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寒武纪

    一夜恍惚多梦,第二天早上季半夏带着黑眼圈去上班。

    季半夏现在在一家4A级广告公司工作,因为业绩出众,被任命为新成立的公关部的主管。公关部是一个专门对外的部门,为各类企业提供专业化的包装和宣传服务。

    因为接触到的企业涉及到不同的行业,所以需要了解各行业的动态和相关知识,专业性和知识性非常强,压力也很大。

    季半夏一身标准的OL打扮,白色真丝衬衫配珍珠项链,黑色及膝包臀裙,五厘米高跟鞋。站在电梯里,便有人跟她打招呼:“半夏姐今天好漂亮!”

    季半夏扭头一看,是部门新入职的应届毕业生艾思羽,她也是南T大学的,算是季半夏的学妹。

    “谢谢!”季半夏朝她笑笑,心中感慨万千。从学校毕业四年,她也从“小季”变成了“半夏姐”,时光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迹,可昨天见到的傅斯年,外貌却一点都没有改变。

    傅斯年。季半夏微微攥紧拳头,茫茫人海,她该到哪里去寻找他呢?

    忙碌的上午让她没有时间再去想傅斯年,好几个宣传方案要请她定夺,各种会议开个不停。

    快到中午的时候,艾思羽进来汇报了。

    “半夏姐,我这边接到一个单子,是一家新创业的智能手机公司,给的价码非常高,但是对方提供的资料非常少,只给了大致的企业架构和发展愿景,我有些拿不准,想请你帮忙看看。”

    季半夏微微皱眉:“拿不准就和对方多沟通沟通,尽量要到最详尽的资料。不然我们没办法做出最合适的企划案。”

    听到季半夏的批评,艾思羽有点委屈:“这家公司真的很特别,他们老总以前是华臣的老总,华臣你知道的,呼风唤雨的神级公司,但是这个老总后来离职了,消失了四年,现在又回来创业。所以……”

    艾思羽话还没说完,被季半夏脸上的表情吓到了:“半夏姐,你怎么了?”

    季半夏正紧紧盯着她,眼里的光芒亮得如燃烧的太阳,她脸上那种激动和兴奋的表情,让艾思羽迷惑不解。

    “思羽,去把对方资料拿过来给我看!这个单子,我亲自来做!”季半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缓了语气:“对方的联系方式也给我。”

    艾思羽满怀疑惑地走出办公室,不明白季主管为什么这么激动。

    虽然价码优厚,但也只是个新创业的公司,究竟能不能达成长期合作意向,还很难说。

    艾思羽把资料送过来之后,季半夏就开始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

    她的心跳的很厉害,手指也在颤抖,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竟然这么快就有了傅斯年的消息!

    这家名叫“寒武纪”的公司,是专门做智能手机的,五亿美元的风投,全球招募的顶尖人才,简洁有效的公司架构,从起步开始,就有一流大公司的风范。

    给的资料确实不多,要求也非常简单:让用户记住寒武纪这个品牌,为寒武纪的第一批手机上市造势。

    季半夏放下资料,用手撑住额头,最简单的要求往往最难完成。不同于公司的营销策略,她要做的是从整体上对这个公司品牌进行包装,一次成功的包装,能确定这个公司整个的品牌形象。

    她以前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业务,需要先调查市场,做大量的研究和分析工作,用数据和真实有效的案例来说服寒武纪的客户。

    季半夏开始跃跃欲试,她做出的策划报告,能进入傅斯年的视线吗?

    傅斯年还是像以前一样,会亲力亲为,亲自审读这类报告吗?

    季半夏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寒武纪相关联系人的电话。

    “你好,寒武纪营销部文源。”

    电话对面,传来熟悉的男声。季半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文源!是以前追赵媛那个文源吗?

    “你好?”没听见回答,文源疑惑的提高了声调。

    “你好,我是奥丁公司公关部的季半夏。请问,你以前是华臣的吗?”季半夏试探地问道,毕竟只听见了声音,她不能确定电话另一端就是她认识的那个文源。

    “啊!半夏!你是半夏?”文源的声音热络起来,也很激动:“半夏!你去奥丁了?天!世界可真小!没想到咱们从华臣离职了,竟然还能再碰见!”

    “是啊!真是太有缘分了!”季半夏也笑着寒暄,心里却在隐隐的期待,期待他提到傅斯年。

    果然,文源开口了:“确实很有缘分!半夏,你知道吗?寒武纪是傅总开的!我们两个华臣前员工,现在又重新给他干活了!”

    听见傅斯年的名字,季半夏突然紧张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近情情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半夏,要不,我们找个时间聚一下?你现在跟赵媛还有联系吗?干脆把她也叫上?”文源十分兴奋。

    季半夏笑着点头:“好哇,赵媛现在还单身,你如果还不忘旧情,可以重新追她哦!”

