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你的女儿?

    这家餐厅在半山,大家下了车往餐厅里走,脚踩着软绵绵的草坪,洛洛兴奋得直跳,挣脱大人的手往前跑去。

    “洛洛,慢点!我们都追不上你了!”连翘急得直喊,满脸的担心。

    季半夏扭头看妹妹一眼,莞尔一笑:“没事,让洛洛跑吧,草坪这么大,只要不跑出我们的视线,不会有事的。”

    半山的空气特别好,又正值黄昏时分,落日熔金,景色美得像一幅画,难怪洛洛这么兴奋。

    “姐!洛洛做什么你都觉得是对的,她要去摘星星,只怕你也会说好!”连翘嗔了季半夏一眼,心里却满是甜蜜。

    四年前,得知自己怀孕时,她不是没挣扎过,抗拒过,姐姐甚至已经带她出了门,准备去医院做手术了,可那天瓢泼大雨,半个城区成了水乡泽国,她们在路边等了一个小时,竟然没有看到一辆车。

    这就是命吧,这个孩子,注定是和她有缘的。那一刻,她摸着自己的肚子,所有的害怕和胆怯全消失了。

    这个小生命,不知跋涉了几千几万里,才来到她的身体里,它把自己托付给了她,是死是活,全在她一念之间。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和依赖。

    她怎么忍心辜负它!

    产房里,抱住洛洛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感到深深的庆幸,这个软软嫩嫩的娃娃,紧紧地用小手抓住她的衣襟,那种全身心的依赖和眷恋,让她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女人与生俱来的母性。

    哪怕这一生孤单终老,哪怕不恋爱,不嫁人,这辈子都尝不到爱情的滋味,她也心甘情愿。她只要一个洛洛就够了!

    “呀!”季半夏的一声惊叫,打断了连翘的思绪。她抬眼往前面一看,远处,洛洛跑的太快,撞到了走在她前面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背影高大健壮,被一个妖妖娆娆的女伴挽着。

    “洛洛!”三个大人都朝那边跑过去。

    草坪上,男人扶起跌倒在地的小丫头:“小心一点。不要紧吧?”

    洛洛本来想哭鼻子,被男人一问,不好意思哭了,扁着小嘴委屈地点点头:“叔叔,你的腿好硬,比烤箱还硬!”

    她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噙着泪花,嫩嫩的小嘴唇撅着,看上去格外惹人怜惜。

    男人不由一笑,他的腿和烤箱,有可比性吗?小孩子的思维方式还真是不拘一格!

    洛洛见男人笑,以为是笑话她,不服气道:“我昨天撞到小姨的烤箱了,都没有这么疼!”

    “哦,那对不起啊,叔叔跟你道歉,撞疼了你。”男人放软了声线,弯腰温声安慰洛洛。

    看见男人耐心的笑脸,站在旁边的漂亮女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傅大总裁竟然这么喜欢小孩子?

    “洛洛!”三个大人都跑过来了,连翘忙蹲下身抱住洛洛,低头检查她的膝盖有没有受伤,刘郴和季半夏扭头看向男人,正要跟他道歉,却在看清他的脸后,都愣在了原地。

    洛洛撞到的男人,竟然是傅唯川!

    刘郴和傅唯川也认识,彼此打了个招呼,洛洛仰着小脸看看刘郴,又看看傅唯川:“爸爸,你认识这个叔叔啊?”

    听见爸爸两个字,傅唯川也有点惊讶:“郴总,没听说你结婚呀!这孩子……”

    他的眼神十分暧昧,很明显是在怀疑洛洛是刘郴的私生女。

    三个大人听见傅唯川的话都很不爽,刘郴正要解释,连翘倏地站起身,抬头看向傅唯川:“您误会了,他是洛洛的干爸。”

    连翘刚才一直低着头蹲在地上帮洛洛检查膝盖和小腿,傅唯川现在才看清她的脸。

    眼前的女孩穿着浅紫的连衣裙,五官轮廓甜美温柔,一双大眼睛小鹿般单纯清澈,那双眼睛,有了神采,有了焦距,不再是一双盲人的眼。

    傅唯川突然有了一丝恍惚。他看看洛洛,又看看连翘:“这是你的女儿?”

    多么相像,一模一样的大眼睛,一模一样小鹿般单纯明净的眼神。

    连翘还没回答,季半夏抢过了话头:“傅总,洛洛是我的女儿。”

    傅唯川眼中一点惊讶转瞬即逝,他挑挑眉:“季小姐,听说你从华臣离职后混得风生水起,已经做到奥丁的部门大主管了?”

    季半夏一笑:“傅总过奖了,我能走到今天,也要多谢傅总当年的培养。”

    大人间的唇枪舌剑小孩子全然不在意,洛洛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傅唯川的裤管,在他的裤脚上,停着一只蚱蜢。

    场面上的话都说完了,傅唯川跟刘郴打个招呼,正准备各自别过,突然听见洛洛喊了一声:“傅叔叔,别动!”

    傅唯川停住脚步看向洛洛:“怎么了?”

    洛洛惊喜地指指他的裤脚:“傅叔叔,你裤子上有一只小蚂蚱!”

