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真的一模一样

    傅斯年的车毫不眷恋地绝尘而去。季半夏独自站在原地,夜风吹透了她的一颗心。

    擦干眼泪怏怏回到家中,季半夏发现连翘还没睡。

    “姐,回来啦?怎么也没带件外套?冷不冷?”连翘见季半夏情绪不高的样子,有点担心了。

    季半夏强打精神笑笑:“还好啦,你怎么还没睡?”

    连翘故意卖关子:“我在等你嘛!你快去换衣服,一会儿我有好东西给你吃。”

    季半夏到卧室换了家居服,看到洛洛抱着一个没见过的毛绒兔子睡得正香,脸颊红扑扑的十分可爱,不由上前亲了亲她的小脸,又帮她把裸露在外面的小脚丫盖好,这才轻轻带上门走到客厅。

    客厅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三个精致的瓷碟,上面放着几样小点心,连翘见季半夏出来,朝她招招手:“姐,快来!美味的点心!”

    季半夏走到茶几边一看,三个碟子里分别放了粉红、浅黄和浅绿色的小糕饼,糕饼做得特别精细,上面还有极浅淡,极雅致的花纹。

    连翘平时就喜欢琢磨这些吃食,在烘焙方面尤其有兴趣。季半夏洗了手,笑着拿起一块浅绿的小糕饼:“这是你店里的新品?”

    她尝了尝,有淡淡的荷叶的香气,甜软绵密,却不带一丝涩味,十分清爽可口,果然是从来没吃过的美味。

    “好吃吧?”连翘看见姐姐的表情,开心地笑道:“看来我出师了。王阿姨说,如果能得到你的肯定,我这荷叶酥就算做成功了!”

    “王阿姨?”季半夏抬眼看向妹妹。

    连翘吐吐舌头:“好啦,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跟王阿姨多来往,但是姐,你知道吗?王阿姨真的好会做点心!她家里有整套的模具,你看这荷叶酥上的花纹,是不是特别古典,特别雅致?这是她家祖上传下来的呢!”

    季半夏看看手中咬了一半的糕饼,点点头:“是挺别致的。”

    “姐,明天就是洛洛她们幼儿园的分享日,我正发愁带什么去跟小朋友分享呢,你说,我就带这几样点心怎么样?”连翘咬着手指尖跟季半夏商量。

    季半夏看她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拍了拍她的脸:“都多大的人了,还吃手!把我们洛洛都带坏了!”

    连翘也有点不好意思,扭着身体跟季半夏撒娇:“姐,小朋友们都爱吃甜点,洛洛带这些点心去,肯定会受欢迎的!你说好不好嘛!”

    “好好好!一百个好!”季半夏笑着应道,帮妹妹把头发顺到耳后。

    连翘被头发遮住的脖颈上,有一小块红色的淤痕。

    “这周末一定要换纱窗了,你和洛洛都招蚊子,昨天洛洛被咬了,今天就轮到你了。”季半夏帮连翘揉了揉那团红色:“还痒吗?别再抓了啊,小心抓破了留疤。”

    连翘埋着头,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见她含混道:“没事……姐,你先去洗吧,我收拾完再睡。”

    季半夏确实累了,洗漱完就上床了。连翘准备完点心,洗完澡,也进卧室了。

    虽然已经很疲惫了,但季半夏还是睡不着。闭着眼,她仿佛又看到傅斯年的脸,冷淡疏远的一张脸,连看都不屑看她一眼,直接了当的告诉她,她和他,没有可能。

    “我们没有可能。”黑夜中,季半夏疼痛难忍。那么多刻骨铭心的过往,他说忘就忘了,只有她还紧紧抓着不肯放弃,昼夜不得安宁。

    大床另一侧,同样无眠的还有连翘。

    薄薄的毯子下,她的手指轻轻抚过脖子上那块红色的淤痕,脸热心跳。

    这是傅唯川留下的痕迹,他闯进她的蛋糕店,霸道地强吻了她。

    这不是她的初吻,可连翘却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可以这样强势又温柔地吻一个女孩。她当时完全懵了,震惊得完全忘记了挣扎。

    直到傅唯川放开她,她才愣愣地看着他,难以置信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红肿发热的嘴唇。

    “感觉不坏吧?”傅唯川笑得邪恶,她的脸倏然红了,她想做出气恼凶狠的样子,可和傅唯川对视不到两秒钟,她就惊慌地避开了自己的眼神。

    他说的不错,感觉是不坏。

    正沉浸在甜蜜思绪里的连翘,突然听见身侧的季半夏发出一声压抑的叹息。她偷眼看去,只见她眼睫轻颤,似乎正陷在一个伤感的梦境中。

    姐姐不许她和傅唯川接近,姐姐说傅唯川不是好人……连翘咬咬嘴唇,也无声地叹了口气。

    只和傅唯川见过三次,但他却好像很熟悉她。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的缘分。

    今天是每个月一次的分享日,幼儿园里格外热闹。家长牵着小朋友走进活动室,每个人都带了各种新奇的礼物。

    连翘拎着糕点盒子,刚和洛洛走进活动室,就看见傅承昊的妈妈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向她招手:“小季,这边!”

