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志在必得的猎物

    华臣离奥丁不算远,早上吃过早餐,季半夏拿了烟盒,跟连翘说了一声好好照顾洛洛,就准备去上班。

    连翘在CBD开了家烘焙店,时间比较自由,洛洛由她负责接送。

    连翘一边打发洛洛去换鞋子,一边收拾早餐桌,随口道:“姐,我们店离华臣很近,走路都能到,要不我中午过去把烟盒还给傅唯川吧?不然你还得跑一趟。”

    季半夏赶紧摇头:“不用不用,我下午下班送过去。这事你别管了。晚上你和洛洛自己吃晚饭,不用等我了。”

    连翘抬头看向季半夏,轻声道:“姐,你不是要去找傅哥哥吗?去了华臣再去他的公司,来不及了吧?”

    季半夏笑道:“没事,傅斯年是个工作狂,很少十点前下班的。我赌他今天肯定会加班。”

    连翘放下手中的餐具,走过来抱了抱季半夏:“姐,我去送吧。你去找傅哥哥,我都这么大人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她看出来了,姐姐虽然脸上带着笑,语气也很轻松,但她眼神中有担忧和迷茫。她实在不明白,还烟盒这种事,姐姐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季半夏很坚决:“不行,傅唯川这个人名声不太好,我不想让你跟他接触。”

    连翘生得实在太好,复明后,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又为她增色不少,走在路上回头率是百分百的,她真怕傅唯川会缠上她。

    听了季半夏的话,连翘扑哧一笑:“姐,你瞎担心什么呀!你不是说华臣一层就是前台吗?我直接把烟盒送到前台,让前台的人转交他就行了呀!”

    季半夏还是摇头:“我自己送吧。你别管了。”

    话刚落音,季半夏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公司总监的,她赶紧接了起来。

    “小季,我突然有事要出差,周三的会议你来主持吧,资料我交给助理了,你回头找她要一下……”

    总监又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季半夏一边接听,一边找了笔纸,把几个重要事项都记了下来。

    因为中间又穿插了对公司新招聘流程的一些讨论,电话的时间拖的有点长了,季半夏挂断电话一看,竟然打了半个小时!

    屋子里很安静,连翘和洛洛已经走了。季半夏抓起包包,也准备出门。

    咦?放在玄关边柜上的烟盒怎么不见了?季半夏又到餐桌上找了一圈,还是没找见。

    正在纳闷,连翘的短信进来了:姐,烟盒我拿走了,我中午到华臣去还,你下班了赶快去找傅哥哥吧!加油!

    季半夏无力地抚抚额头,好吧,但愿是她想太多了!连翘去华臣一趟,也不一定就那么巧就刚好碰见傅唯川。

    洛洛的幼儿园是这座城市最好的幼儿园,当初能进来,还是刘郴帮的忙,幼儿园的师资和设施就不用说了,家长个个非富即贵。

    连翘将洛洛送到幼儿园门口,朝她挥挥手:“洛洛,小姨下午来接你哦!”

    哪知道洛洛根本不看她,眼睛朝她后方看,还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傅承昊,你也这么早呀!”

    连翘扭头往后面看去,一个穿着幼儿园制服的小男孩正从保姆车上下来,身边跟着一个保姆模样的中年人和一个二十五六岁人。

    这个女人大概就是傅承昊的妈妈了,想起洛洛夸她漂亮,连翘特意多看了她两眼。

    豹纹开衫,裸色真丝衬衫,灰色短裙,头发很随意地挽着,透出一股温婉端庄来。气质果然很好。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娇养出来的女儿。

    发现连翘在看她,女人礼貌的朝她点头微笑。

    傅承昊似乎也很喜欢洛洛,挣脱保姆的手朝洛洛跑过来:“季繁洛!”

    女人也朝连翘走过来,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掌:“你好,您是繁洛的妈咪吧?我是傅承昊的家长顾浅秋。”

    连翘赶紧跟她握握手,有点不好意思道:“呃,我不是洛洛妈妈,我是她小姨。”

    顾浅秋有点意外的看着她:“你们长的好像。一双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连翘腼腆地笑了笑,也不知该怎么接话,顾浅秋也不再多话,见老师带着两个小朋友进去了,便朝连翘笑道:“我先走了,再见!”