    她挣脱连翘的手,极缓极慢地蹲下身,双手圈成一个小小的笼子,往前一扑,想要抓住那只蚂蚱。

    小蚂蚱很机灵,往前一窜,跳到草叶上去了。

    “傅叔叔帮我!”洛洛急了,拉着傅唯川的手去追蚂蚱。

    一大一小在草坪上抓蚂蚱,傅唯川的女伴尴尬的站着,季半夏、连翘和刘郴面面相觑。

    刘郴盯着傅唯川和洛洛的身影,酸溜溜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傅总才是她爸爸呢!”

    蚂蚱抓到了,装在傅唯川的烟盒里。纯手工镶钻石的烟盒,装着一只蚂蚱。

    季半夏和连翘赶快让洛洛把烟盒还给傅唯川:“洛洛,蚂蚱可以先装在妈妈的包包里,你快把烟盒还给叔叔。”

    洛洛撅着小嘴不愿意:“不嘛,盒子一打开它就跑了!它会跳!跳的很高很高!”

    傅唯川一笑:“拿着吧,难得小朋友喜欢。”

    女伴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挽住傅唯川的胳膊:“唯川,走吧,我都饿了!”

    傅唯川理都没理她,弯腰看着洛洛,摸摸她的小脑袋:“记住你和叔叔的约定哦!”

    洛洛笑出一排小白牙:“嗯!洛洛一定不说!”

    傅唯川走后,连翘开始批评小丫头了:“洛洛,你太不像话了!怎么能乱要别人的东西呢!你知不知道……”

    季半夏见连翘训洛洛,赶紧护短:“好了别说了,这个烟盒,在傅唯川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洛洛就算不对,你这么凶干什么?又不是不还给他,晚上回去把蚂蚱拿出来装到笼子里,明天把烟盒还给他就是了。”

    刘郴听着姐妹二人的对话,笑叹道:“连翘呀,你这小姨当的,比亲妈还严厉!”

    季半夏和连翘对视一眼,彼此都很有默契地不再说话。

    吃过了饭,刘郴又将季半夏和连翘洛洛送回家,这才开车离开。

    洛洛一直在玩那个烟盒,一会儿把烟盒贴在耳朵旁边听听,一会儿又偷偷掀开一个极小的小缝往里看看。

    连翘看得好笑:“这么小的缝,什么都看不清吧?来,小姨给你做个纸笼子,装笼子里吧!”

    洛洛有点舍不得,但是又很想看到蚂蚱,考虑半天才点点头:“好吧。傅叔叔说它喜欢吃草。小姨,你跟我下去找点草给它吃好不好?”

    季半夏对傅唯川本来没什么好印象,结果今天看到他很喜欢洛洛的样子,对他的印象扭转了不少。

    便笑着逗洛洛:“宝贝,那个傅叔叔,和你有什么约定呀?快说给妈妈听听。”

    洛洛警惕的看着季半夏,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傅叔叔说不可以告诉别人!”

    季半夏气得笑了,伸手去捏洛洛的小脸:“小坏蛋,是妈妈亲还是叔叔亲?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洛洛困惑地皱眉,用力的思考季半夏的话,半晌才道:“妈妈亲,可是傅叔叔帮我抓蚂蚱了,我也喜欢他!”

    季半夏故意装哭,用手抹眼泪:“呜呜呜……连翘跟叔叔亲,不跟妈妈亲了,妈妈好伤心呀!”

    洛洛以为季半夏真的哭了,急得赶快踮脚,想抱住季半夏:“妈妈不哭,妈妈不哭!”

    季半夏还在呜咽:“洛洛有秘密都不肯跟妈妈说了,妈妈好难过……呜呜呜……”

    洛洛乖巧的贴在季半夏身上,紧紧抱住她的大腿:“妈妈,我告诉你,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季半夏奸计得逞,捂着脸偷笑:“嗯。那你快说吧,你说了妈妈就不哭。”

    洛洛竹筒倒豆子般全都交代了:“傅叔叔问小姨有没有结婚。妈妈,结婚是什么意思?”

    季半夏眉心一跳,傅唯川向洛洛打听连翘?

    她就知道傅唯川不安好心,难怪又是陪洛洛抓蚂蚱,又是送烟盒的,原来是在打连翘的主意!难怪他看连翘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傅唯川身边的女人七天一换,全A市都知道。女人在他眼里,就是个玩具!

    季半夏一身冷汗。当时听见傅唯川那句话“记住你和叔叔的约定哦”,她就觉得不对劲,不惜装哭来骗洛洛,就是想知道傅唯川到底对洛洛说了什么。原来傅唯川是在动连翘的心思!幸好她问了!

    “妈妈,结婚是什么意思?”洛洛摇着季半夏的手追问。

    季半夏想了想,才回答道:“结婚就是某个叔叔和某个阿姨约好了永远在一起,不管走到哪里,都手牵着手。”

    洛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妈妈,你结婚了没有?”

    季半夏心中微痛,抱住洛洛亲了亲她的头发:“妈妈没有,妈妈还在等一个叔叔。”

    连翘的纸笼子做好了,拿过来给洛洛看,洛洛欢天喜地的跑过去了。

    季半夏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色,无声地叹了口气。

    她等的那个人,会重新接受她吗?隔着四年的距离,隔着一段空白的记忆,她还能牵到他的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