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步步试探

    酒过一巡,大家也都放开了,袁小芮一双眸子波光流转,妙语频出,惹得众人大笑连连。气氛融洽得不得了。

    丁一平缓过劲来,收拾好失望沮丧的心情,又开始对季半夏大献殷勤:“半夏,你好像都没怎么吃东西?来,尝尝这个龙虾。”

    季半夏朝他笑笑:“今天身体不是很舒服,不怎么想吃东西。”

    丁一平叹道:“你是刚才那杯酒喝太猛了。空着肚子直接一杯酒,铁打的也受不了啊。你以前也是华臣的,按说也对傅总有几分了解,傅总不是那种靠拼酒就能讨好的人,你说你何必呢!”

    季半夏淡淡一笑,若有所思地用指尖轻抚着桌布上的花纹:“是么?那靠什么才能讨好到傅总?”

    丁一平朝热闹的中心看看,压低声音,笑着在季半夏耳边道:“你就别操心这个了,我看袁小芮一个人就够了!”

    袁小芮。季半夏终究还是忍不住朝那边看了一眼。

    袁小芮坐在傅斯年旁边,正绘声绘色地给傅斯年讲笑话:

    一个女人正躺在床上和她情夫缠绵的时候,突然听到丈夫开门进屋的声音。

    女人赶快对情人说:“快!站在那个角落里不要动!”女人把情人全身擦满婴儿油,再洒满爽身粉,轻声的告诉他:“站着不要动,你就装做是一个石膏像。”

    她丈夫进到房间里时,指着角落里的东西:“那是什么?”

    女人冷静地说“喔!只是个石膏像。蔡家的卧房里也有一个,我觉得蛮漂亮的,所以我也弄了一个回家摆设。”

    夫妻俩自此就不再谈石膏像的事,直到俩人上床睡了觉。清晨两点左右,丈夫起床到厨房吃东西,回房时手里拿着一个三明治、一杯牛奶,递给那个石膏像说:“拿去,吃点东西吧!不要像我在蔡家站了一天,连一口水都没得喝。”

    袁小芮的语气和声调都把握得很好,抖包袱的时候声情并茂,非常有感染力。

    “哈哈哈!”笑话一讲完,所有人都捧场地大笑起来。

    袁小芮一只纤纤玉手搭在了傅斯年椅背上,笑语盈盈:“傅总,您有没有做过石膏像呀?”

    “啪啪啪!”乔总带头鼓掌:“小芮,问得好!考验傅总的时候到了。”

    丁一平也跟着起哄,还兴奋地扭头对季半夏道:“你们这个同事太刁钻了,这么私人的问题,她用笑话引出来,傅总回答吧不合适,不回答吧,又显得气量小。还真是难办!哎,半夏,你猜傅总会怎么回答?”

    季半夏摇头:“我怎么知道?”

    虽然她很清楚,傅斯年是不会做石膏像的,一个自律而又有洁癖的男人,怎么可能做别人的石膏像?

    但是,傅斯年会怎么回答,她真的猜不到。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傅斯年,耳朵竖得高高的。

    袁小芮也紧紧盯着傅斯年,一副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模样。

    傅斯年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没有一丝尴尬和为难,看着袁小芮的双眼,他轻轻一挑眉:“有。”

    “哇!”欢叫的声浪轰然炸开,大家没想到傅斯年这么豁得出去,一个个都激动起来。

    结果,等人声稍微平复一点,傅斯年又淡淡加了一句:“我从来不说一句真话。”

    嘎?一句话,让众人都愣住了。

    季半夏一开始也没听懂,但慢慢地,她唇边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我从来不说一句真话。”如果这是真的,那这句话本身就是假的。如果这是假的,那这句话本身又成了真的。在这样的悖论下,“有”这个回答是真是假,根本无从判断。

    精彩!季半夏情不自禁朝傅斯年看去,心中骄傲万分。她爱的男人,是天生的王者,永远不会落了下风。

    丁一平看着季半夏的表情,有点酸溜溜道:“半夏,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傅总了吧?”

    啊?季半夏心头一惊,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掩饰般对丁一平一笑:“你胡说什么呢!”

    因为心虚,她笑得格外用力,格外热情,这笑容正好被傅斯年瞟见,心头一点不悦顿时缓缓蔓延开来。

    她对男人都这么热情吗?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试图追求她的丁一平,还是对洛洛的生父,她都会送上如花的笑靥吗?

    “傅总!您这手‘逻辑悖论’玩得太漂亮了!小女子佩服得五体投地!来,再敬您一杯,这次可不许耍滑头哦!”身侧,聪颖解语的袁小芮一脸的崇拜,娇笑着端起酒杯。

    傅斯年微笑,将酒仰头喝完,把杯底亮给袁小芮看看:“如何?”