    连翘赶紧牵着洛洛走过去:“顾姐,你好早啊!”

    傅承昊带了玩具,两个小朋友很快就玩到一起去了。连翘看看活动还没正式开始,就从盒子里拿出用纸盘装好的小糕点,用叉子叉了一块递给傅承昊:“承昊,这是阿姨自己做的糕点,你尝尝好不好吃?”

    说着,又递顾浅秋一块。

    笑着道了谢,顾浅秋接过点心正准备尝一口,脸色却倏然一变。

    她盯着点心表面繁复美丽的花纹,重新挤出一个笑容:“小季,这点心是你亲手做的?”

    连翘笑着点头,眼里有小小的自得:“嗯。顾姐,你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顾浅秋双眼紧紧盯着点心,轻轻咬了一小口。

    熟悉的味道在口腔翻滚,她的手轻轻颤抖起来。竟然真的一模一样,不仅花纹一模一样,就连味道,也都一模一样。

    四年前逃走的王妈,有一手好厨艺,尤其擅长各色细点,其精细别致,在A市绝对是首屈一指。

    今天真巧,她竟然在幼儿园尝到了记忆中的味道。

    顾浅秋小口吃完点心,笑容和煦问连翘:“真是美味!小季,你是不是上过厨艺培训班,专门学过制作细点?这点心味道好,花纹也特别,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别致的花纹。”

    连翘被顾浅秋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没上过厨艺班呢,平时都是自己瞎琢磨的。不过,这几样点心确实是拜了师的。”

    顾浅秋眸光流转:“是哪位师傅?方便说吗?我家先生也喜欢吃甜点,我也想学几手,回家做给他尝尝。”

    “顾姐你好贤惠啊!”连翘真心实意夸道。看傅承昊和顾浅秋的穿着气质,就知道他们肯定非富即贵,这样的人家,主妇根本不需要自己下厨的,可顾浅秋还想学手艺亲手做给老公吃,真是个贤惠的好女人。

    顾浅秋微微一笑:“那你愿意成全我的贤惠吗?”

    “当然啊!这点心是我跟隔壁家阿姨学的,这个阿姨人特别好,她肯定愿意教你的。”连翘十分开心,有人跟她一起研究吃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那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上门拜访你的邻居好不好?我迫不及待想快点学会了!”顾浅秋定着连翘的眼睛。

    连翘有点抱歉:“今天恐怕不行呢,我晚上还有事情。要不明天?我晚上回去正好跟邻居阿姨说一声,让她也有个心理准备。”

    今晚姐姐要加班,傅唯川约她和洛洛一起吃饭。

    顾浅秋的目光在连翘脸上转了一圈,见她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才点点头:“好啊,那就明天。对了,你不要告诉你邻居我的姓名行吗?我家先生,不太喜欢我抛头露面呢!”

    连翘心里本来正有歉意,听顾浅秋这么说,赶紧点点头:“嗯,我就说是洛洛同学的妈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到处乱说你的名字的。”

    顾浅秋微笑:“那谢谢你了。对了,我们见过好几次,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

    “哦!我叫……”连翘正要说话,幼儿园的老师和园长走进来了,怀里抱着一大堆气球。所有小朋友都欢呼起来。

    声浪淹没了连翘的话,她只好朝顾浅秋笑笑。

    从幼儿园回到家,顾浅秋拨通了白慈心的电话。

    “妈,你还记得王妈做的点心吗?”

    白慈心想了想才反应过来:“王妈?你说我们家那个王妈?”

    “嗯。我今天去幼儿园,承昊同学的小姨给我吃了一块点心,那点心,和王妈以前做的一模一样!”

    白慈心吃惊道:“不会这么巧吧?不是说王妈已经逃回老家了吗?浅秋,你是不是看错了?点心就那几种样子,说不定只是个巧合。”

    顾浅秋阴冷一笑:“不是巧合,绝对是一模一样。王妈做点心的模子是祖上传下来的,那种花样,世面上根本没有。”

    白慈心迟疑道:“浅秋,你不会是……?”

    顾浅秋没有说话。

    白慈心叹口气:“浅秋,你也是做妈的人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就当是为昊昊积点福吧!”

    承昊身子弱,经常生病,白慈心去庙里求过,高僧说是顾家杀业太多,让多做善事多积德。

    “妈,您和爸最近身体怎么样?青绍呢?挑到合适的姑娘了吗?”顾浅秋沉吟了一会儿,转移了话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