视!

    他!已!经!彻!底!忘!记!她!了!

    她嘴唇不停地颤抖,心中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泪打湿了裙子的前襟,季半夏泪如雨下,万箭穿心。

    严管家趁机劝道:“走吧傅先生,这就是个疯子!估计是以前见过您,就暗暗花痴上了!走吧,大小姐还在家等您呢!”

    傅斯年没有说话,又回头看了女人一眼。她哭泣的样子,为什么那么绝望。他真的很费解。

    傅斯年走了,带着一堆随从,从她面前消失了。

    季半夏站在原地,像一尊化石。一尊悲伤又绝望的化石。

    赵媛目睹所有经过,见傅斯年绝情地离开,赶紧拖着箱子,牵着洛洛过来。

    “半夏,傅总他……他不想理你?”傅斯年的表情赵媛也看见了,他看季半夏的眼神,完全就是看一个陌生人。

    季半夏还是说不出一句话,她僵硬苍白地站着,眼神悲伤得让人不忍直视。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洛洛也大哭起来,扑过去抱住季半夏的腿,不停地摇晃。

    季半夏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蹲下身子抱紧洛洛,二人抱头痛哭。

    机场所有人都在看这对痛哭的母女,赵媛站在旁边,鼻子也一阵阵发酸。

    好不容易劝住季半夏,三人坐车回到家里。

    连翘打开家门,还没来得及欢迎赵媛,就被季半夏和洛洛红肿的眼睛惊到了。她顺手搂过洛洛抱在怀里,心疼地亲了一下,又问季半夏道:“姐,你们怎么了?眼睛怎么都是红肿的?”

    季半夏无情无绪,不想说话。洛洛还小,偎在连翘怀里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赵媛只好解释道:“连翘,傅斯年你还记得吗?今天我们在机场看见他了。”

    “傅斯年?傅哥哥?你们真的看到他了?他还活着?这是喜事啊!”连翘欣喜地看向季半夏:“姐,你吓死我了,原来是高兴的眼泪,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季半夏失神地看着连翘,眼神涣散:“连翘,斯年他忘记我了……他不要我了……”

    季半夏和傅斯年的事,赵媛后来也陆陆续续都知道,听见季半夏这么说,心疼地拍拍她的肩膀安抚她:“傅总可能是车祸受伤损失记忆了,半夏,你放心,他会慢慢想起来的!无论如何,至少傅总还活着!你和他,还有再走到一起的可能!”

    连翘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赶紧也跟着赵媛安慰季半夏:“姐,媛媛姐说的对,你以后多到傅哥哥面前出现,多跟他讲讲你们之间的事,他肯定能想起来的!”

    “是吗?我跟他讲了,他就会信吗?他就会想起我吗?”季半夏喃喃自语,眼中开始慢慢燃起希望的小火苗。

    赵媛说的对,无论如何,傅斯年至少还活着!只要他活着,她就有希望!

    那些刻骨铭心的过往,她不信傅斯年能忘得干干净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