    “傅总!您太帅了!”袁小芮看着傅斯年,心中慢慢滋生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他高挺的鼻梁,清隽的下颌让她着迷,他的神秘优雅让她着迷,他的睿智淡漠也让她着迷……

    傅斯年今天实在太给面子了,乔总和杨总对视一眼,决定再加一把火。

    “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小芮,你陪傅总跳支舞消消食吧!”乔总笑眯眯的吩咐了室内乐队,众人也都心知肚明,笑着推波助澜。

    傅斯年来者不拒,四年后重头开始,他的个性已经柔和了许多。看着季半夏淡定的脸,他竟然不再觉得逢场作戏有多么累,有她这么一个观众,他的表演就不算无聊。

    傅斯年也觉得自己很可笑。不想再和季半夏有交集,可他又忍不住步步试探,试探她感情的深浅,试探她心理的底线。

    这是抽的那门子风……脑海里忽然浮出这句话,傅斯年低头苦笑一下,并肩和袁小芮往舞池走去。

    舞池里,傅斯年和袁小芮配合得天衣无缝。进退之间,或矫若惊龙,或流风回雪,颇有美感。

    丁一平本来想邀请季半夏跳舞,看了傅斯年和袁小芮几分钟,打消了邀舞的念头,拉着季半夏去喝酒。

    季半夏刻意不看舞池,可眼角余光还是能看到傅斯年和袁小芮的身影。袁小芮那点刻意套近乎的功利全没了,看着傅斯年的眼神,除了崇拜,就是爱慕。

    季半夏不想看傅斯年的脸。她怕自己会心痛,会难过。

    季半夏点了杯玛格丽特,和丁一平默默对饮。

    丁一平酝酿了很久,才开口问她:“半夏,单亲妈妈带着女儿,很辛苦吧?”

    季半夏仰头把酒喝了,转头看着丁一平一笑:“还好。快乐大于辛苦吧。”

    丁一平愣了愣,被她这个回眸一笑震得有点头晕了。季半夏不是艳丽的类型,但她总有一些小动作、小细节特别勾人,让人欲罢不能。

    单亲妈妈,这个词在丁一平的理念里,本来是不负责,不检点的代名词,结果,得知季半夏也在这个行列里,他又觉得单身妈妈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

    季半夏是个难题,激发了他演算推理、寻找答案的冲动。

    季半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头晕晕的,但不算很难受。

    她也记不起饭局是怎么散伙的,总之最后她被拽上了乔总的车,袁小芮不知去向,大概是上了傅斯年的车吧。

    乔总也喝了不少,由商务部一个男同事开车。季半夏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听着男同事们和乔总闲聊。

    “嘿嘿,小芮今天立了大功了,我看傅总已经被她拿下了。”

    “都上了傅总的车了,说是送她回家,到底是回家还是回酒店,谁知道呢!”

    男同事的话说得太难听了,乔总咳嗽一声:“别胡扯了!傅总叫了代驾,直接报了小芮家的地址。你们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另一个男同事点点头道:“是啊,只怕这傅总没那么容易搞定,送小芮回家,还是小芮自己主动求来的呢!”

    袁小芮求他送她回家,他就应了。原来傅斯年现在已经这么好说话了啊……

    季半夏闭上眼睛,不想再听他们提到傅斯年,提到袁小芮。

    他们郎情妾意也好,心怀鬼胎也罢,和她有什么关系?傅斯年已经说了,他和她,没有可能!

    头晕恶心,季半夏胸口憋闷得难受。忽然看见路边的广场,忙道:“就把我放在这里吧,我在这下车。”

    乔总扭过头:“这儿离你家还有段距离呢!你确定要在这儿下车?”

    “嗯,就这儿吧。我正好要买点东西。”季半夏肯定地点点头。

    她不想吐在公司的车上,更不想在同事和上司面前毫无形象地呕吐。这广场边正好有一路公交车直达她家所在的小区。她一会儿回去也方便。

    乔总见季半夏说话很有条理,不像喝多的样子,只好点点头:“行,那你这儿下吧,买了东西赶紧回家,注意安全!”

    商务车刚消失在视线中,季半夏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广场旁边的厕所里。

    她现在太难受了,没想到鸡尾酒的后劲也这么大,她混了好几种酒,现在酒劲开始上来了。

    在洗手间吐了一阵子,胃里里感觉好受了一点了,身体却开始不受控制了。季半夏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镜子边漱漱口,抹了把脸,就往公交车站走去。

    ———————————

    别着急,下章就有傅斯年和半夏对手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