    烘焙店的生意还算不错,连翘在厨艺方面很有天分,做的东西都精致可口,虽然店面很小,她也不怎么会推广,但也积累了一大批回头客。

    一直忙到中午,连翘才好容易抽出空来,跟店里的小妹交代了一声,就拿着烟盒赶快往华臣跑。

    到了前台,说明来意,连翘正准备放下烟盒就走,前台却喊道:“等一下,我找总裁确认一下。”

    还东西还要确认?连翘有点愣住了。只好站住,等她打电话确认。

    前台没说几句,就有点疑惑的把电话递给她:“你好,总裁让您接一下电话。”

    连翘不明所以地接过电话:“傅总?”

    傅唯川站在窗户旁边,俯视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流,脸上的笑容高深莫测:“你是季连翘,季半夏的妹妹对吧?”

    傅唯川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怪怪的,季连翘有点紧张了:“嗯。傅总,我是来还你的烟盒的。我把烟盒放在前台,让她交给你吧!”

    听着她甜糯的声音,傅唯川突然想起四年前KTV那一幕。

    事发半个月后,听说季半夏带着她去报过警,也找KTV交涉过,不过老严做事滴水不漏,她们又没有任何有用的证据,此事最后以赔偿告终。他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大发善心,赔的那笔钱,足够她们锦衣玉食好几年了。

    他从来不睡良家女子,更何况还是个瞎了眼的良家女子。想起当初连翘那双失焦的大眼,傅唯川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舒服。

    “不亲眼看见烟盒,我怎么知道你还的就是我那个呢?”傅唯川故意调侃。他突然很好奇,如果季连翘知道四年前那个男人就是他,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那双软萌的眼睛,会不会冒出怒火,乖顺的小猫,会不会伸出利爪?

    季连翘哪里知道傅唯川的心思,傅唯川的话让她很难堪,他的意思,分明就是在怀疑她的人品。

    她的声音很尴尬:“傅总,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我亲自把烟盒交到你手里好吗?您可以认真地看一看,到底是不是你的那个。”

    “好啊,来吧。”傅唯川愉快地挂断电话,心里突然很期待这次见面。

    敌在暗处,他在明处,这种捉弄人的感觉还真不错呢!

    季连翘拿了烟盒,坐了电梯直接到了总裁办公室,一路畅通无阻。

    傅唯川在办公室等她,见她进来,一双眼睛就将她全身扫了一遍。

    季连翘被他看得十分不自在,他那眼神,就好像她没穿衣服似的。现在,她终于有点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上来。姐姐说傅唯川不是好人,她还不以为然。

    看到连翘局促地羞红了脸颊,傅唯川心里微微一动。这种小鹿般单纯无害的表情,现在很少能看见了。

    他接触到的女人,要么是端庄乏味的大家闺秀,要么就是模特明星和欢场女子,季连翘这样软软的萌妹子,他还真是不认识。

    “坐吧!想喝什么饮料?咖啡?绿茶?还是红茶?”傅唯川站起身,准备电话吩咐秘书上点饮品。

    连翘赶紧摇头:“不,不用了,喏,这是你的烟盒,你可以检查一下。”

    她走到傅唯川的办公桌边,把烟盒放在桌子上。

    傅唯川盯着她的手,白皙细嫩的小手,十指如春葱,指甲圆圆的,像五颗撩人的卵形小珍珠。

    他拿起烟盒,看也不看,随手扔进了抽屉:“你好像很紧张?”

    他大步朝她走过来,俯视着她。

    二人的距离已经打破了正常人的社交距离,连翘后退几步,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昨天见面,她对他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只觉得他的眼神很锐利,似乎能看穿人的心底。

    今天,二人独处,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咄咄逼人,他看她的眼神,实在太**,侵略性太强了。

    她虽已为人母,但在男女之情方面还是一片空白,傅唯川的眼神,让她窘迫不安,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连翘不说话,傅唯川又往前走了一步:“别在退了,再退就撞到门了。”

    他承认,自己是存心捉弄她。她涨得通红的脸,惊慌羞怯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新鲜。

    她分明很紧张,很害怕,可她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把双臂紧紧抱在胸前,像一只受惊的小兽。

    傅唯川站在她面前,二人只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他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

    少女般清新的体香,纯净无邪,让人想要摧毁,想要征服。

    季连翘又后退了一步,一直退到了门边,她握住门把手,拔脚就往外逃去。开门的瞬间,她扭头看了一眼傅唯川。

    他正紧紧盯着她,仿佛猎人盯着志在必得的猎物。

    ————————————————————

    做个小调查,大家喜欢看连翘和傅唯川的戏份吗?如果喜欢,我后面可以稍微多写一点,如果只想看半夏和傅斯年的,我就尽量少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