    文源哈哈大笑:“真的?那行啊!当年太傻了,不懂得怎么追女孩子,赵媛冷淡几次我就退缩了,现在我也磨练出来了,等聚会见到赵媛,要是还有感觉,我一定再追她一次!”

    和文源定下了聚会的时间,季半夏打电话通知赵媛,赵媛听说了寒武纪和傅斯年以及文源的事,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天哪!半夏,你和傅斯年绝对是命中注定!他刚回国,就遇到你,开了公司,第一笔单子就找到了奥丁。你说,这不是**裸的缘分还是什么!”

    “还不算太有缘,他这个公司应该筹备了大半年了,我看他们业务线非常清晰。他以前肯定也回来过,只是我都没能碰见。”季半夏充满了遗憾。

    赵媛为她打气:“亲爱的,加油吧!去见他,告诉他一切,重新唤回他的记忆吧!”

    放下电话,季半夏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寒武纪去找傅斯年。上次在机场,发现傅斯年忘记了自己,她彻底傻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次,她一定要冷静,把他们相遇相爱,一路走来的波折讲给他听。他听完了,一定会想起自己的!

    手头还有几件急事要处理,季半夏准备处理完这些,就直接打车去寒武纪。

    刚埋头做了一会儿事情,刘郴的电话进来了。

    “孩子妈,今晚有空吗?”刘郴笑嘻嘻的,是一贯吊儿郎当的作风。

    “干嘛呀?想请我们吃大餐?”季半夏也跟他开玩笑。

    当初,她辞职照顾连翘和洛洛,刘郴帮了她太多太多,现在,她和刘郴关系非常不错,刘郴还认了洛洛当干女儿。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不记得!”刘郴垂头丧气道:“今天是我生日啊!你这个无情的女人,生日礼物不准备也罢,竟然压根都没想起来!”

    “啊!”季半夏拍拍脑袋:“我买生日礼物了呀!上个月就买了,这几天事多,我都忘了今天是几号了!”

    “行,算你天良未泯。怎么样,晚上把洛洛带上,我请你们吃大餐!”刘郴说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反正已经有一个拖油瓶了,也不介意再加一个了,把连翘也叫上吧!”

    季半夏威胁他:“你再敢叫洛洛和连翘拖油瓶,我就撤销你干爸的资格!”

    她知道刘郴是跟她开玩笑,四年的岁月流逝,刘郴对她的那点心思已经慢慢淡了,现在他们之间是纯粹的友情。

    刘郴的生日,这顿晚饭肯定是推不了的,季半夏摇摇头,算了,只有明天再去找傅斯年了。

    为了早点赶出策划方案,季半夏斗志昂扬,一整天都在卖命的工作。

    快下班时,刘郴的电话进来了。

    “孩子妈,还不下班,洛洛和连翘我都接到了,我们在你公司楼下,快下来吧!”刘郴好脾气地催她。

    季半夏没想到他已经去接了洛洛和连翘,感激道:“孩子爸,你真是太贴心了!我本来还想让连翘带了洛洛自己赶到餐厅呢!”

    季半夏的表扬让刘郴非常受用:“那当然,我自己的女儿,我当然要心疼呀!”

    季半夏下了楼,楼前果然停着刘郴的车,见到季半夏,洛洛从车窗里探出头,开心地叫起来:“妈妈!你下班啦?”

    季半夏上了车,从连翘怀里抢过洛洛亲了一口:“宝贝,想妈妈没有?”

    洛洛俏皮地歪着头:“嗯,在幼儿园的时候没想,不过,现在开始想了!”

    孩子气的话,逗得几个大人都笑了,连翘笑眯眯逗洛洛:“在幼儿园的时候没想妈妈呀?那想小姨没有?”

    洛洛为难道:“好像……也没想……”

    刘郴也加入了逗孩子大军:“那想爸爸没?”

    洛洛更为难了:“还是没想……”

    刘郴悲伤地叹气:“唉,幼儿园比爸爸还好!有小朋友玩,就不记得爸爸了!”

    听见刘郴提到幼儿园,洛洛的眼睛就亮了:“我们幼儿园今天新来了一个小朋友,叫傅承昊。他好厉害!会变魔术!他妈妈也好漂亮!眼睛有这么大!”洛洛把手指圈起来,在脸上比划道。

    大家都笑起来,季半夏故作伤心:“啊,那岂不是比妈妈和小姨还漂亮啊?”

    洛洛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还是妈妈和小姨最漂亮!”

    连翘微笑着亲亲洛洛:“小嘴真甜!”

    “洛洛,别只顾着拍马屁,要跟新同学好好相处哦!”刘郴随口道,将车驶上了主干道。

    “嗯,我没有欺负他,我给糖他吃了。他还谢谢我了!”洛洛满脸的骄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